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Wed. 2010

車過枋寮,沒有肥肥的甘蔗肥肥的雨,倒是幾日來的陰雨難得放晴,

忽然一個右轉最鹹最鹹,劈面撲過來那海更在陽光照射下把我閃瞎,

正是我飽受閃光霸凌的人生寫照。

時間上的巧合,抑或是命運的糾葛,從瑞穗南下與諸君會合的我錯過了許多

生命中的美麗時刻,包含丹丹漢堡和潮州的燒冷冰,以及見證盧家小弟

自強褓中踏出人生的第一步,無限惋惜中買了一條10元的香腸療傷,

心想真是便宜卻也想起午餐也有吃香腸,這大概就是所謂的 dejavu 吧?


長途車駛過青青的平原,在派出所迎接我的是笑容可掬的盧爸,

但直奔釣蝦場後迎接我的是一張張落寞的 poker face,傷心只為努力一下午掛零的魚獲,

幸好有盧爸的魚網殺法讓我的「晚到等著吃烤蝦」計劃不至於因眾釣客學藝不精受阻,

就可惜剛看完第九禁區,讓我吃蝦的滿足度嚴重下滑。





採買完後來到盧家大院,是一間除了缺少看門犬賽博拉斯外 已沒甚麼好要求的豪宅,

緊鄰歐風別墅只能說物以類聚  跟竹科沒兩樣,但想必主人的好客評比是盧家大勝了:

看那一桌名為粗茶淡飯的滿漢全席,烏魚子 煮花枝 炸花枝 藥膳蝦 萬巒豬腳 臘肉

就連高麗菜跟大陸妹都是平凡中見偉大,分量也是黃金傳說等級,原以為清盤了

從廚房過個水回來又是滿滿一鍋  外加酒促小姐衛生紙促小姐齊備,

讓定位這次旅程為療傷之旅的我備感溫馨,仿佛全球暖化只是電腦特效,2012年也只是讓我

虛長一歲絕非世界末日。


溫情指數持續增溫,飯後來到充滿壁虎屎的涼亭談心,事實上是為了幫謝翔宇先生慶生,

但因為盧芝蕙在就變成夜遊,可說是一魚兩吃 一舉兩得,接著又因為現場充滿壁虎屎

回到盧府吃蛋糕,十幾個人來匆匆去匆匆開燈關燈與快閃無異,使得涼亭在本次旅行中

角色定位尷尬,冗餘媲美汁男,我甚至連它叫甚麼名字都不知道。


不過蛋糕確實好吃。 依稀是伯爵紅茶口味吧,還是半糖去冰的,壽星謝先生也獻上來自義大利的

火柴盒答謝眾看倌。 心中下雨,我選擇了下雨的翡冷翠,接著延續我陰鬱的性格談論工作與人生的徬徨,

有別餐桌搓麻將傳來殺聲震震,去跟盧小姐要剪刀指甲刀吹風機還被當瘟神一般嫌棄,

就連企圖玩實況野球消遣一下,也在難度入門等級被 1比11 震撼教育  電腦還0出局,

洗澡也冷到奶頭縮水,從巴掌大變葡萄乾,看來只有盧府招待的黑珍珠蓮霧能給我些許慰藉。

(雖然我後來才知道他不是普通蓮霧,而是傳說中的神祕蓮霧)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