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 Sun. 2010

太湖公園

在一間從倉庫改建的餐館吃完傳統農家菜後,繼續下午的行程。

與英國劍橋因「再別康橋」一曲形象根植人心一樣,

太湖在國小音樂課本金曲「太湖船」從教育面扎根多年、廣為流傳下,

相信國人對太湖名號都不陌生。

2009年曾經在友人於英國劍橋上演繹「再別康橋」曲目擔任掌鏡要職,

原本今天想比照辦理,在太湖畔高唱「太湖船」,但歌詞忘的厲害,不忍獻醜,

只能在心中高喊我愛太湖而已,憾甚憾甚!



酒足飯飽又哈完煙的 T 先生因來太湖來到冷感,選擇把車停在路邊打盹,

讓我們自行探險,想逛到甚麼時候倒沒有硬性規定,就看憑我們雙腳能走完多少太湖邊吧!

針對我們這種非達成某樣里程碑不可的任務型旅人來說,一不小心就會走到休克卻仍沒有

征服景點的成就感,管理單位設想周到設了一個太湖公園,木棧道沿著湖邊一路延伸至遠端,

遠看頗有熱帶島嶼頂級 Villa 錯覺,走完一圈運動量剛好;一旁樹立起高大風火輪,意義不明,

棧道旁則有漁家停泊,一婦人安眠於船艙之中,船板上有限的漁獲在水箱裡安然優游。






放肆前伸的湖上棧道越走越荒僻,兩旁蘆葦甚至比人還高,尤其今天天候陰冷,瞻前顧後陸地上遊客

僅我們二人,湖上僅兩艘仿古畫舫沿著湖中一座小沙洲繞啊繞的,倒還傳出幾許稀落的遊客歡笑聲。

(見識到蘆葦密林高與人齊的隱蔽效果,現在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何古代打水戰會有蠢蛋中埋伏)




閒步太湖畔,雖沒有太多一睹名勝的激情,糊里糊塗也走了約一個小時,

仍可扎實感受到太湖的浩瀚與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快意。



寒山寺

毋庸置疑,經典詩句「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知名度大概只比「床前明月光」略遜,

拿來考百萬小學堂都嫌太簡單。 如此名氣,造就今日寒山寺擠滿人山人海鄉民盛況,

但大概80%訪客只想跟有唐朝詩人張繼《楓橋夜泊》題詩的石碑照相就快閃了,

實在是連進香團的專業都談不上。

聰明的廟方怎麼留客呢? 首先推出《楓橋夜泊》影分身,相似的石碑在廟裡還不少,也沒人指點歷史典故,

讓人分不清有無所謂真跡,或其實瓏係gay,隨便去個五金行都能訂作《楓橋夜泊》石碑當紀念品,

果然成功吸引想要石碑大滿貫的遊客穿梭來去,好比想湊滿新加坡魚尾獅雕像的遊客一樣認真找尋。




接著,既然得到張繼先生免費的 promotion,廟方順勢推出敲鐘體驗服務,敲一次鐘收一次錢,

不侷限夜半時分,光天化日也可進行,無怪乎進寒山寺以來三不五時頻傳鐘聲裊裊,

大概比報時的布穀鳥還勤奮。 但這一切服務看在篤信佛教的 T 先生眼裡,

寒山寺不免有過於商業化之嫌,他也認為鄉民中肯定沒多少善男信女,

反而千推薦萬推薦我們該去浙江普陀山看看。

話鋒一轉,提到現在連少林寺都成上市公司,想想挺荒謬,

講到激動處大概每三句話就帶有一句「挖糙」。  


是阿,怎麼想畫面都像 KUSO 武俠片:難道貴為 CEO 的方丈大師,要每季廣發英雄帖,

邀請各路法人定期上嵩山開法說會?  管帳房的院僧瞬間升級成 CFO,

還要報告香油錢、武僧表演收入等營運狀況與明年展望?   



但寒山寺身為千年古剎的旅遊價值依然不俗。 寶塔雄踞寺中心,登高攬勝氣宇不凡;

藏有唐伯虎與岳飛落款真跡石碑的碑廊,雖僻處寺中角落 文物卻彌足珍貴;

寶塔階梯旁的小沙彌石雕則俏皮又具現代感,似乎以郝劭文當藍本,想當然爾非古物。




提到古物辨認要訣與古蹟修復工程,總是讓人分不清哪部分是有千年歷史的本尊,

哪部分是近代加蓋的山寨建築,

(當然用鷹架圍著、蓋到一半的工地就很好辨認是現代建築)

索性放寬標準,遙想等到若干年後銀河系被黑洞吞沒,笑看這一切都可稱為古蹟,

提起時間的縱深差異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了。

(不知怎的在這邊拍照常出現不正常的光暈,果然寒山寺雖被現代建物與鄉民稀釋些許靈氣,

 依然挺靈驗?)




商業街

一日遊若沒有超邱的晚餐,就無法稱為完美的 Happy Ending.

回飯店稍事休息後,與 T 先生前往旅館附近的「商業街」用餐。

拜蘇州日本人眾多之賜,商業街充滿濃濃日本味,選來選去選到日式料理吃到飽,

 T 先生還真了解我,老實不客氣發揮大學時橫掃大份量料理的黃金傳說身手,

席間亦暢談大陸風土民情,對照被動地從媒體端獲取資訊,深感與君一席話更顯印象鮮明,

頓覺此行值回票價,行萬里路終將以豐美人生經驗湧泉相報。






當然,入夜的日本街絕不是只有吃喝這麼單純,路邊擺出不少香豔刺激招牌就是明證。







幸好我還沒有被社會的染缸所汙染,照張相新鮮新鮮也就揚長而去了。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