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Sun. 2015, Day 3

適逢復活節假期,和地陪呂女士說好早上六點要在蒙馬特聖心堂(La Basilique du Sacré Cœur)

聽彌薩,最後果然只有我單刀赴會。 披著還未曚亮的夜色,見識清晨地鐵流浪漢騷擾良家婦女惡行,

來到 Abbesses 站走上好長好長的螺旋梯,幸得地鐵站內壁畫一路相隨不覺艱辛。










蒙馬特區(Montmartre)地處巴黎偏北小丘之上,斜坡階梯層層疊疊十足山城風情。

也不知哪來的神的啟發,隨便走隨便爬坡就給我找到聖心堂了,圓頂三兄弟一身白造型的教堂

高踞山頭景色絕佳,盡覽晨霧中半夢半醒的巴黎市容。








美景雖令人迷醉,莫忘彌薩初衷。 走進照明幽暗唯獨耶穌像美肌光打超兇的教堂內部,莊嚴肅穆,

不見彌薩人群,僅遙遠聽聞頌讚吟唱,待繞了一圈走進教堂聖壇後方這才捕獲進香人群,或站或跪

follow 宛如 DJ 的神父虔誠搖擺呢喃;帶動唱全程法文教我摸不著頭緒,但一聲令下眾善男信女

開始玩團康一般和左右鄰居握手寒暄,隔壁男士也一臉困惑跟我十指緊扣,一介觀光客如我此時也算

參與 local 信仰核心。





聖心堂一輪殺進殺出續留蒙馬特,係因稍晚又有 Paris Walks 徒步導覽。

蒙馬特以前因不隸屬巴黎市轄區,無須繳稅巴黎市政府,結局就是酒水娛樂好便宜天天 happy hour,

鼎盛期 19 世紀末到 20 世紀初此地儼然極樂巴黎的代名詞,以知名紅磨坊歌舞為首夜總會、酒吧林立,

一時藝術家、歌唱家、演員、嬉皮、偽文青紛紛進駐,今天蒙馬特蜿蜒上下的小街巷總不難發現名人故居、

公共藝術和歷史悠久餐館等驚喜。

時間一到,前天巧遇的同事 Stefanie 和地陪呂女士前後現身,一同跟隨不笑很嚴肅是我會害怕的

女老師類型、且神出鬼沒會突然閃進巷子不見又突然停步回頭不講話又會忽然飄移十公尺宛如哈利波特

麥教授的解說員 Orille 品味蒙馬特魅力。 集合地 Abbesses 地鐵站前廣場環顧一週已有不少看點---

地鐵入口拱門係由 19 世紀末巴黎新藝術派大師 Guimard 設計,不是一般歐吉桑,廣場對面聖讓教堂

(Saint-Jean-de-Montmartre)也是第一座採新藝術風格打造的教堂。









而最惹眼的,莫過於一旁小公園的愛之牆。 高牆把人分隔,語言使人隔閡,

這片以含手語在內各種語言書寫愛意的愛之牆反將人與人串聯,突破牆壁功能和語言分歧的雙重限制:






總算要離開起點啦,走沒多久看到一家麵包店 Le Grenier à Pain 大排長龍,原來竟是蟬聯 2010~2015

全法國最強法國麵包桂冠的超級名店,今年也在 118 家麵包店中漂亮脫穎而出,再度得到未來一年供應總統府

法國麵包的殊榮。 (麵包店官網 http://legrenierapain.com/en/)





蒙馬特既是藝術重鎮,麥教授開課自當著重協助指認藝術家足跡。 眼前 Rue Lepic 54 號公寓,

藍色大門向上數三層即是梵谷和其胞弟兼金主的 Theo 君故居之一:




劍指下坡處一間 art studio,導覽員 Orille 踢爆藝術家多酗酒尋求靈感慰藉,

更有甚者直接啃顏料上癮就像在吸強力膠。 反身爬坡,來到有小巧噴泉的鋪石板路小廣場是為另一名家聚落,

一旁綽號洗衣船(Le Bateau-Lavoir)的不起眼公寓曾作為畢卡索、竇加、雷諾瓦、塞尚等大師工作室,

堪稱冠蓋雲集,畢卡索也在此完成其名作<亞維儂少女>。







藝術聚落豈止吸引畫家? 史上全球唱片銷量排行第六達一億七千萬張、地位更超鄧麗君和彩樺姐(?)的

埃及女歌手 Dalida 也曾在此定居二十餘載直到過世,時至今日仍偶有歌迷來此朝聖致意:



小巷錯綜上下不知不覺爬了不少樓梯,一會路過風車造型的知名餐廳煎餅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

人們可在此腦補蒙馬特山丘巔峰期最多 30 座風車呼呼運轉磨碾麵粉的盛況。 餐廳隔條馬路是一排

不太讓人印象深刻的豪宅,仔細一看才發現牆上有個浮出一半長得像富士康郭董的大叔雕像,

還在想是哪個偉人這麼俏皮呢,真實身份其實是某小說裡名為 Dutilleul 的虛構人物,某天睡醒發現

自己能穿牆了,好比我有個大學同學林澄偉某天開始會分身一樣神奇,從此上天下地偷拐搶騙 but

結果又有一天發現自己再也無法穿牆,悲劇英雄就這麼半身卡在牆內異次元空間就連消防隊都無法爆破相救,

再次提醒世人歹路不可行,我們卻也可從雕像左手被摸到金亮研判無數遊客曾緊拉穿牆人左手試圖搭救,

看來世人皆有憐憫之心。







遊客鹹豬手案例 part 2,稍早介紹過的女歌手 Dalida 雕像,經無數路人龍爪手摸出性感比基尼線


告別女明星接著上路,這回改路過巴黎歷史悠久的小酒館狡兔之家(Au Lapin Agile)

店外一面一躍逃離平底鍋拒絕食材命運的兔子招牌是其正字標記,以前也曾是畢卡索等大師時常流連的場所。

小酒館對街竟有一片葡萄園,迷你農地頑固的守護此地一點也不傑出的釀酒傳統,每年產量僅 500 公升的

葡萄酒倒還是成了蒙馬特人氣伴手禮。






走上最後一條斜坡,一行人進入餐館和街頭藝術家雲集的 Tertre 廣場如臨大敵,畢竟此地扒手和噱觀光客

事件頻傳,此時中午時分人潮洶湧只有越演越烈,心裡想著不如即興組起人牆闖關好比太陽花學運在立法院

阻擋黑幫的王世堅。







轉角又見聖心堂,Montmartre Walk 在此圓滿落幕。 延續廣場的活力,此時被人海包圍湧流差點沒把屋頂

也掀掉的聖心堂與清晨的神聖超然與世隔絕形成鮮明對比,讓我帶著早起鳥兒有彌薩聽的優越感揮別忙亂人群

繼續我的巴黎遊歷。





(to be continued...)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