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Tue. 2011

怪只怪怎麼躺都痠痛難耐吧,到頭來還是很失禮的在高級山屋裡睡不安穩。

幸好誠如行程表所示,今天只有一路下山兼泡湯兼慶功宴兼一路坐車坐到掛的養老活動而已,

無怪乎大家在山屋前拍的最後團照人人笑得合不攏嘴,比蝙蝠俠裡的小丑裂得更開,

就連畏懼嚮導淫威如我也跟阿惠姊攀談起來,這才發現其實大部分嚮導都是兼差 另有正式職業,

顯然純靠登山團填飽肚子有些勉強,但話說回來每天朝九晚五假日卻還要上山下海也未免太硬,

只能說嚮導這種事還是很講天分的。 突然間狂想陡生,要是每天都帶團上山睡帳篷,

豈不是連房子都不必買,下半輩子可以逍遙的躺在鈔票堆裡打滾? 果然一講出來就被阿惠姊直斥荒唐。












睽違三天再見向陽登山口,心中非感慨萬千不足以形容。 過動兒林大哥仿佛四天下來運動量只有

走去巷口倒垃圾那樣游刃有餘,頻頻催生遊覽車KTV大會,後來在百孔千瘡顛簸不已的南橫公路上

因車行多有不便而不了了之。 說起車行不便,開著開著前方匡啷一聲響伴隨幾聲驚呼,

我們的遊覽車竟然遭受落石襲擊,一時間許多新聞片段畫面閃現腦海,人生的無數失敗與挫折

也開始以跑馬燈播放,不過看司機連一點停頓也沒有的繼續衝下山,顯然沒啥大不了,

我的人生電影放映會也只好軋然而止。 (後來check的結果只有車門邊兩道不起眼的小刮痕,確實幸運!)

完全不驚險的度過南橫公路後,首先在關山一個頗為窮鄉僻壤的下馬休息站短暫放風,

步調獨特的徐姓學姊再次脫隊走向雲深不知處,達到仿佛下鄉做田野調查般的深度。

(下次如果看到學姊在召喚飛碟,我想我應該也不會太驚訝吧)







接著遊覽車快意馳騁山野小路,回到我再熟悉也沒有的玉里地區泡湯,

地方雖熟悉 光顧溫泉卻是第一次倍感新鮮,在這耍了4天野性沒洗澡的當下更是療癒效果難以估算,

一人一間關在隔音效果不太好的小浴室此起彼落喔喔喔喔的叫個沒完,滿足度直逼嗑完阿Q桶麵後的那聲喟嘆。


浸在熱水中享受重生的快感,龜龜龜的皮膚都皺了才捨得離開,轉為坐在中庭邊喝飲料邊享受微風徐徐,

順便欣賞眼前一對小姊弟無邪的玩起水上溜滑梯,無數次的逆流而上奮力攀爬好比當年啟發蔣公努力向上的河魚,

再無數次的大笑數聲快意的滑下水。 不禁覺得小朋友就是種可以安於老梗帶來的單純快樂的生物哪,

可以從把褲子脫掉好幾次再穿上好幾次獲得快感的蠟筆小新如是,重複著玩溜滑梯卻樂此不疲的小姐弟亦如是,

對他們而言又有甚麼事情是值得汲汲營營 好無端破壞自己小小幸福世界的呢?

找了很久的快樂泉源,今天似乎在孩童的赤子之心上面找到了些端倪,莫非這就是花蓮家鄉的親切威力嗎?

小小一間溫泉旅館竟能如此洗滌我的身心,頓時有種大復活的感覺,心中亦祈願我今後也能在人生中敗部復活。








由於尚有重要任務在身,明明離老家好近還是決定直接北上不回去看看。 也許是罪惡感使然,

總覺得慶功宴的佳餚不免走味,也有可能確實是菜色本身有待加強不得而知,幸好北上途經蘇澳火車站

有機會品嚐傳說中的無名雞排,號稱林大哥每逢嘉明湖歸來必點的極品,從他所處位置靠近蘇澳軍港推斷,

想必也是在海軍弟兄中十分有人氣的點放雞排和宵夜首選。 如此來頭卻堅守低調 連秀店名的布條都沒有,

還因為人力不足堅持不幫客人剪雞排也沒聽他講要補人,在在展現頑固料理人不侑於社會成規的堅持自我,

(嗯雖然目前看起來好像頑固都不是用在追求美味上)果然一口咬下肉質鮮美,深感確實不辱名店美名

(結果我還是不知道這家雞排叫甚麼名字),酥炸外皮下肉汁不住湧流而出,與美味邂逅的感動全寫在我臉上。












與全國鄉民同步的清明連假出遊,出發的時候遇到塞車,北上當然也不例外,搞得我跟吳威進

把未來半年的人生規畫都排程好了才終於差不多回到台北。 臨別時嚮導免不了會做些follow-up promotion,

說以後有機會可以再一起出來爬爬山運動一下之類,老外們則很瀟灑的握個手就逕自離去,

想是多年背包經驗早已習慣人來人往,也不差這幾句未來再見的寒暄語句吧。

倒是本該平淡無奇的鳥獸散,因某脫線大姊錯拿我們的包包節外生枝,所幸最後仍及時的調換成功,

高張的血壓才不至於進一步把血管爆破。  




what a relief!  心靈如是,回到家躺在床上的身體亦如是。

百岳全制霸之旅,我們下次見。

                                                     ~FIN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