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Thu. 2010

號稱八點半起床  對已處中年危機的大家來說不可謂不精實,

可惜大部分人早早放棄繼續賴床  我卻很準時,印證認真就輸了的老話。

扭捏了一陣終於出發,開始了充滿認路  認錯路  問路  迴轉  相遇又錯過  

錯過又相遇的一天,在雨中迂迴倒也浪漫,就連享受早安晨之美想吃美而美

也是差點迷失。 奇怪的是,南州火車站無甚特別之處,卻引人駐足許久瘋狂外拍,

到頭來去第一站南州糖廠還是靠開車不是坐火車,使得南州火車站在本次旅行中

角色定位尷尬,不過起碼我還知道他名字,待遇好過昨晚的涼亭。



 
來到糖廠主要是為了控窯,但看到投籃機不免技癢,意外的是水準一向在 5、60 分的我

以 157 分輕鬆破台(可見這裡記錄天天歸零),反觀王彥康先生和盧芝蕙小姐揚言有一場大戰

結果是 40 50 伯仲之間在比爛,果然我應該要更有自信一點!



初聞「控窯」一詞讓我以為來到鶯歌捏陶了,

腦中閃過第六感生死戀的畫面,原來是指類似烤番薯那樣的燒烤方式。

論料理效率不如烤肉  更遠不及燒肉吃到飽餐廳,顯然控窯主要是享受堆土生火過程中

大家共患難  你儂我儂的樂趣,可惜冷雨濕透了土壤,被無名阿伯放話  

看衰我們即使花4個鐘頭也煮不熟食物,大家也就很沒抗壓性的放棄,

直接雨中漫步欣賞糖廠景致,感想是跟我老家光復糖廠很大雷同,都有鯉魚池,

就好比去墾丁跟綠島都能買到 "幹!xx的天氣好熱"的 T-shirt,地名自己代換就好一樣的似曾相似。

不同的是,這裡有牛車坐鎮,但我想牠一定很莫名其妙吧,都虎年了怎麼還是我在粉墨登台?







走在園中廢棄鐵路旁,眼望花團錦簇 雨打梨花,耳邊響起火車呼嘯而過,慶幸車長沒開錯路

朝我們駛來。

天公不作美  使地陪盧小姐面有憂色,三個雨備分別是  盧府  神秘地陪孫賢晉府 以及KTV,

橫豎必須先吃飽飯再作打算,一行人便往東港覓食,看到麥當勞就會挖~有麥當勞  肯德基就會挖~有肯德基

我家牛排就挖~有我家牛排的讚嘆,結果是吃名叫大上海的涮涮鍋  搭配神秘點心肉稞,腦裡則迴響

大上海涮涮鍋的主題曲 (假連結在此: www.youtube.com/da-shang-hai)。  我點的鴨血鍋用料扎實,

廚師還是型男  長的像阿凡達裡的楚泰,美中不足是店裡飲料都豪洨,說是紅茶其實是葡萄汁,

說是柳橙汁結果是百香果,真想不到離開了都市還是免不了被騙,有感人情冷暖。








突然奇蹟似的放晴,關鍵行程大鵬灣得以順利進行,老天總算待我不薄。  

大鵬灣遊樂區,簡單說就是一個關卡之間距離超遠的大地遊戲吧,大到有小火車接駁,

但幅員過於遼闊顯得荒地處處,適逢春節人潮勉強可以支持園遊會的氣氛,還有財神應景出來晃兩圈,

就不知道平常日這裡是多麼蕭條了。





基本上大鵬灣指的是東港和林邊之間的大潟湖,遊湖行程自然不可少,仿佛重溫泰國畢旅那樣

搭上了遊艇,差別在這次有導遊講些風花雪月,包含岸上的飛機模型花了 3000萬這種不願面對的真相,

另外駕駛也溫和許多 船過水無痕 不比當年乘風破浪。 (也許因為這樣,

救生衣只是桌上放一堆擺好看而已。)  




