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Sun. 2011---向成年致敬(終章)

日本行倏忽來到最後一天,思考了一下附近名勝還有個上野公園從未去過,  

就奮勇起了大早來個清晨散步。 幅員頗廣的上野公園周邊設施不少,神社 動物園 美術館的相當齊全,

是十分理想的親子同遊場所,也是賞櫻名所,不過今天或許是太早來了的關係感覺人煙滿稀少,

比起踏青民眾反而遊民還似乎多些。













提到上野公園必看名物,首推牽著愛犬的西鄉隆盛雕像。 這位看起來有點像補教名師賴世雄的

明治維新重要推手至今仍深受日本人愛戴,雕像底座斗大「敬天愛人」題字扼要歸結了西鄉氏

行走一世的信念,縱使最後人生以悲劇收場,生前秉持大公的行事準則成功使日本邁入新時代,

貢獻無庸置疑。




事實上不只上野公園,整個上野淺草地區對我而言竟都是處女地,實在不像是一個來日本已經 5 次的人

該有的版圖樣貌。 為填補這個缺憾,我與最後一位地陪荒谷君相偕淺草觀光,在成功從有些複雜的地鐵世界

重見天日後眼前站著頭髮剪短、體格壯碩許多的荒谷君,多年不見如今以真男人的型態重新與我相見。

向成年致敬吧!  當年舉手投足不脫稚氣的荒谷君,也在每天 NTT 上班到凌晨一點的淬煉下長大了,

不過小弟情節仍偶然散發 不時點提說我可以當他大哥,看來我也是有給別人靠山般印象的一天呢。




重逢是那麼的喜悅,但淺草之於東京人不但超級不新鮮,甚至有些因過多的觀光客多年荼毒變成一個

能閃則閃的地帶。 捨命陪君子的荒谷君不但大清早起從我以為很近,其實離東京相當遠的群馬縣開車前來,

接著因停車不易把車停在很遠的地方再走半小時過來,現在又拿出手機拍照一起跟我裝觀光客,  

難道這就是男人的情義嗎?  不禁想高唱魁男塾塾歌並留下鐵血的熱淚。

懷著熱情一步步走進淺草寺正殿,不可免俗又要求一支幸運籤,原本想來到貴寶地一定要像搖珍珠奶茶般

大搖特搖,結果才剛拿起籤筒就有一支籤很普通很沒存在感很沒氣勢的掉出來了,令人錯愕無以名狀之餘

還換來荒谷君一聲噗哧大笑,但天意本就難測,今天老天既然賜我一個超不起眼的開場,

達觀點欣然接受就是,展開籤詩赫然發現是「第48小吉」。

48!  AKB48! what a lucky number!  

命中注定的 48!

這下子我完全能感到上天的用心了,但不知同時間上天有甚麼任務要交付給我呢?

低頭一看「見祿隔前溪  勞心休更迷  一朝逢好渡  鸞鳳入雲飛」四句籤詩,

心下只納悶廟方寫這甚麼火星文是想跟誰結緣呢?  還是老話一句天意難測!










淺草心願既了,突然有種接下來不知要幹啥的空虛感,殊不知接下來正要展開兩個大男人的奇妙旅程,

竟是一座類似兒童樂園的花やしき主題樂園。 (官網:http://www.hanayashiki.net/)

這座超悠久的主題樂園早於西元 1853 年創業,比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還早了 7 年,

發展到現在當然已導入許多高科技器材,雲霄飛車自由落體的頗齊全,但設在淺草老街坊不免腹地受限,

任何遊樂器材和造景都是袖珍版的,從這頭走到那頭亦不費吹灰之力,整體而言散發小巧復古又親民的

合家歡溫馨氣息。

不難想像,既是這樣一個適宜扶老攜幼、屬於家庭的場子,我們兩個大男人的存在會有多麼突兀,

如今也只得把心一橫徹底融入徹底 enjoy:

第一站雲霄飛車航程相當短,看似在來不及害怕的情況下就會結束,只好集中能量把握有限的旅程盡情尖叫,

第二站鬼屋更是兩個大男人塞進超小的列車緩緩駛進幽暗的鬼屋場景,也許是我比較膽小的關係

感覺氣氛還挺懸疑,但比起來我對於「現在這是甚麼狀況」感到更害怕,畢竟列車實在是卡超緊,

兩個身高 180 的男人已到了屁屁相連到天邊的緊實程度,著實尷尬,列車偶爾繞出鬼屋重新接觸

外面世界的時候還得應付來自旁觀小朋友懷疑與不可置信的驚懼眼神更是難熬,不過對於愛幹蠢事的我而言

倒是正中下懷,全程哈哈大笑又害怕又喜悅差點就要精神分裂。

第三站也是這趟小小遊覽的最後一站自由落體,雖說是袖珍版高度普普,大概是膽量隨年紀增長逐年下滑的

關係竟然覺得挺恐怖的,即使眼前包含接近完工的天空樹等高樓 view 不錯也沒有餘裕欣賞,

幾秒的記憶斷層加上鬼吼後我又回到了地面,safe and sound.

(幸好花やしき有個觀景台滿優,在上面飽覽東京市容也算彌補我在自由落體上方沒啥觀景的遺憾)












出園後在淺草老街和隅田川岸邊綠地走逛了一陣,終於來到了我總是很期待的吃飯時間。

這趟日本行的最後一餐,自然要選擇淺草名產天婦羅蓋飯,由於行前似乎有做功課又仿佛沒做功課,

對於名店不那麼執著,就樂於接受在地人荒谷君的推薦,來到荒谷君號稱從小吃到大品質有保證的尾張屋

兩條充滿霸氣的炸蝦佔據了我所有的視線和心思,與它對話更是無比愉悅,不時傳來「吃我吧我很好吃」的

邀請函,引人旋即一口吃下,扎實肉質口感立刻襲來,鮮甜醬料更使美味升級直教人無法抵擋,

幾乎就要被這股大力釘到牆上去。  








好吃! 除了這個形容詞再沒有別的廢話! 甚至都到了要離別趕飛機的時刻都還在掛念著好吃,

搞得向來感性的我這回似乎異常瀟灑,一方面也是覺得來日本很容易、再見不難吧,

就這麼和我當初去美國時第一個日本友人荒谷君約定 i'll be back,自顧返台去不多留連,

畢竟明天這個時候我就要在新公司報到上班呢,拚哥捨我其誰!

----------------------------------------------------------------------

身處羽田機場觀看飛機起飛降落 降落起飛,應該穿鑿附會的去聯想日本的國運起落嗎?

一場世紀強震無疑的將長遠影響日本社會,短期來看節電正是最明顯的全民運動,更意外成為這趟旅程

無法忽視的觀察標的。 看看減班的電車、遭封印或無法全速運轉的電梯、電車內螢幕天天統計當日地方

用電量、全力放送教導節電撇步的電視節目,甚至政府方面鼓勵國人出國度假以減少國內電力消耗等

幾乎是無所不用其極。 不再璀璨的夜景、少的離奇的觀光客,不管是用新奇或是同情或是怎樣的情緒

去看待,此時的日本都是非常特別,或許比起戰後的蕭條並非空前,卻衷心希望這樣的災難將是絕後,

而我則親身體驗了這段僅有的獨特旅程。







祝福日本在 AKB 的帶領下早日走出地震陰霾,連同衝破失落 10 年的發展停滯,再造經濟奇蹟!


                                                                                                      ~FIN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