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Mon. 2016, Day 3

Inca Trail hiking 豪氣開拔,四下一看以青春肉體為主的 H 校登山團似乎人人成竹在胸,

畢竟課堂上裝逼久了戶外運動也得這般從容、不輕易示弱。 本魯起初雖需仰仗台灣十岳和吉力馬札羅的

登山履歷一副老江湖態度掩飾心中不安,但到登山口前一處平地點收未來四天三夜陪伴我們的百人

挑夫大軍實在是全世界最靠譜的畫面,這才完全鬆懈下來說服自己這趟肯定 piece of cake.







(圖文不符)本日救命餐盒,雞腿、蝦捲還加一顆滷蛋


鐵道標線 82km 處是為步道起點,趁大家還衣裝體面時來一張合照:




perfect weather today,大隊人馬直線縱列不疾不徐前行,長得有點像胡瓜的嚮導屁股後面有我

亦步亦趨,就怕漏聽什麼印加帝國的八卦。 這一帶地貌係為青綠的河谷地形,溪水潺潺、草木鬱鬱蒼蒼,

不時經過當地居民的開心農場也偶爾興起偷菜慾望:











一路走來 so far 沒啥地形起伏,游刃有餘,一會兒在某哨站檢閱護照後從河的左岸跨到右岸正式入場登山。





與父母來自台灣的 E 君都是 Amazon 網購愛好者,不意外撞出兄弟包哥倆好


來到右岸總算開始有爬山的感覺了,階梯、斜坡交替向上,不時記得回望河谷驚嘆大自然的險峻





印加古道除了沿途山明水秀,更厲害是走一走就會莫名遇到厲害的古蹟。 首先來到名為 Llactapata 的

山坡小鎮遺址,Quechua 傳統方言就是 “town on the hill” 的意思,多麼直白的自我介紹,

也反映考古學家對於這處家世神秘的遺址所知甚少,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草率命名。

對於前兩天已接觸不少其他印加遺跡的團友來說,Llactapata 建築構造也很 straightforward 的

遵照農田、民宅、神殿三部分傳統佈局,規模不大不小,沒遺留什麼重大考古發現的部份原因為當年

印加帝王自 Cuzco 敗走古道叢林間、為逃避西班牙人追擊採行焦土戰略怒燒山城,位置隱蔽又沒啥記載的

Llactapata 於是直到 1912 年才終於重見天日:








幾百年不變的還是無憂無慮活在自己世界裡的草泥馬



離開 Llactapata 跨過一條小溪,向右一條小岔路可爬上一座陡峭的小山頭,據信是當年 Llactapata

住民的祈禱聖地。 向前看深谷遼闊、回頭望 Llactapata 躺在半山腰構造完整,當年山城裡耍自閉的

邊緣人相信躲到這裡來畫圈圈時多少都會被眼前的美景療癒一番吧?








欣賞完今天最後的登高望遠後安然抵達營地收工,late lunch 飯罷本擬 call it a day 想不到

嚮導們突然不知從哪變出一顆足球,團友們明明很多人叫喊疲憊的此時竟瞬間腎上腺素勃發、精神抖擻,

平坦的營地就這麼搖身一變成為高山足球場。

是的,累了一天來到海拔超過 2600m 營地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踢,足,球,94 狂也沒有這種狂法,

為了湊咖我這個老弱殘兵也被拖下場瞎攪和,人緣高漲好比唱 KTV 大家搶著邀約的包廂費分母。

也沒啥熱身就開踢了,高海拔如履平地的鐵肺健足南美挑夫菁英們對壘 H 校華爾街金童和管理顧問明星隊,

宛如赤壁之戰的懸殊陣容只能說分隊的人頭殼裝屎;但仔細看 H 校杯具隊其實囊括德國、美國、阿根廷等

各國籍鮮肉,豪華的世足聯軍前五分鐘竟還能跟南美安地斯高山族戰得難分難解,熱血到不行,接著瀟灑崩盤

樂觀迎接大屠殺後這才醒覺應該重新洗牌分隊,後面幾場勢均力敵的好球只能說是血淚交織、與挑夫們

惺惺相惜不打不相識。

(至於本魯一路從前鋒、中場、後衛打到守門員位置大滿貫,目的除了讓自己對隊友的傷害減到最小外也是覺得

 守門員一角移動少適合飯後幫助消化,出包連連的臥底無間道演得我好辛苦,拙劣演技還望隊友們多多肯定。)






我想要是不自己搞自己就不是 H 校了吧?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