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 Tue. 2010

有始有終,大陸行最後一站正是最初入境的香港。

光天化日下,盡覽機窗外香港群島羅列海平面,宛如地圖活生生投影在藍色布幕上,

待海拔高度漸降,更喜見高樓林立,知名的維多利亞港南北各一擎天高塔隔岸相望,

儼然魔戒雙城奇謀場景翻版。








地理位置明明十分靠近,過往卻總是過境轉機、從未落地生根的香港,於我是咫尺天涯,

此番有幸親睹這個世界級的大都會,又是醬爆的故鄉,興奮自不待言,眼中所見則事事透著新鮮。

香港初印象,無非是好進步、好優秀、好國際化,光是機場捷運就強過台灣搞 25 年搞不出一條,

機場本身那更不用說,跟桃園完全不屬於同一次元;等到捷運來到市中心,隨地鐵手扶梯浮出地面,

眼前高度商業化的景象亦讓人稱奇:放眼所及幾乎全是消費區,密集的高樓密集的店面密集的攤販

密集的廣告文宣,商業行為強度密度與濃度絕對是我見過數一數二。







我們飯店位在尖沙嘴,是個好像常在港片中出現的地名。 走在街牌具英國特色、

霓虹燈具中國特色的街道上,在中午的豔陽下體會中西合璧的燦爛;或許正是因為市容十分獨特,

或許也因為在香港拜訪對象多為舊識,且多以飯局型式進行相對 casual,

因此縱使有任務在身,感覺仍是輕飄飄,於是今天從中午在旅館附近的飯局

到下午在觀塘參訪共 2 場 meeting,都令人不禁想大喊久違了故人,

雖仍因有點流於騙吃騙喝而不免感到些許羞赧。








晚上又再度麻煩公關公司總經理關照晚餐,羞赧直達極限,幸好今天的人情債也只累積到此為止,

隨後與超親切、普通話超好聽 聽起來像夏禕的 K 總經理道別後自行前往知名的太平山。

歷經就算問路也聽不太懂對方港式中文回答的窘境下,在夜晚的都市叢林中勉力到達太平山纜車站。

說到太平山纜車,無疑是香港行程基本款,車體近似舊金山叮噹車,有別於貓空纜車那種懸吊式車箱,

因此理論上應該是老少咸宜、安全度媲美娃娃車的交通工具,怎知沿著太平山上攀路線陡峭至極,

斜著身子看兩旁高樓不住後退下降,竟感到有點驚險刺激,旁邊的日本客那更是宛如

典型日本綜藝節目出外景般驚呼連連。







乘著晚風來到纜車終點站「凌霄閣」,一路視野隨海拔提升而逐漸放遠,讚嘆也越趨頻繁,

但等到了山頂觀景台遠眺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的維多利亞港景緻,則連讚嘆的餘力也被剝奪,只懂

全神貫注在眼前的璀璨。 仿佛天文課校外教學般,多數遊客包含我在內都十分享受指認大樓的樂趣,

好比左手邊一柱擎天的螢光棒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右手邊妝點銀白燈光的

則是貝聿銘大師操刀的中銀大廈,而一團漆黑的地方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海洋之類的,

跟大家來找碴一樣耐玩,屢試不爽。


秉持著男兒當自強的精神,沒有專業設備只好用顫抖的雙手憑技巧捕捉百萬夜景風采,

果然好好一個百萬夜景被我拍的一文不值。  

常言道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在這個因工具水準不夠而懊惱不已的 moment,
 
我確實感覺到,我醬爆,要爆了








至於凌霄閣本身雖也不錯逛,兼之建築宏偉、手扶梯層層疊疊直達天聽宛如傑克魔豆,

還內含杜莎夫人蠟像館,在捕捉夜景已然應付不暇下只好忍痛割愛不多作探索,

整座凌霄閣功能大概只剩下廁所而已。








延續對香港夜色的眷戀,也或許是因明天即將返台想手動加時,在飯店房間拖拖拖的死不肯闔眼,

但也意外讓我發現我好像住到一個越夜越美麗的地方,畢竟出去買東西都清晨了,還是一堆辣妹站在路邊。







賺了。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