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Tue. 2011---變身塔+高布斯濱

從19世紀法國探險家 Henri Mouhot 遵照元朝周達觀所寫《真臘風土記》內容循線追索,

致使古城風華得以再現就是一頁傳奇的吳哥遺跡群,每年慕名前來遊客多不勝數,

身邊許多人也都體驗過 對於隔沒多久就要舊地重遊興趣缺缺,這回找旅伴的過程可說是屢屢碰壁。

雖在最後關頭仍在背包客棧找到幾名共遊候選人,為分散風險胡亂搭訕孤身旅客便詢問西方人 A 今明兩天行程,

得到「plan to travel by myself」的打槍答案,正想失望的蹲在角落畫圈圈之際瞥見一張台灣臉東張西望,

正是連絡碰面事宜一波三折的 Matt 大哥。  接頭過程意外順利,連早餐也是有蛋有麵包有飲料頗齊全,

(沒錯,一晚只要10美金的旅館還有附這麼像樣的早餐),最棒的是筆電安穩的回到我手中,一切幸運都仿佛

指向一個美好的古蹟巡禮,令人渾忘烤人的烈日。






與自稱這行已經幹十年、長的像 Allen Iverson 的嘟嘟車司機握手招呼後,首先前往購買入場卷。

入場卷分單日、三日、七日 3種等級,為了避免多人共用 需要幫你拍照以完成客製化程序,遠遠看去

一個個面對鏡頭等進場的遊客就跟入獄服刑前要先留檔案沒兩樣,好處是時間過了門票不會收回,

因此將成為一個附有你美美照片、獨一無二的最棒紀念品。


吳哥遺跡阿,我來晚了,但我將更努力品味你的魅力!



變身塔 (Pre Rup)

相同的嘟嘟車兜風、相同的快意馳騁鄉間道路,遙遙望見大小吳哥的雄偉氣度卻是留待明日,

今天先從郊外遺跡逛起也算是倒吃甘蔗,本人的吳哥文化遺產初體驗獻給了變身塔。

西元961年由當時吳哥王朝君王拉堅德拉跋摩 (Rajendravarman) 所修建的變身塔作用雖不明確,

從有限的考古實據與「變身」之名發想,應為已屆晚年的老國王自知時日無多,修建此處國廟提供後世

為即將變身為神、人神合一後的自己一個祭祀崇拜的地方。 從建築格局觀察,布局方正的變身塔層層堆疊向上,

最上層遠看安有3座金字塔,近看才知原有5座,4座較低矮者分鎮4角落,簇擁中央最高塔樓內有供佛數尊

象徵印度教須彌神山,整體而言為十分典型的印度教建築,從國王相信有變身階段這回事的宇宙觀亦可察知

印度教輪迴史觀的若干形跡。  









在眾多吳哥藝術瑰寶的激烈競爭下不算特別有人氣的變身塔,仍因其修建年代處於由早期吳哥建築著重土磚

轉換為岩石建材的過渡時期而有其特色。 因為過渡,多處可見土磚和岩石混用情事,紅磚之上所覆蓋灰泥  

已具精緻雕刻雛形,可從中略窺更晚期建造的吳哥寺(小吳哥)和女皇宮其繁複精細的雕刻傑作開端,某方面來講

變身塔確有居吳哥藝術發展長河中承先啟後要角的功勞,無心插柳作為我吳哥巡禮的第一站倒也十分洽當。

保存狀況不是太好的變身塔看點頗集中,除了因陀螺大神身騎三頭三鼻神象門塔浮雕之外就是型態各異的女神像,

包含傳說為印度教另一大神毗濕奴神的妻子拉克西米喬裝而成、具野豬面貌的蒂娃妲女神,    

另一尊擁有4張臉的蒂娃妲女神雕像則據信為梵天神之妻薩羅斯瓦蒂。

(在那邊以幾句破爛日文協助照相嚇嚇日本客讓我得到意外的消遣,可惜我操作相機不太靈便

 讓日本女生 A 擺姿勢擺了久久久 久到自己都冏起來問我好了沒)









高布斯濱 (Kbal Spean)

幸運的在大量觀光客湧現前早一步離開變身塔,下一站前往貫穿吳哥城區暹粒河的發源地高布斯濱山。

流量頗可觀的暹粒河在深山地方尚處涓涓細流狀態,當中有段約長200公尺的河道布滿以河床和岩石鑿成的雕刻,

在寺廟宮室眾多的吳哥遺跡群中堪稱十分特別的藝術形式。

雖說是深山,高布斯濱山本身高度不過 1,000 公尺左右,且林木屏蔽週密 涼風徐徐,爬起來負擔還可以,

風景卻不因其地勢親民而遜色,不但處處可見老樹盤根高度直拔雲霄,據傳吳哥都城建築石材也採自於此,

多石地形的莊嚴持重亦成為另一個觀景意象。







爬上幾段險峻的階梯後終於來到擠滿遊客的水中浮雕區域,首先映入眼簾的是4隻手分持日輪 蓮花 海螺 寶劍

4樣法器的毗濕奴神浮雕,為主掌生殖之神,將其鐫刻河床上取其神靈徜徉水中、把生命散布四方之意,頗有將
 
暹粒河源頭轉化為生命源頭,帶著神的祝福川流入世,護佑國運昌盛、人世繁衍生生不息的深刻意涵。

另外,仿佛嫌毗濕奴神法海不夠浩瀚,象徵陽具的「林迦」圓形符號和象徵女性陰部的「優尼」方形基座遍布河道,

生殖能力 turbo 升級,確保這條生命源流長長久久,原始的陽具崇拜在此組成重要的信仰成分。











從河床最上端一路走下來,毗濕奴神法像曝光度最高,順著旅遊書按圖索驥亦可找到濕婆神與妻子烏瑪

騎著神牛南迪前往舉行婚禮的浮雕畫面,以及傳說中解救飲下毒水婆羅門僧的神秘青蛙的雕像,

不管遠看近看都很像忍者龜,顯見數百年前龜蛙本一家。

順著法國觀光客不斷 "Ah~ Ah~ Ah~"的嘆息,我們也成功當了 free rider 藉由他的導遊小姐手指方向

辨認了一些不易被人發現的小塗鴉小雕刻,最後往下走到一個小瀑布旁清靜清靜,

雖逢枯水期水量蓮蓬頭似的小的可以,在這神山之中自有其意境,片刻消暑更是十分暢快。














願我也能生殖能力 turbo 升級 長長久久(誤)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