遊湖的重頭戲就是參訪湖中的 ㄎㄎ 島。 根據不負責任的 vikipedia 指出,

ㄎㄎ島由人們吃剩的蚵殼構成一個環狀島嶼,中心一個小池塘可供大家打水飄,

島上更有豐富的海帶可供大家玩最名符其實的海帶拳,甚至連瓶中信都有簡直電影情節。







    
回岸上面對眾多遊樂設施,我是有點懶的,只想吃烤魷魚,另外有一組叫做「花與彥」的駐唱團體

實力高強,初看以為是男子二重唱  後來才知是一男一女。 懶洋洋的我放棄了看了就頭昏的太空球,

但就算是有參與的關卡也全部出包,如果今天真的是大地遊戲,那我一定丑一丑二丑三丑到無限大:

越野沙灘車完全失控,只覺得龍頭好重 想轉彎都以撞牆收場,反觀薛博文游刃有餘  瀟灑過彎;

手划船划到天荒地老仍在原地打轉,反觀王彥康 duo.謝翔宇都要到小琉球了,金金金 duo.林芷寧

天鵝船亦相當優雅,划到遙遠的浪漫星河 殊不知孤身划水的我只想大喊 wilson。







再度回到岸上,也再度步入電玩間的溫柔鄉,我也終於在夾娃娃機得到今天唯一的收穫,只花20元

就入手一隻可愛的拜年小老虎。 (因為太可愛想抓第2隻,結果花了100元還是沒有中獎)

與此同時,薛博文奮戰北斗神拳,正與南斗水鳥拳打得火熱。 一時技癢我也下海,

可是識人不明對手選到拳王拉歐,一聽到機台旁白說 "he's the god" 時就知道不妙  抽身卻已不及,

才與拳王初次見面 他老人家就一次出六拳當作見面禮,怔了一下我就被 KO 了,這就跟大三時電玩大賽  

格鬥遊戲開打 2 秒馬上掉落懸崖一般悵惘,反觀旁邊一個類似太鼓達人的按鍵遊戲  某路人甲十指翻飛,

不禁深深體認電玩的專業性  隔行如隔山。






操勞了一天回到東港,舉行令人期待的盧爸海鮮宴。  其實我很不專業的,不太能分辨東港海鮮

比別的地方好在哪裡,只知道吃的好爽  爽翻天,還順便上了一堂 discovery 認識海生動物課程,

例如與不能說出名字的那個魚還有彈牙的無目鰻相見歡,只知道今晚進補的能量肯定是

支應今天活動有餘,加上過年連日來餵豬般的荒唐行徑,原想未來有一番艱苦的甩肉戰役卻反而有點削瘦,

果然我是有點憔悴了吧...




飯後散步東隆宮,夜色下更顯金碧輝煌,旁邊一間小廟更赫然題著「溫府千歲」大字,

讓我沒來由的感到榮寵。  進一步參觀廟宇氣勢恢宏,神明前的心願不可明說;

與薛博文陷入漫畫智慧王 pk 僵局,抬頭欲瞻仰神明儀容,卻看到滯留屋頂的派大星。





採買鮪魚鬆、萬丹蒸餃、阿國臭豆腐後滿載而歸,過程重演認路  認錯路  問路  迴轉  相遇又錯過  

錯過又相遇的戲碼,傳說中的烏龍派出所更如百慕達三角洲般遍尋不獲,簡直返家十萬里。

因此,當真的回到盧府,感動自不待言,殊不知今晚的私密行程就是感人的真情指數!!

個案是個缺乏自我認同、嚮往戀愛卻百般碰壁的 loser,玩完富饒之城 board game,

緊接著在通鋪齊聚一堂進入他的內心世界。



 

其實呢,在讚嘆大家都這麼有故事性、兼之才氣縱橫對人情有獨到見解之餘,

我想當下他一定有感到被關愛包圍的幸福;但解鈴還須繫鈴人,對他而言唯一的解藥還是心態調適吧。



 
Hope he'll find his way.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