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Sun. 2016

巧遇泰國連休來新加坡投靠郭斌,武吉甘柏社區豪宅住得爽缺卻也閒得慌,一日遊想想拼麻六甲有點太拼

不如走訪馬來西亞邊境城市柔佛新山 (Johor Bahru). 捷運擠擠擠,公車擠擠擠,過境排隊擠擠擠,

大清早有股還沒想清楚就上賊船的起床氣,但跨越新馬國境的征服感無與倫比。







進馬來西亞不久即在 Larkin 車站下車,想想還是得應景跳一段 Locking






Larkin 畢竟邊境大站,吃的不少,這裡點了燴飯和烤餅當早餐填充一下,

眼觀隔壁桌迅猛龍兄弟椰漿飯四手連扒神技反省自身對食物的熱情自嘆不如。

but 來新山可以幹麼? 好問題,急就章請問 TripAdvisor 大神狂推附近 Kuso 錯覺藝術館,

最意外是竟然有 Uber 秒到;到得比營業時間早按電鈴碰碰運氣想不到店家立馬開門營業,

service on request 的概念,隱身荒郊野外老遠走這趟心中槓鈴老師,入口處超不流暢對聯好詩好詩:




所謂 Kuso 錯覺藝術館,就是室內掛滿許多海報道具供人借位拍搞笑照片,小本經營卻是寓教於樂百年樹人,

榮獲地方中學「熱心教育」獎狀乙張:




簡單聽完店家介紹接著就是自嗨時間啦,畢竟借位照這種東西好不好玩全看個人創意,老闆娘於是

一副很擔心我們只是來逛博物館拍畫的樣子,跟班好長一段時間建議我們姿勢怎麼擺,武術指導管到海邊去,

這裡就隨機秀幾張 either 我們自己搞或是被老闆娘強迫 posing 的照片搏君一笑:

本想下腰向駭客任務致敬,但我總是心太軟,腰太硬


本想下腰向駭客任務致敬,但我還是心太軟,腰太硬


驚悚區沙發有洞,營造自己腰斬效果


驚悚區沙發有洞,我腦袋也有


應老闆娘要求,跟車神郭斌共同演繹頂天立地男子漢


我其實也不知道這張圖要表達什麼


惡搞了一陣真要把半天給搞掉了,猛然驚覺要是之後有人問我新山有何特色,而我只能回答有 Kuso 照片

該是多麼悲劇,只得繼續尋找在地特產善盡訪查義務。 幸得剛認識不久大馬觀光大使點提有條陳旭年文化街,

網路云傳統小吃和紀念品、藝廊雲集,實地考察老區三條街卻十室九空,唯一看來生意過得去的就是老字號

錦華茶餐室,因馬幣盤纏沒換很多的關係一道招牌炸榴槤就炸掉我們旅費 1/4,瞬間經濟大恐慌。







錦華一碗椰漿咖哩湯麵外加幾粒檳榔大小炸榴槤兩人均分,可想而知搔不著癢處,幸好老街茶室多媲美林森北。

下一攤華美茶餐室旋即補上海鮮麵,久候不上桌以為料理千錘百鍊其實是店家生產管理掉鏈,另外美祿這種

單純直白的飲料也可以細分美祿、美祿 C、美祿 O 好比新時代羅馬字體不斷推陳出新,好奇心下點了下圖

靠我這側的美祿 C 以及畫面中較遠的美祿 O,非但外觀一樣,我們喝起來感想也是完全沒差,

看來必須要是鐵桿美祿達人才能通過這困難的盲飲測試?









遺憾的是莫名的一天午飯後依然莫名。 想走深度行程因此決定拜會柔佛州秘書處大樓

(Sultan Ibrahim Building)、郵局、柔佛新山 visitor center、Grand Palace Park

一系列景點相當扎實,但上述地點今天要嘛沒開要嘛整修,visitor center 像樣點但偌大蚊子館

解說只有馬來文,寄予厚望的 City Square 則只有某購物中心地下美食街果汁攤消耗了我們幾分鐘,

丑丑丑連五丑。












到了這個地步,深度遊無心插柳降格快閃,新山此時卻一再出包仿佛想留客—想等雨停了再走,等等等 hold

不住了先閃結果硬是找不到回程接駁巴士站,穿越危險小路偶遇兩路人隨地小便+路邊死老鼠屍體和一灘

可疑血水,接著怎麼走怎麼被封路只好穿越更危險的高速公路,最後終於在某工地一中國工程師指示下

辛苦繞達過境大廳,卻又立馬被洶湧人潮潑得內心如墜冰窟。 眼觀現場洪水般的過境客,徬徨,嘶喊,

空氣中有種鐵達尼沈船搶救生圈的絕望,插隊稀鬆平常,防禦插隊當然更要理直氣壯,溫順如我也

只能怒目對視我旁邊這位小哥以示捍衛地盤決心,然後,發現原來插隊的是我,插隊還瞪人我想這就是競爭;

接著發現本來沾沾自喜我這條隊伍 flow 超快結果原來是本地人專用窗口,只好問問隔壁

general access lane 能不能讓我排過去還插到他前面,連損人品三次讓我排隊瞬間從一小時

驟降成 10 分鐘,卻還是在公車關空候一小時,五點到六點黃昏殘夏如火忍受停車場廢氣噪音,

唯一亮點是發現公車票新幣和馬幣標價竟然同價,毫無懸念抓 bug 以馬幣支付的快感多少療癒

就連過完海關又要再換車、然後又要坐哭爸貴計程車趕著赴晚餐約的諸多返航不順。





而回新加坡急如星火,只為與 H 校日本友人成田君飯局已嚴重遲到。

但莫名其妙的一天也幸好有成田君正經飯局登板救援,前陣子大駕泰國這回禮尚往來由我回訪,

相約店名 Hillman 山丘人中國餐館,心想影射我三秋人真是天意其實是「喜臨門」的音譯,

現場看日本客多多果然一問成田君這家是 <地球步方> 狂推名店,尤其招牌紙包雞傳為一絕。

香酥燒烤口感配上豐腴肉汁,紙包雞名不虛傳,我們也因會說中文的關係接管點菜陸續上了

空心菜、豆腐、牛腩煲等家常小物,反客為主,最後以路邊攤暢飲啤酒為這場桃園三結義作結:








今天說充實也可說不充實,說不充實也可說充實。

    文章標籤

    Johor Bahru Malaysia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