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Sat. 2015, Day 2

遙想六年前造訪倫敦,London Walks 公司高品質徒步導覽給我長腦袋直如心靈雞湯,

這回欲深入巴黎街巷滿喫歷史人文底蘊自當比照辦理。

(倫敦行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24528876)

隨手一查有家 Paris Walks 公司,名字很直白,感覺可以信賴,讓我隨後的旅程爽快跟了好幾次,

(官網 http://www.paris-walks.com/)

今早報名所謂 “Marais Circuit 1” 路線即是塞納河北岸 Marais 老街區,水岸第一排,

建城歷史可追溯至 12 世紀,看看集合地點離 hostel 不遠便放膽走去想不到又讓我捕獲另一個

野生同事 John (想當年就連爬玉山都能巧遇,也算緣份一場),驚嚇之餘不忘沿途欣賞花都建築,

於約定時間來到地鐵 St. Paul 車站外廣場,主講人 Peter 周圍已有不少看倌:








引大家離開大街來到貴族豪宅改建成的靜謐公園,Peter 細說瑪黑區 (Marais) 身家,

原來 “marais” 在法文裡就是沼澤的意思,準確描述河岸一帶泥淖不宜人居,幸得基督教徒犧牲小我

把水抽乾墾荒竟成巴黎建城濫觴,隨教堂和皇宮落成此地也漸漸發展起來。 14 世紀皇室移至東北邊的巴士底

(Bastille),後來又搬遷城西的羅浮宮 (Louvre),偉哉法王好有心平衡都市發展成就巴黎兩顆心臟,

巴黎也就這麼週期性的以 Marais 區為中心向外放射狀擴張,小小瑪黑斑駁老房盡是 Paris 典藏記憶。




因此,即使看似不起眼的房子,經 Peter 解說後地位總能三級跳。

眼前現作法院用途的建築稱不上雄偉,路過也不會抬頭看,但曾經住了一個叫做 Kathy 的 40 歲輕熟女,

針織手藝不俗,更厲害是姊姊經驗豐富通曉閨房秘術,據稱時年僅 14 的法王路易十四在此承蒙 Kathy 老師

調教初嚐成人滋味,童養媳的概念,學成後猛虎下山的路易十四也不辱師恩和第一任皇后十年間生了九個小孩,

瓜瓞綿綿,精神時光屋般愛的修業事後證明成效斐然。




房前小街給大車會車都有點難度,當年可是皇家西通羅浮宮、東抵巴士底的必經之路,一時趨炎附勢想第一線

目睹皇室風采者眾,理所當然成了巴黎豪宅區。 然而隨路易十四遷居巴黎郊外凡爾賽宮,貴族們跟風搬離好比

追著遊客跑的香腸攤,Marais 難逃衰落命運,直到約莫 1850~1870 年新法王拿破崙三世在位期間

又搬回羅浮宮居住,也帶來偉大的都更計劃,16 年時間搞定 70% 瑪黑區面積現代化進程,

引進污水道系統改善衛生 根絕曾奪走三萬人命的霍亂疫情,更重要是換上現代巴黎樣貌基調的所謂

“Haussmann 式” 建築風格---六層樓式大樓規格整齊劃一,統一 ground floor 為店鋪,

1st floor 為店鋪主居所;2nd floor 以上附陽台樓層為貴族居所,最頂層反為僕人住宅,

有別現代登高望遠景觀加分原則,反映過去沒有電梯的年代爬越多樓梯越費力,越往上住地位越低。

相對 Haussmann 式建築,街對面一棟小木屋就是中世紀時代遺產了,建材強度和受力限制使然上層有些內縮,

且兩棟緊緊依偎相互扶持看了頗有寓意;美中不足是屋簷方向與街道垂直,積雪卡在連棟房檐下凹處排不掉

往往就把屋頂壓垮,難怪後來類似的建築樣式屋簷通常都改成與街道平行,雪一來順勢落地街頭從此高枕無憂。



向前小走一段來到一個小廣場,附近一帶舊時是職司管控稅收和人口的市公所所在,

雄偉的市長官邸現今仍保存完好。 左邊一看就是塞納河畔,小河灘卸貨就近報關,商人絡繹不絕,

而父母官在此工人們也懂得有不滿該來此宣洩,河邊廣場一坐抗議不公,法國惡名昭彰的罷工習性歷史悠久,

原意「河灘」的法文單字 “grève” 後來也就多了「罷工」的意思。





正對市長官邸則是4世紀就存在的教堂,外觀一般,但有歷史就是加分,1918 年一戰期間的復活節

Good Friday 還曾經發生德國砲彈空降 200 人喪生的慘劇。 將近 100 年後今天又逢復活節,

一派肅穆的禱祝聲中一眾遊客輕手躡腳就怕壞了和諧。






瑪黑區其實也是巴黎重要的猶太人社區。 轉出教堂後門窄巷瞥見大衛王六芒星,博物館紀錄了巴黎猶太人生活

今昔當然也寫下沈痛的黑暗一頁---二戰德軍佔領期間,總數 15 萬的猶太人口半數死亡,

街名改成「正義之路」、一旁立牌揭示 11,000 名孩童送往集中營的血淚事件,都提醒我們歷史教訓不可忘。






走出歷史傷痛回到生氣勃勃的街區,只見原本眉頭深鎖的導覽 Peter 又找回了笑容。 我說他真是個好演員,

懂得心隨境轉換上合宜表情,解說功夫倒是維持一貫的專業,這回指認一棟現專為展示中世紀圖書的史料館,

前身其實是某貴族的次子蓋的豪宅。 不繼承家業最後跑去當主教,次子好像總得有些個性才行,

搞個豪宅還會加蓋護城河,錦上添花則是豪宅前馬路正是雨果<悲慘世界>裡 1830 年七月革命的警民對壘場景

發生地,屋頂上嵌了一顆當時的加農砲未爆彈堪稱穿越時空的紀念品。



看出來了嗎? 某國小籃球場「某段」圍牆赫然是 1180 老巴黎時代的舊城牆



走出豪宅 Hôtel de Sully 連通最悠久的高檔社區型集合住宅 Place des Vosges,

Marais Circuit 1 徒步導覽也近尾聲。 Place des Vosges 一開始雖是為皇室度假規劃的,

但史上從未有皇室成員入住,貴族名流房客倒是不少,雨果撰寫<悲慘世界>期間就曾住在六號房,

環顧一週華廈美屋配上中庭綠意只惹得我們一眾觀光客大嘆錢難賺。












but 該花的錢還是要花。 是時候朝聖米其林餐廳。


(to be continued...)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