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5 , 6/24 Wed ,2009

孟母三遷,全英跑透透就在今天終於要跑進蘇格蘭,走前不免要再次推薦緣分只有兩天的小旅館

Hilton Chambers. 以為我有錢到可以住希爾頓的朋友可能要失望了,因為旅館只是位於 Hilton 街上而已,

(其實我當初也以為 哇這麼便宜可以住希爾頓 所以就訂了) 但誤打誤撞這家小旅館相當不錯,除了網路要錢

且 laundry 要配合樓下開店作息非24小時外一切都可盡如人意,吐司無限吃甚至有小陽台造景;比較讓我疑惑

的是為啥又是男女混居 而且這間還沒布簾,因此早起鳥兒有蟲吃赤裸裸可見各女孩千奇百怪的睡姿,

也算前所未有的新鮮體驗。




Edinburgh

走過的地方也不在少數的我 也不得不讚嘆愛丁堡是一座非常獨特的城市:

形似雙峰的格局自中央低地處的火車站與若干綠地公園一分為二 南方是感覺只有電腦特效作的出來、

充滿中世紀風情的舊城區,鋪石巷弄穿梭錯結 頗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北方則是近代按照都市規劃

開發出來的新城區,市容方正 星羅棋布 展現大都會特質。 欲滿足一石兩鳥通通給你爽就好的旅人!

愛丁堡真不是理想就可以形容的。



且從有名的 Royal Mile 皇家哩大道開始逛起吧,兩端分別連結著古愛丁城堡與現今皇族行宮的

Holyrood Palace 以及設計新潮的蘇格蘭議會等重量級設施足顯此大道尊容的地位,道路兩旁自然也是盡顯華麗

的老舊建物 考究之餘來頭也不小,諸如蘇格蘭新教革命的源頭 St. Giles 教堂以及蘇格蘭威士忌體驗中心等;

建物之外雕像也有慘遭海鳥當廁所、落難的經濟大師亞當斯密,街頭藝人亦五花八門展現無窮活力。(當中蘇格蘭

風笛手最為大家所熟悉,但不是每個都那麼厲害,譬如今天就遇到一位吹起來超怪,很像古早大型電動機台

的配樂) 多采多姿如斯 整條街怎麼排都是來愛丁堡旅遊的第一順位,不過先前提到火車站位於低地

也就意味著爬坡地獄,正好加重接近中午的食慾,不能免俗嘗試蘇格蘭代表小吃 Haggis,說是「一般做料理

不屑用的部位一股腦全下」的集大成傑作,美其名為羊雜,尋尋覓覓供應商家眾多  競爭激烈如珍奶雞排,

但最後來到一家門外寫 "the best haggis" 的店就被騙進去,不禁想要是全世界消費者都跟我一樣蠢,

行銷會是多麼容易? 



飯後前往皇家哩大道一端的愛丁城堡,首先看到迎接八月軍樂節盛事的場佈工作如火如荼,想見屆時的熱鬧

也感慨未能參與。 而主角超浪漫的愛丁城堡,地勢險要也就是視野無敵的意思,就像今天朗朗晴空下

直可遠眺北海,稍近新舊融洽的愛丁堡市容就更是一覽無遺 快意無可比擬,無怪乎參觀者眾還被三個東方人

求救  問說 do you speak chinese?  濃濃台味暴露鄉親身分,未料排隊在我們後方的一個女生聞言臉泛微笑,

正自讀著台灣人的最愛 JTB 自由行系列,果然搞半天都是台灣人,也算四海之內皆兄弟了。

   

裝熟完畢展開超乎預期的深度導覽,純正中文配上激昂背景音樂甚感悲涼的語音導覽帶領我們認識這盤踞

山頭的城塞,算是目前逛過的城堡中最具實戰經驗的了:身為蘇格蘭與英格蘭之間長久征戰的必爭之地,

反反覆覆兵凶禍結,裡頭的設施清一色百孔千瘡,好比 David's Tower 原本是蘇格蘭王的御所,當年也是

世界上一枝獨秀的高聳,卻在一次的圍城砲轟下僅剩地下室一小截,且因修復困難 後來的接收者乾脆僅留遺址,

到現在甚至一部分做為廁所用途 頗有英雄窮途的悽愴;此外,偌大的城區跟溫莎堡一樣政府機關與古蹟眾多,
 
又因幾乎全城開放不像溫莎有女王維安問題使得愛丁城堡更加夠看,光有語音解說的景點便高達26處。

無法忽視眼前的「狗狗墓園」,愛狗出名的英國人竟然將陪伴駐軍的吉祥物們隆重的下葬 有點可愛又有點感慨; 

墓園旁 St. Margaret's 禮拜堂則是愛丁城堡中最古老的建物,簡約中帶著神聖;與可憐的瑪莉皇后

息息相關的影子更是貫串整座城塞,使人遙想既剋夫自己命也好不到哪去的瑪莉比小時候就失去雙腿的小明

更慘淡的一生:嫁誰誰就短命到頭來還被懷疑殺夫,配合其天主教背景讓她的統治不得新教已傳播普遍的

蘇格蘭人支持,於是就在瑪莉生下未來的詹姆士王後馬上被年幼王儲的支持者扶正甚至鋃鐺入獄,幸好最後

仍靠美色成功魅惑獄卒放生;但遠走英格蘭投奔表姊伊莉莎白女王的瑪莉可說是羊入虎口,被表姊表了一下

視為是來奪權的災禍而再度囚禁在倫敦塔到被砍頭為止,可說是決策失敗的代表了。
   


此外愛打仗又功勛彪炳的英國人在愛丁城堡也安置關各國俘虜的囚室,最後因為被越獄越好玩的證明成效不彰

而關閉,接著標示皇家蘇格蘭騎兵英勇歷史的總部與紀念館也好比國軍招募中心一樣哄人簽志願役---但,

處處重點卻又因此好像變成沒有重點的導覽,是否有一個扛壩子等級的景點呢?  答案無疑是展示蘇格蘭之光

的 Crown Room 了。 蘇格蘭之光指的是歷代蘇格蘭王王位繼承的交接信物,皇冠寶劍權杖之外尚包含加冕時

王座下殿著的「命運之石」;此組信物在清教徒革命領袖克倫威爾底下接獲必死令,與其他同時代的王權信物般

似乎難逃被毀壞的命運幸好最終得已保全。 至於何以保全則流於稗官野史,包含被克倫威爾圍城時一宮女

巧計偷運突圍成功等等,而後封藏於一小教堂的地下漸被世人所遺忘,直到 1660 年才重見天日,

是英國最古老的皇權信物也無疑是充滿傳奇色彩、夠格改編成印第安那瓊斯系列電影的無價之寶。 




逗留徘徊不願輕易離去的豐富內容讓我不知不覺就待了五小時,既充實也讓我元氣大傷。 但想那皇家哩大道

還有另一端呢,又考量到搞不好只有今天有機會市區觀光竟連新城區都去,於是就一邊抱持著我會不會暴斃的

焦慮一邊咬牙硬走,偶爾會有種風景看著看著變成翻白眼的鬼祟感覺,這就是鋼鐵的意志。

(不過 Holyrood 公園竟然是在山上  看了就毫不猶豫的放棄)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