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Sat. 2016, Day 1

Spring break 出遊選擇多多,最後選了 Peru Inca Trail 健行團,除了馬丘比丘真的很秋之外

也因為價錢較其他許多 H 校 style 豪華團親民不少(畢竟有三天睡帳棚嘛)。

很波折搞了四段轉乘飛機票,第一段 Boston 飛 NYC 轉機意外收穫曼哈頓經典 skyline:






紐約 layover 誤點,二轉 Miami 誤點,三轉 Peru 首都 Lima 落地後距離最後四轉 Cuzco 航班

已剩不到一小時,與另一位 H 校初次見面友人趕趕趕一路飆汗、用微笑過關斬將搞不定的西班牙文

完成 35 分鐘趕抵登機門的壯舉,總算順利抵達「世界的肚臍」Cuzco 見到接機人士感動自不待言。












時值正午,健行團友們不同航班陸續來此會合,像我這般風風火火趕早來就有早驗收 Cuzco 輝煌的好處---

簡單 check-in 很有度假風情的 CP 值報表秋旅館後小下坡來到城市廣場 Plaza de Armas,

是昔日印加帝國首都 Cuzco 繁華核心,也是後來西班牙殖民政府的政經中心,因而西班牙殖民建築與

印加石牆遺跡錯落並存,路邊成排石拱廊下多為老房活化成的餐廳店舖,簇擁廣場中央綠草如茵。

印加帝國開國君王 Pachacuti 競選風雕像神威凜凜,側身面對若干年後的征服者西班牙人蓋的天主教堂

Cuzco Cathedral 心中不知是何感想?













秘魯第一餐竟然跑去吃夏威夷菜,不知哪來的創意,佐 5% 啤酒大白天解暑怡情兼促進高山症自己搞自己。

回旅館發現健行團真是好大一團,六十餘人湊成一組小巴車隊浩浩蕩蕩下午進行 Cuzco 城市觀光;

市區僅是車行經過簡單繞繞檢閱,重點其實在郊外山丘上兩處印加古蹟,第一站 Saqsaywaman 遺址

名字唸十遍就會變成 sexy woman,印加古語原意實為 “satisfied falcon”,不知是這一帶獵鷹

特多的關係還是怎的,可以確定的是石牆圍成的綠草地已成草泥馬嬉戲熱點:









Saqsaywaman 一如其他許多印加遺址,作用眾說紛紜亦隨時代有所更迭,如今一般認為是神殿兼要塞。

昔日祭祀太陽的大排場陣仗現在雖剩下每塊 125 噸重整齊排列的巨岩牆,建築格局仍不時透露信仰元素,

例如防禦工事遺址分三層即象徵天堂、地獄、人間三界,然後稍早見過面的印加帝國開國君王 Pachacuti

一時通靈觀落陰認為 Cuzco 鳥瞰就像一頭美洲豹,市區內 Plaza de Armas 是豹心、

Saqsaywaman 所處山丘為豹頭,遺址鋸齒般四散的城牆則是美洲豹利齒了。








俯瞰 Cuzco 市區要能看出一頭美洲豹需要一顆 open mind,但飽覽紅瓦白牆市容的視野確實沒話說。

傲據山頭視野佳也就意味戰略地位重要,Saqsaywaman 遺址除了太陽崇拜的任務也曾化身印加和西班牙

征服者間的慘烈戰場。 西元 1536 年,西班牙人都已統治 Cuzco 兩年了,怎知殖民政府操控的

舊印加皇室血脈魁儡政權突然鼓起勇氣叛變、重奪 Saqsaywaman 作為圍城山腳下 Cuzco 市區的

前哨要塞,也是印加帝國史上第一次對西班牙人打勝仗,熱血好比莫那魯道出草,

昔哉印加古國終究不敵西班牙槍砲,數千人死傷的突襲戰役後敗走叢林間自此帝國反撲氣數已盡。







古蹟巡禮第二站 Tambomachay,台階般排列的石造建築用途再度眾說紛紜。 從現場多溝渠且仍有山泉瀑布

流淌其間衍生出曾為印加上流社會浴場的說法,西班牙人稱其 “The Bath of the Inca”,卻依然處處

可見信仰元素,例如山泉細流分兩支分別象徵太陽和月亮,石頭窗格則可能有類似日晷的曆法功能。






古蹟參訪後半段苦雨淒風有些狼狽,全世界團旅都有的工商服務行程適時接棒將大批人馬安頓賣場室內好血拼。

主要是來看婦女織布 live show 啦,毛毯上不同印加部族家徽爭奇鬥豔,當中草泥馬毛織品尤其上等貨色,

觸感令人愛不釋手的溫軟輕裘最適送禮,貴鬆鬆價錢也完全可以顯示對對方的重視,教現場種類繁多的其他

藝品相形失色:







Peru 第一天初嚐印加燦爛文明,收尾的晚餐來到嚮導推薦的名店 Incanto 給自己華麗接風。

久仰秘魯古蹟和大自然風貌盛名,怎知秘魯美食也同樣精彩,一桌人點了七八道菜外加甜點竟然個個強棒

絕無冷場,當中更有幾樣 Peru 限定的特色餐飲令人耳目一新:









Chicha Morada

暗紫色的甜膩飲料越喝越順口,主體竟是玉米熬煮而來,酒精含量則各家有不同配方,今天這家餐廳好像

只有 3% 的樣子應該不會出事。



Alpaca

下午看那一群草泥馬天真無邪的在草原奔跑嬉戲,現在化身眼前的肉排真是殘酷的結局。

想想也合理啦,草泥馬之於高原民族功用多多,皮毛既可當上等織物,好像也沒有不食用的道理,

但也不知是煮法還是醬汁的問題初嚐草泥馬肉只覺得略嫌乾硬死鹹,之後還是乖乖吃不那麼憤世嫉俗的肉類

多積陰德才是。



Cuy

秘魯國民料理,驚人的炸天竺鼠。 才吃草泥馬又吃天竺鼠,可愛動物殺手就是我,秘魯人心中是

節慶才吃的高檔料理好比感恩節火雞,今天嚐鮮心態吃了覺得味道不差,但吃者要多努力,

皮質堅硬強韌好比咀嚼橡皮筋,肉少骨頭又多吃來戰戰兢兢,之後還是乖乖吃不那麼憤世嫉俗的肉類

多積陰德才是。



微雨的 Plaza de Armas 燈影搖曳,遠方山丘上佇立盜版巴西耶穌像通體發光看了只覺奇葩。

邂逅不過幾小時,我已愛上 Cuzco.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