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Fri. 2015, Day 8

都說昨晚 Motel Violette 餐廳了得,除優質餐飲內容外另一亮點其實是窗外的稻城風情。

延續法國殖民時代的優良飲食傳統,即使簡單的早餐擺盤也要很假掰,悠閒配上一壺熱茶眼觀農民日出而作,

就是眼角餘光掃到店家鐵籠裡竟然養狐猴不知這樣 ok 不 ok?








前進東北駛向此行最後一個國家公園 Parc National D’Andasibe,途經鵝肝重要產地 Behenjy 鎮

一定要朝聖一下,好比路過宜蘭怎可不嚐鴨賞。 再次感謝法國殖民留下的優良傳統,味美價廉法式料理在

馬國俯拾即是,鵝肝也是俗擱大碗,與主要消費地馬國首府 Antananarivo 距離不遠的衛星城鎮

Behenjy 即為重要產地,午餐直搗食材源頭選了名氣響亮的 Coin du Foie Gras 餐廳,

多說無益前菜馬上先來三大塊鵝肝,奢侈份量非幾個禮拜前法國旅遊往往僅指頭般大小可以相比;

隨後主菜五分熟煎鴨胸佐青胡椒則風格一變有點歐風亞洲風 fusion 料理的豐富內涵,肥美多汁且醬料

兼容滷湯鹹膩與柑橘系調料清爽口感,學貫中西,汪洋大島藉著美味料理精彩述說其多元文化遺風。











行行重行行,連日乘車操練出無比耐心,都太陽下山才抵達 Andasibe 國家公園境內的 Feon'ny Ala

旅舍也不覺辛苦。 “Feon'ny Ala” 意為「森林的歌」,坐落群山密林之間就是一臉森林度假村的派頭,

依山坡修造一排排小屋好像拾級而上等級隨之下降的樣子,看看最下層外觀頗可比美高級 villa

結果只是路過心下「嗯?」了一聲對於不住這裡表示遺憾,扛著行李箱一路往上最後落腳連路燈都一閃一滅的

貧民區,開門一看房間擺設有夠陽春,高處不勝寒,一轉眼人生變奏大演森林的悲歌。






But 重點當然還是不脫馬達加斯加三寶啦,放眼 Parc National D’Andasibe 共 12 種狐猴,

日行夜行各六種,今晚天氣好陣仗大嚮導們精銳盡出帶著各路旅客闖蕩厄夜叢林,一片漆黑中目擊難度

可比活捉金探子---頭獎愛吃藍莓好萌的 Goodman's Mouse Lemur 僅 45g 重簡直天竺鼠,

夜風拂過樹梢一片沙沙聲後往往就是各路嚮導號稱發現目標接者殺進林中一陣大亂鬥根本聽聲辨位,

或指著遠方似有似無好比簡報用雷射筆的小紅亮點說是狐猴的眼睛,與嚮導們銳利的火眼金睛在夜空下

深情對望惺惺相惜,惹得我們眾看客盲目跟隨一頭霧水,今天如果演穿越劇我想優秀的嚮導們

應該也會是第一個在官府裡高喊有刺客的一群人吧。



餘光隱約掃到遠方樹上有不明生物 fade away 下台一鞠躬,嚮導大嘆一聲那是重約 500g 的

Furry Eared Dwarf Lemur 鑽進樹洞裡,來不及拍照感覺比我還遺憾。

但忙碌整晚並非一無所獲! 總算看到樹上毛絨絨一球 Woolly Lemur,重約 1KG 算是大型狐猴,

睜大水汪汪紅眼睛裝無辜功力跟史瑞克的鞋貓不相上下,感謝你媽把你養這麼大讓我不難發現。




幸好比起行蹤詭魅的夜行狐猴,變色龍就顯得高調許多。 這個公園差不多 7 種變色龍吧,

首先看到頭上長角通體碧綠的 Lucifer Chameleon 有種「難怪你叫做 Lucifer Chameleon」的感覺:





又見 Short-nosed Chameleon,但我把你忘了只好再聽嚮導介紹一遍




Short-horned Chameleon,跟前幾天夜遊 Ranomafana 公園和今晚捕獲的品種實在看不出有啥差別,

讓我想起有時候把我照片跟金城武擺在一起也有這種分不清誰是誰的困擾



一次網羅狐猴變色龍兩寶打卡收工,凱歸森林木屋心滿意足。 深夜食堂豪華升級,這回菜單又見

fushion 料理,pork / eel stew 另類海陸全餐演出完美,尤其滷豬肉部分像極台灣口味實在令人驚嘆,

內心瞬間響起家鄉巷口焢肉便當的召喚...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