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Sat. 2016 (cont.)

離開 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 重返華府,下午接續位於市區西北的 Georgetown 徒步導覽。

有別於華府棋盤方正的國都格局規劃,Georgetown 錯結小巷和鋪石板路的老城區意象一目了然,

原來建城可遠溯至 1750 年,歷史比 1790 年才創立的華府還悠久不少。 雖然 1870 年以降正式併入

華府轄區,喬治城結合老建築、好野人別墅、大學城、和嬉皮街區的地方特色依然活躍,今天行程則從

C&O Canal 參觀起,當年也算大型公共建設的老運河可說跟 Georgetown 一起成長,

但歷經預算不足長度砍半、鐵路運輸興起、河道淤塞等該有的挑戰一個不少,終於在 1938 年退役改為

親水公園,遠看像廢墟其實 hiking trail、遊船、沿線美食、鬼故事等等庶民活力十足,

也許春天來更能體會其真正魅力:






一言以蔽之 Georgetown 導覽精髓,我想就是貴婦看房團吧,而且兼具公宅私宅考察又仔細探勘鄰里環境,

坊間房地產估價搞不好也沒這麼認真。 特色建築之一 Old Stone House 建於 1765 年,是年輕的華府

幾經都更後現存最古老建築,建材顧名思義是石頭,但為啥老城區砍掉重練多次卻獨留這個釘子戶

可是無心插柳---人們訛傳這間 Stone House 是當年 Washington 本人住過的旅館,國父故居當然得

好好維護,事實上只是一間尋常鐘錶店,美麗的誤會保留了眼前這碩果僅存的獨立革命前建築:



特色建築之二 Miss Lydia English’s Seminary School for Girls,來自南方的創辦人 Miss

English 辦學宗旨在教導小姐們如何當個南方莊園淑女,但地處南北戰爭十字路口的 Georgetown

房產往往兩邊易手,本該推廣南方文化的學校結果被北軍強佔改為北方聯合軍醫院堪稱羞辱,另外北軍陣營裡

那美國史上唯一獲得軍隊最高榮譽勳章的女性 Mary Walker Edwards 醫生也偶爾在此看診,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聽夠硬邦邦歷史劇,是時候來點私宅的風花雪月。 古早時在華府 O 街和 P 街一帶有路面電車,現在老電車

停開但歷史感仍在,雍容社區向來更是有錢住戶者眾,而今天第一個八卦由這戶被大樹遮蔽得一臉神秘的豪宅

貢獻,前住戶某俄羅斯駐美大使老當益壯,在 65 歲那年 disco 舞會上把了 15 歲嫩妹,

從此美少女夢工廠般一路贊助提攜修成正果。 豪宅內員外追丫鬟激情不足外人道,後來轉賣前美國國務卿

John Kerry 只能說是洗心革面超展開,硬要打比方我想就是有種夜店改建成寺廟的大破大立吧?




不過提到喬治城第一大戶,非甘迺迪總統莫屬。 在這一戶平均 1.8m~2m 美金房價的天龍國,Kennedy

擁有 7 間房產,土豪捨我其誰,經甘迺迪加持過豪宅轉手又往往翻幾番加值,炒房王也是捨我其誰,

看看這前第一夫人賈姬住過的大坪數 morning house 詢問度不隨時間消退,名人光環似乎比雙捷運交會

更能房價抗跌。



可能因地價真的很貴吧,偶有像眼前這棟房子和房子中間淺藍色小房的超狂加蓋傑作


而整個下午的天龍學區考察行程自當以最高學府作結。 Welcome to Georgetown University,

建於 1789 年是全美最古老的天主教學校,南北戰爭十字路口的地緣關係也反應其學校代表顏色為

象徵北軍的藍和南軍的灰,地標建築尖塔造型的 Healy Hall 也遠遠可以望見:




建築優美的喬治城大學不但歷史悠久,學科和體育兩方面均口碑卓越允文允武,也出產不少知名校友。

最大咖校友我想毫無懸念是 Bill Clinton,演員 Bradley Cooper 則增添校友出路多元性,

兩人共通點我想是男神高顏值。 體育方面,有 Jack the Bulldog 吉祥物護法和假掰拉丁文

“Hoya Saxa" 加油喊聲的校隊群多為美國大學體壇勁旅,當中籃球隊尤其戰績彪炳,Patrick Ewing、

Dikembe Mutombo、Alonzo Mourning、Allen Iverson 信手捻來一堆名人堂巨星

(雖然也有 Roy Hibbert 這種每況愈下的老鼠屎),對校園佔地不大的喬治城大學景仰直如濤濤江水。








不過說起景仰,晚間要來跟好久不見的高中同學林博士見面也是宛如粉絲見面會。

政治大師林博士選了符合華府政治核心地位特色的 Busboys and Poets,小店兼具書店、咖啡店、餐館

功能,更重要是有個小包廂可以給人演講,倡議政治理念和宣導關懷課題,簡言之就是一間有錢憤青咖啡館。

今天可能剛好沒演講檔期的關係小店一派安詳,正宜好友重逢深談,可能隔行如隔山的關係我們都互相覺得

對方很秋,你褒我一句我讚你一句的友情推暖意克服了深秋華府的晚來風急。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