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漆彈晚上就是溫馨的 Joey家庭聚會,是的我又再度扮演亂入的亞洲人。

大體上就跟聖誕節那天差不多   跳針般的 greeting; 既然不是第一次
幹這種無恥的事  心跳也就沒那麼加速了,加上有幾個家人之前在宿舍

已經見過   另外我不是唯一一個外人,今晚就還算心安理得。

來到Joey的故鄉  人口18萬的 Oceanside,

墨西哥的家庭給我的感覺是很豪爽  屋主Joey叔更是豪邁男兒的代表,

牆上有好友藝術家贊助的塗鴉  雙手有帥氣的刺青  看我也乾了一瓶 corona

還興奮的喊 yeah baby; but豪邁其外  仍舊保有一個好父親纖細的內心:

跟我說我家就是你家  但你睡哪裡都行  just not my daughter's room.

科科不虧是經過社會的歷練  竟在我身上嗅出危險的氣息;後來Joey

又秀給我看叔叔家的狼牙棒  真的是狼牙棒喔   說是他叔叔管女兒甚嚴,

帶男生回家的就是狼牙棒伺候哈哈。




明明還不是太晚卻已經爆想睡  不虧是操死人的漆彈。在Joey吹完蠟燭後想說應該

快散會,卻又聽Joey的表弟Nicholas (這個表弟超屌 他就讀的高中 美式足球全加州冠軍,

而他則是當家跑衛   光速蒙面俠~~!!! ) 說墨西哥人party all night,  

好吧我放棄了  十點就跑去睡倉庫 , 隱約中好像被人開門關門很多次   倉庫嘛。 

-----------------------------------------------------------------------------------

意外的還睡滿爽的   uncle 家復歸於平靜  一早醒來一片死寂,

留下不多的人要嘛睡死 要嘛賴床兼呻吟, anyway 早上很居家

除了戶外短暫的走走  就是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既是墨裔的家庭

入境隨俗看墨西哥足球跟墨西哥摔角  摔角的部分滿日式的

選手流行裝扮  帶面具穿戲服的像金剛戰士  身手不俗,

但這樣是要待到啥時呢?  幸虧最後的午餐隨著Joey爸媽的到來有譜了,

我們前往 Oceanside的海港吃海鮮,陽光普照  精神爽朗

medium size 的炸魚更是大的出奇。










嗯,很充實的三天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