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Sat. 2015, Day 2 (cont.)

Place des Vosges 豪宅區無暇細賞、有意無意連導覽小費都來不及給,

簡直以逃離火場般的迅速趕赴米其林餐廳,就怕不小心遲到要被 kick out.

畢竟錄取 H 校嘛,做點瘋狂的事慶賀一下無妨 (雖說錄取後我已吃了好幾次大餐,天天過年的概念),

但若吃一餐一萬台幣的超秋米其林三星晚餐又只能賣腎湊學費,於是權衡幾家名店最後選擇

Le Relais Louis XIII,直譯路易十三客棧,得名自 1610 年法王亨利四世被暗殺後

其子在此宣布即位,是為路易十三,據說曾是二星水平但服務態度欠佳降格一星,心中打著該店為重返榮耀

必將精益求精且展現優異 CP 值吸引客人的如意算盤。

(餐廳官網 http://www.relaislouis13.fr/)







豈料老店傲氣絲毫不減。 先說有個日籍侍酒師看我們沒點什麼名貴佳釀感覺有些失望,

收走空酒杯鏘鏘響動作粗魯,且佐餐香檳拿出來光速在我們面前虛晃一下晃得我眼前一花就立馬退場,

讓我連酒標都沒能看清;而負責我們這桌的女服務生就更沒好臉色了,從頭到尾都不太耐煩,

該說這就是法式料理個性還是我一介莽夫格格不入一時難明,至少平時都穿得像去巷口倒垃圾此時

特地換上一套襯衫西裝褲比照拜訪客戶規格,中產階級的我也已盡了力。

(相形之下,後來亂入前場亮相一下和客人們握手致意的胖主廚就親切古意的多)







好不容易搞定點餐,既定湯品和麵包上桌後不一會迎來歡樂的上菜時間。

本日主打 Signature 鴨肉雙人套餐,光前菜就無比尊貴---巴黎女人蟹,胡亂翻譯的結果

聽起來好像跟東方美人茶屬同一個種類,價位上統領品類同儕的高尚地位也差堪比擬。

挖空的蟹殼成了精緻的容器,一眼沒看出到底蟹肉在哪,厲害的是吃完還是不知道蟹肉在哪。



來看看呂亞靜女士的前菜---哇好大一顆綠綠的蔬菜燒賣,讓我想起高中去台北車站附近補習

很愛吃的蘿蔔園綠葉餛飩。 一看名字竟是龍蝦鵝肝餃佐牛肝菌奶醬嚇死小生,豈不是我聽過的高檔食材

齊聚一堂,一叉劃下滿滿扎實的龍蝦肉真是好奢侈的港式鮮蝦餛飩哪,遑論內餡還有鵝肝呢,

本日前菜王非它莫屬 (其實候選人也就兩位而已)



千呼萬喚,好漂亮的烤鴨肉翩然來到眼前,還附上一盤泡沫很多偽裝分子料理的綜合蔬菜拼盤。

有些帶血的烤鴨肥嫩多汁,熟度恰到好處;一小塊鴨皮長得像釋迦摩尼佛頭不減薄脆口感,

和著烤鴨小鮮肉入肚穠纖合度、剛柔並濟,光這味就值米其林名號,水平無庸置疑遠超我家巷口的

港式燒鴨便當。




而完整的星級餐廳必有完美甜點壓陣。 我這道柑橘舒芙雷算是有別傳統乳酪、巧克力等基底的

創意口味了,蛋白蓬發的部分好發比周潤發還發,好蓬比張菲的頭還蓬,咬下那鬆軟即化又不失

柑橘清爽微酸的口感饒是我對甜點沒愛也不禁點頭稱善。



另一邊呂女士點了波旁香草奶油千層派,華麗斷面秀清晰演示脆皮、奶油、脆皮、爆炸多奶油、脆皮的

誘人樓層。 好比夾帶太多食材而無法張大口咬下的大漢堡一般,宜用刀叉,更別說在米其林就是要優雅,

我們小心翼翼的肢解鬆軟千層,滿口奶油滿口清甜,法式甜點魔力今日終算初窺堂奧。




總評米其林初體驗,美味沒話說,服務沒救說,跌落凡間的星塵短期難再次綻放光芒,而對我來說又

check 一樣 bucking list 項目依舊滿溢成就感。

飯後隨意漫步塞納河南岸(也就是一般人較熟知的左岸) 聖日耳曼區 (St. Germain des Prés)

地標聖米歇爾噴泉 (Fontaine Saint-Michel) 廣場前人潮聚集,多有街頭藝人常駐演出,

今天除了相當常見把全身塗銀動也不動的行動藝術家外也有街舞團接力演出,但可能剛好遇到中場休息

團長只顧著吆喝路人過來看熱鬧,拖拖拖熱身熱超久,直立倒立扭轉手腕還把每根手指都拉得咯咯作聲,

待會是想變撲克牌魔術嗎? 一種給恁爸莊孝維的情緒漸漸磨去我的耐心,改交由地陪呂女士帶著探索

老區街巷,興味盎然,隨選一間咖啡館坐下品味道地法式悠閒。









起身向北走回塞納河右岸,今天是打定主意走透透了。 稍沒留意又見羅浮宮,博物館北邊老建築和綠地

峰峰相連,不知名廣場裡噴水池兩旁枯樹列隊齊整朝遠方延伸,不難想像若在對的季節來訪該有綠樹成蔭

甚至百花齊放的高規格迎賓。









繞出老廣場迴廊返回歌劇院大街(Avenue de l'Opéra),面朝地標建築加尼葉歌劇院(Opéra Garnier)

方向右手邊幾個街區不意竟是亞洲菜集散地,日式、韓式、越南菜連珍奶都神得到,最奇妙是一堆法國人光顧,

不像一些城市異國餐館只是新移民的聚集地。 內心戲拉鋸了好久結果晚餐吃牛肉河粉,看來不久前拜訪胡志明

迄今難忘好 Pho 滋味,雖說這個價錢嘛實在有種吃個麵也要這麼拼的感慨...











前方歌劇院散發耀眼金光,長夜續攤才正要開始。 折向歌劇院大道左方酒吧林立小巷,門面看似不起眼的

Harry’s New York Bar 竟是調酒 Bloody Mary 的誕生地,裝潢溫馨小酒館裡飲用這

伏特加加大量番茄汁加香料的霸道組合肚子簡直要燒起來,辛辣提神,助我散會後邊欣賞沿途夜景邊全速

前進一路走回 hostel 宛如紅燈不停靠的超跑。












What a long, well spent day. 感謝呂亞靜女士捨命陪君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