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 Lili 家地毯  隔天卻又是大清早起   軟攤的人生

行程卻是打漆彈。  一路暢行無阻公路狂飆  最快曾到 130 miles
軟癱的現在都清醒了未免太刺激;據說原本有12人與會 但適逢周六早晨

許多人莫名的消失  或許睡過頭或許想宅在家   最後就剩下一行五人而已。

來到一個叫 ALPINE 的地方  號稱聖地牙哥規模最大的漆彈場,但我之前沒打過

也無從比較起 ,而有在開發的場地好像不多 ,以 CS 的角度來看只有三種地圖而已,

生意依舊紅火  看來他也算是有口碑。




遊客概略可分為三種人,   軍事狂  死小鬼   還有路人甲。

軍事狂往往全副武裝  迷彩軍服軍靴全部自備  地形也了然於胸

譬如今天一下午都剛好跟四個軍事狂同隊  儼然是長官級的  

跟全隊講解哪裡是最有利的地點  待會又要怎麼進攻  拍戰爭片嘛  

有種 CS 現實化的感覺  感動的都要飆淚了。

死小鬼則是滿腦 i'm the hero 的 fantasy, 動作都非常扎實,

縮身突進  匍匐前進  仿佛被打到真的會死人  輸了真的會滅國一樣 

國家未來的棟樑哪...  

(至於路人甲大概就是在說我這一夥人了   來此 just for fun

打的很沒章法  射就對了 ;實力的標準差很大 有殺手也有我這隻肥羊。)



好啦在豔陽下等入場等超久,第一場山坡戰雙方比賽搶奪戰場中央的旗幟;

反正入場最低門檻要買 500顆漆彈  射完你厲害  可想而知這是一場亂槍打鳥的鬧劇,

就槍林彈雨比運氣這樣。在迷彩四人組的領軍下   哨聲一下我這隊便沒命的衝出去

完全不管才剛討論完的戰略   四人組也就被這群烏合之眾害死  早早中彈出局。

慘敗後雙方出發地點對調 進行round 2,這次地利明顯好很多   但我很賽一下就掛,

怎知就是有人在我已經舉雙手投降後還射我   超沒良心還中大腿  好大一個瘀青。

才剛開始就已經快累死了   艷陽下戴護目鏡果然有它的操勞阿,

第二場壕溝死鬥   簡言之就是殺光對方就結束   所以囉  亂槍打鳥又更嚴重了; 

這樣看來第三場還稍微有特色一點,在一個山崗上  然後中央有一座小山搶旗,

所以可以看到的演技就更多了,兩邊山壁都爬滿了敢死隊  衝一個掛一個

我則是跟一個老外龜在後方哈拉起來 超打混的  還一邊要裝模作樣說對面有兩個人埋伏

我cover你衝之類的   結果還不清楚自己在幹麼遊戲就結束了,於是round 2

決定一洗頹風當敢死隊  果然達成與敵同歸於盡  不到30秒就出局的宏願。



(最後我們回到壕溝為今天作結,驚訝的發現我子彈剩爆多  

命中注定我要當亂槍王了  可是不管怎樣射子彈還是一樣多---- 

是的我卡彈了  之前都在射心酸的   連卡彈多久都不曉得   逼哀)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