4/5 Sun. 2015, Day 3 (cont.)

來法國兩天半也該嚐些老梗了,不如就去香榭大道人擠人湊熱鬧吧。

連通兩端協和廣場和凱旋門廣場的香榭麗舍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行道樹夾道氣勢

更勝台大校園椰林大道,兩公里長路途網羅公園綠地、舊時輝煌年代亭台樓榭無數,現在這個有點對又

不太對的季節雖然萬綠叢中不見鳥語花香,飽覽沿線大小皇宮美術館外加精品潮店,身為行人的我

漫步其間感到榮寵。














名店無數想當然爾我只有剛好路過的份啦,就連麥當勞都只是借廁所補個眠沒消費,作用大概跟我每次去台大

總圖四樓都是為了大便差不多。 但大道盡頭的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就不能放過了,

遠觀不夠還想登頂褻玩,幽暗地下道穿梭交通繁忙凱旋門圓環喜見排隊人潮去化迅速,等要登上頂樓觀景台

才發現高興得太早—高 50 公尺凱旋門直達電梯可不是人人都能搭,旁邊門柱底小門一開 284 道階梯

無情的螺旋向上不見盡頭,吸一口氣且轉且喘終以一臉慘白之姿登凱旋門而小巴黎。








巴黎 12 條大街以凱旋門為中心向外輻射,偉哉紀念碑地位不言可諭。 猛一看每條街甚至街口的建築

都長一個樣,怪物般的華麗複製貼上直如全面啟動裡的虛構世界一樣犯規,至高的和諧堪稱 Haussmann 式

建築最高傑作:







唯獨一條街萬頭鑽動加上堵車就如停車場,立馬揭露自己就是香榭大道



另一個可輕易辨認的方位就是西面 La Défense 區了。

現代化高樓林立的 La Défense 輕易突出於巴黎一片古意盎然,金融、跨國企業據點多設於此堪稱巴黎

企業重鎮;而建於 1989 年紀念法國大革命兩百週年的門面建築大拱門(Grande Arche)亦稱新凱旋門,

極具巧思的和香榭麗舍大道及凱旋門成一條直線,教旅人們左看右看貫古通今玩轉巴黎歷史長河。




有景如斯,我自己也忍不住要入鏡了,在頂樓觀景台踱前踱後卡位巴黎鐵塔背景,but 自拍技術好爛



求己不如求人幫拍


經典登高望遠總有刻骨收穫,回到凱旋門內部發現倒也有不少東西,除了一定有的紀念品店勸敗很夭壽之外

也有小型歷史博物館,展品包括凱旋門歷史文物及拿破崙生平事蹟圖文資料、路人甲將士雕像等,

往下走夾層樓還有法國的各種勳章獎章軍服裝束陳列,全館戰爭主題呼應凱旋門設立乃為迎接將士凱歸和

宣揚國威初衷。










結束凱旋門參訪意味著又要爬那九轉無門的邪惡螺旋梯回到地球表面



人生宛如不斷向下的螺旋


轉轉轉感覺接下來就是要矇眼打西瓜的時候總算落地為安,眼前幾個老軍官舉旗揮旗燒王船的不知在幹啥。

抬頭上望,凱旋門裡外上下的雕刻感覺比阿伯軍官 live show 有趣,當中門柱四組大型浮雕分別以

出征、勝利、和平和抵抗為題,門內空間則刻有跟隨拿破崙遠征的 386 名將軍和 96 場勝戰的名字,

鉅細靡遺詳載 achievement 的態度讓人懷疑拿破崙是否在準備跳槽履歷。











挺耐看的凱旋門逛完就黃昏,暫別地陪呂女士前進巴黎市偏南的 Montparnasse 續演無緣芝大情。

Montparnasse 火車站前好大一根 Tour Montparnasse 大廈,高 59 層一度位列巴黎最高樓,

唯壯則壯矣其前衛的玻璃帷幕建築在市民心中毀譽參半。






一會兒無緣芝大同學二號 Ziad 現身,摩洛哥菁英,避險基金經理人,帥,潮,性格小生,

長得像祝釩鋼+Iguodala+我大學友人朱志揚,重點是談吐還很親切且深富內涵。

這麼優秀的地陪決定帶我吃可麗餅,原來 Montparnasse 火車站以前專走西北線,

也就帶來法國西北地方 Brittany 的招牌菜 crepe,想吃全巴黎最道地可麗餅來這裡就對了。






可麗餅我向來是路邊攤買完邊走邊吃,地位等同雞排,這裡卻是好好坐下來刀叉伺候再來杯蘋果西打,

連吃個類似蔥抓餅的東西都這麼儒雅只能說不愧是法國。 另一個觀念改造是可麗餅也可以當正餐的,

一般先上鹹口味再來一份甜點可麗餅,我們馬宗痛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的概念法國人早已嫻熟。

火燒可麗餅,潮得出水:






飽餐後本以為就是離別時刻,想不到 Ziad 義氣哥決定帶我來趟 night walk。

經過希臘風建築 埋葬諸多革命烈士和名人的萬神殿(Panthéon)、酒客摩肩接踵的 St. Germain 街區、

過西堤島欣賞巴黎聖母院夜景妝容,送君千里一路直到塞納河右岸,到底是非洲同鄉人不親土親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