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 Sun. 2014

人生第一次踏上烏干達的土地,陽光燦爛、心情閑散,享受沿著維多利亞湖行車棕櫚樹樹影搖曳的

度假氣息,一下機直奔首府 Kampala 竟是馬不停蹄先亂入某台商的飯局。

此午餐飯局主旨為宴請當地台灣志工,一桌豐盛的中台菜撫慰了在場食宿條件大多困苦的年輕志工們,

台商林大哥沒料到的是這桌菜也感動了我,不知在湊熱鬧陪哭個甚麼意思,但畢竟我廚藝杯具怎預期到

能在烏干達吃到春捲和牛肉麵呢?








一日遊選擇不多,飽餐後把握時間先行告退,拉車前往 Kampala 東北的 Jinja 市一探尼羅河源頭。

(其實技術上來說,由白尼羅河和藍尼羅河兩條河匯流而成的尼羅河自然也有兩個源頭,今天拜訪的是

 白尼羅河之源,而位於衣索比亞境內的 Lake Tana 則是藍尼羅河源頭)

一路顛簸,才剛誇獎完 Kampala 市容相當先進馬上就讓我看到鄉村的原始,不知不覺來到一個有不少

攤販聚集的渡口表示我們到了,神秘的是竟然有甘地雕像,看了解說才知道聖雄當年交代後人把他的骨灰

分拆灑往幾個不同地點,尼羅河正是其中之一,偉人的浪漫見微知著。









白尼羅河源頭如何親近? 租艘船駛向河心,然後在一個寫著 "The Source of R.Nile" 的告示牌下

打卡交差即可,費用倒是各憑本事,我與新銳非洲一哥 Lawrence 兩人眉頭一皺支支吾吾扣著零錢裝窮

甚麼都用上了,最後兩人從共 25 萬烏干達先令下殺 18 萬九千成交,小殺怡情,與還在念觀光系的

女導覽接著溫馨上路。 小艇沒啥氣勢的在白尼羅河上航行,兩岸景色沒啥突出,倒是此地號稱鳥類天堂

時有水鳥劃過天際,幾座沙洲也棲滿鳥群和堆積滿滿鳥糞,染白了一地隨風飄來一陣惡臭正是野性的呼喚。









河中來回繞了幾下總算要登島啦,但說是島充其量只是兩三間草屋佔據的小沙洲,幾團遊客輪流登場離場,

為的是沙洲前淺灘赤足涉水一段來到標示尼羅河正源的鐵牌,一切都是虛榮。

而周圍水域隱約可見冒泡即是地下湧泉的特徵了,白尼羅河水體 30% 就是仰賴這汪湧泉,

配上 70% 向同一水域的維多利亞湖取水匯集成河,從此奔流向北與藍尼羅河合體後成為尼羅河,

溯源行程的高潮原來就是這樣輕描淡寫。









但講起來很空虛,赤足涉水那段走在布滿碎石的河床上還是很需要 effort 的,直比走健康步道的銷魂感

看來是要提醒我回去必須注意身體了。






    文章標籤

    Jinja Uganda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