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 Mon. 2010

早上的行程,總結只有「忙亂」兩個字:

早起不遠千里前往無錫見一個海歸派 CEO (私心覺得長的像張學友,滿帥的),

結果對方生意做很大,臨時要接見來自北京的領導,幸好我們早到還分到15分鐘的 meeting,

接著又風風火火趕赴南京 check-in 當地旅館,在 T 先生挖糙連發的質疑 GPS 有問題,

一直帶他繞遠路情況下 最後真的演變成小繞路 (這不禁讓我想起新聞中

因誤信 GPS 而開車開到湖裡或撞柱的事件還真是屢見不鮮),歷經一番折騰後,

直到中午都過了才抵達南京。





但忙亂的高潮無疑是殺去上海世博會。試想憑我們今天的行程,簡直可以說是歡樂坐車日,

尤其南京與上海雖總是出現在地理課本同一頁地圖上,實則距離遙遠,

更別說出發時已經下午一點半,若再考量迷路、排隊、被插隊、被推銷、

被要求填問卷調查、被叫帥哥等等不利情況,去世博儼然是 non-sense 到極點的行程,

無怪乎 T 先生聽到我們的計畫後一路上苦口婆心勸退,三句話不離挖糙的說這個行程搞不定,

不如在南京好好體驗夜泊秦淮近酒家,再逛個夫子廟品嚐小吃倒還愜意,

可惜我自從 2005 年去日本愛知萬博搶奪屬於我的標幟後,就一直被想連莊世博會的心思佔據,

便慨然把心一橫,不顧 T 先生的曉以大義毅然前往!



身兼懦夫救星與趕場好幫手的「和諧號」高鐵一路狂奔,不但車掌小姐有表特水準,

乘車品質亦出色,即使抱著肯德基炸雞桶活動仍尚稱方便,就可惜我隔壁的白目

用 NB 看動作片還把音效放到最大聲,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結果最後自已還看到睡著,

令人好生佩服也令人好想扁他。







約莫一個多小時後,來到闊別多年的上海。 

人說上海一年一個樣,十年大變樣 (大便樣? 還是十年不一樣? i'm confused),

8年前對它遍地工地感到未來無限憧憬,這次我已沉醉在上海的繁華市容與偉大城市氣氛---

可惜感嘆只能到此為止,在腦中充滿連莊意志下省略城市觀光,轉車轉轉轉的來到世博會場,

又在鐵腕抗拒黃牛的誘惑後意外發現入園人潮頗為稀落,雖進場動線像迷宮般層層疊疊轉的我七葷八素,

竟是完全不必等候就輕鬆通過安檢,踏入朝思暮想的園區。 此刻是多麼慶幸有當初的堅持!







英國館

連莊決心與幸運依然無法改變時間極度有限的事實,根據愛知萬博經驗與網民的上海世博心得,

以我們時間允許範圍來說,原則上只能以參觀各展館建築物外觀的 window shopping 為主,

稍微有點人氣的場館只能選一個,運氣好的話可以加上一個養蚊子館,

至於超人氣館就回家看旅遊指南就好。

在這樣的指導原則下,排隊人潮令人絕望的德國館、西班牙館等直接放棄,

選擇人氣看起來還好的英國館花掉僅此一次的參觀機會。







外觀看似蒲公英的英國館,由 6 萬多根壓克力管拼湊而成,每根壓克力管裡面都是不同的植物種子,

彰顯英國館強調永續生態與基因多樣性主題。 相較多數熱門場館依賴影片形式播放展館概念,

英國館反其道而行,全館不見任何一個多媒體,也因此被許多人解讀成「遜」、「沒看頭」

(包含我在內),但上班前曾去英國旅遊 人不親土親,加上日久生情,展館繞了兩圈竟也對英國館

產生一定程度感情,突然覺得英國館造型又酷又潮又科幻,

夜晚沒有燈光正是不媚俗的高尚表現,拍照整團黑漆漆也只能怪我學藝不精而已。







克羅埃西亞館

世博排隊傳奇完全屬實,英國館排了 1 小時雖然相對而言十分短暫,趕末班車回南京的壓力聲聲喚,

回頭見德國館、西班牙館等排隊人潮加倍令人絕望,相對的墨西哥、xxx亞之類的國家乏人問津,

甚至還要大會以廣播方式催票,提醒民眾該館排隊不到 15 分鐘,頗有股淡淡的哀傷,

但正是最適合我們的速食選擇。 權衡下本著對該國觀光的高度興趣前往克羅埃西亞館,

喜見完全不需排隊,但進去後就完全可以理解人少也不是沒道理:

裡面就一道長廊,左右 2 道電視牆,幾個分割畫面播放克羅埃西亞人文地理,還是沒有聲音的默片;

想不到長度不長的走廊盡頭轉個彎竟然就是商店了,由兩位金絲貓坐鎮,賣的是各式各樣的領帶,

因為原來領帶的發源地就在克羅埃西亞 (but i don't care),更想不到右手邊赫然就是出口,

拼一點的話全程參觀時間可以比上大號還快,果然十分切合我的趕場人生。








世博軸

當然,整個世博會的主角無非是皇帝帽造型的中國館,以及台灣館、沙特館等明星場館群聚的世博軸。

把握所剩不多的時間往世博軸方向趕去,途中偶遇幾座人氣出乎意料高的黑馬展館,

譬如羅馬尼亞館就挺厲害,好幾隻金絲貓跟公的金絲貓熱情演出民俗舞蹈,

在輕快的背景音樂下圍觀群眾也不由自主手舞足蹈,就像蠟筆小新電影裡面

中了開高叉電波後 所有市民不停的開高叉一樣歡樂。



發揮競走般的步速,璀璨的世博軸已在眼前磅礡的延展開來,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景點並非

哪裡又出現一座亮眼的不知名建築,反倒是一群在操課的帥氣武警。






中國館身為永久保留場館,拍拍建築物外觀了事也不覺得可惜;

令人感動萬分、內心澎湃的台灣館據說將在台灣重現,

小錄影了一段 LED 燈籠球光波流轉 再大嘆了兩口欣慰的大氣後也可對自己交差。

唯獨造價獨步世博會的沙特館一時想不到參觀的替代方案,只能打心理認定他一定是個大地雷,

金玉其外 敗絮其中。








宛如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般的奔走拍照,再隨著離園的人潮匯流進上海的地鐵管線中,

上車下車等車轉車,全程以 10 倍速進行,心中那股恨不得地鐵快飛的焦慮更是讓新陳代謝

以百倍速度進行。 寒冷的天竟爾汗如雨下,直到安穩的趕上末班和諧號,

身心鬆懈下才體會到自己真是累的跟狗一樣。





但連莊成功的成就感依然無與倫比。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