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戎寺 + 巴普昂寺

歷經一番波折後與誤以為我們已經離開,所以自己先從小吳哥出來的 Kaden 歡喜重逢,

吃完不怎麼樣的午餐後繼續下午的行程。 日正當中,我們回到大吳哥城,首先再度看到

吳哥遺跡群中十分常見的城門,門前參道的欄杆造型為善神與阿修羅分立兩側並且拔蘿蔔似的抓著蛇神那迦,

當年疑似有軍事間諜任務在身、由元朝派遣來古國真臘(即今柬埔寨)的周達觀曾於其著作《真臘風土記》的

「城郭」章節中,有如下生動描述:「城之外巨濠,濠之上通衢大道,橋之兩傍各有石神五十四枚,

如石將軍之狀,甚巨而獰,五門皆相似。橋之欄皆石為之,鑿為蛇形,蛇皆七頭,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

有不容其走逸之勢。」

細觀石將軍雕像仍保存良好,表情劍眉戟張、神威凜凜,再度令人嘆服當年吳哥高度的工藝水準。






巴戎寺 (Bayon)

大吳哥城中瓊樓玉宇甚藩,皇宮、鬥象台、十二生肖塔等皆有一遊價值,彼此以開通數百年的馳道相連,

當中位於大吳哥城中央、主幹道十字交會處的巴戎寺,無疑是地位最崇高的建築物之一。

選在這樣的位置建廟,即象徵宇宙中心須彌神山,幹線道路象徵從須彌山通往世界的道路、

城壁代表喜瑪拉雅山靈峰,環繞城壁的護城河則象徵大海,雖無一不是按照印度教信仰邏輯所作的巧妙安排,

巴戎寺賴以成名的卻是散布在中央祠堂與眾多尖塔頂部 共超過50面的四面佛雕刻,

改信大乘佛教的建造者闍耶跋摩七世 (Jayavarman) 看來為這座自己的陵寢添加了濃厚的佛教色彩。






遠看要倒不倒的巴戎寺幸好關鍵的佛頭雕像保存尚稱健全,但書上寫每張佛像表情皆具微妙差異,

對我來說卻實在難以辨認,寺廟動線又不太明確,讓我有種怎麼走都像在原地打轉的感覺,

always看到同一張臉看到後來有點害怕起來,頗有奇門遁甲懾人心魄的神秘力量,

又像是恐怖片中常常發生兇殺案的嘉年華會鏡子屋場景中,怎麼走都脫離不了殺人兇手,

最後只好任由他從鏡子裡跳出來給你一刀那樣無奈。










唯獨一張笑臉格外醒目,靜謐的笑即時鎮定我心中的不安,正是一張稱為「微笑高棉」的佛臉,

其招牌笑容灑脫笑看紅塵滾滾潮起潮落數百年,論地位論知名度都遠超也很愛微笑的蕭萬長,

直到今日仍是無數旅人尋求心靈祥和的一尊偶像,與之對望頗能感染其安和氛圍 臉上亦泛微笑一抹。

那誰會是那笑的特別奇怪、破壞這一派和諧的人呢?  我。










巴普昂寺 (Baphuon)

一笑治百病,一笑解千愁,看完巴戎寺後今天再無重量級行程,心中無所掛懷漫步大吳哥城中

隨機走訪名勝古蹟,不自覺的來到巴普昂寺。

金字塔構造的巴普昂寺,因年久失修輪廓有些模糊,部分建物遠看與一片土堆相去不遠,主要是因為

1960年代欲重建巴普昂寺的法國團隊,曾將部分建築拆散再將石塊編號以利日後重組,

無奈歷經其後柬埔寨長達20年的內戰,非但方興未艾的整修作業嘎然而止,之前的石塊編序也佚失,

建材就這麼四散著躺了這許久,至今仍找不到回家的路。

不過相較主體建築重建尚在進行式,巴普昂寺特色所在的寺前參道已頗能再現昔日風華:

長達200公尺的參道,一路以並列4排的裝飾圓柱架高離地2公尺,上方並鋪上石板好比走秀伸展台,

當年是否還有紅毯就不得而知了。  











走一走發現地上有一顆野生芒果,黃澄澄的透著誘人香氣讓我忍不住咬一口,結果是酸到使人臉孔糾結。  

事後想想我還滿有種的,畢竟好像有種劇毒果實跟芒果長的很像,沒誤食只能大呼幸運,連日來看了這麼多

神佛看來是有拜有保庇。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