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Mon. 2011

在不太好睡的環境下勉力睡到自然醒,果然時間還是早的很,

大家自然把握這短暫的餘裕在湖畔大拍團體照兼錄製登山感言,順便理解本團團員其實大有來頭,

除某位超級大北覽外都頗為勝利組,就連路過的嚮導都是李興文出外景時的御用達人。

環顧四週其他團體動態,在我們隔壁紮營的聯發科員工兵貴神速,凌晨兩三點依稀傳來唏嗦作響,

醒來一看徒留重物加壓石頭地面留下的痕跡,全員已然走個精光,一如真實職場風格快捷俐落、制敵機先,

敢情是要衝回去加班,令人好生欽佩;稍遠的國防大學弟兄則在所有人拿著紅布條拍完團照後

按官階梯次輪番發表健行感想,雖不時出現「某某單位某某某有以下幾點報告」、「報告完畢」等

軍隊色彩濃厚字眼,亦不乏對著攝影鏡頭示愛,放送「我對你的愛就跟嘉明湖水一樣 永不乾涸」

之類的 bullshit,展現軍人活潑的一面。









看看這歡樂的氣氛,嘉明湖心願既了,今天顯然可以如履平地爽爽爬?  事與願違,今天赫然將連攻

兩座百岳山頭,不比昨天輕鬆到哪去,甚至可斷言截至目前為止依然只能算熱身,人生無常莫此為甚。

戀戀不捨嘉明湖實則是畏懼接下來的迢迢長路,回程的草坡上不住回首顧盼最後的湖光山色,

哪怕只是多爭取一分鐘休息時間也划算,想不到如此心不在焉且平凡無奇的跋涉,伴隨熟悉的頭痛,

竟也不知不覺征服了百岳排行 26 的三叉山。 以擁有平緩且巨大山體,並佈有廣闊玉山箭竹草原

聞名的三叉山,標高 3,494公尺,今天在濃霧籠罩下徒剩一片孤單的高原,四周甚麼景也沒有,

僅能感受到朔風呼呼吹至,比氣象儀器還精準的我的頭痛程度則告訴我現在氣溫大概零下 87.4度

風速 813km--- 即使身體狀況不佳依然在寒風中傲然挺立的我 體現真男人的氣魄,

合照還能笑得如此燦爛更是 pro 級的演出。











持續原路折返的漫長旅程,看似自然而然卻爬到神智茫然的來到通往另一座百岳向陽山的岔路。

林大哥在評估大家體力後,十分上道的宣布登向陽山成為 optional 的行程,卻又不斷敲邊鼓讚揚

向陽山的雄奇,以死愛面子的中年上班族為主要成員的本團果然受不了激將 幾乎全員參與,

只能說林大哥具有 motivating people 的天分。

總之呢,又是一段歡樂的頭痛試煉,週遭都是霧海也只能朝唯一的光明也就是前方/上方努力的邁進,

大家後面鼻子頂前面屁股的緊挨著魚貫而上,人形蜈蚣般的溫馨登頂後,感覺說是雀躍不如說是一種

「此行錢沒白花」的安心感吧,在排行台灣百岳第 16 位、標高 3,606 公尺的向陽山顛,

眾人打赤膊的打赤膊 吐大氣的吐大氣,實現全家就是你家般的自在自適,拖拉嬉鬧的把因進度延宕

焦躁不安的林大哥也給逼上山來大聲催促,這才想起當初沒人把他的勸退放在心上,看來三天的相處下來

本團已形成攜手共度難關的革命情感。









當然,小宇宙總有燒完的時候,原本潛能就比不上青銅聖鬥士的我更是油盡燈枯到了九九乘法表

背不出來的恍神境界。 不過有道是老馬識途,回程途經來時的舊路總掩不住心中的成就感,

雙腳自然也無比輕快,輕快到不像是自己的腳,宛若腳踏風火輪一路殺回向陽山莊,連太陽

都還沒下山,足證人類潛力無限。










一夜無事,早睡換來晚上八點就精神奕奕的醒來卻沒事幹的窘境。 考量明天又是坐車坐到死的

回台北行程沒啥勞動,正好吳威進先生倒吃甘蔗 越晚體能越是ㄅ一ㄤˋ  ㄅ一ㄤˋ ㄍㄧㄡ,

闔不各言爾志?  緊急召開人生講座促膝長談、交流一下人生失敗經,轉瞬間覺得有友情推真好哪,

我一個失敗組竟能受到如斯推崇,看來以後不努力不行了...


(當然重點是先睡好啦,難得今晚有山屋睡,失眠就太失禮了。)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