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Sun. 2010

睡眠品質0、疲勞滿點的凌晨兩點鐘  眾人在2度C的酷寒中掙扎起身,

目標則是雪山主峰的日出。



簡單用過早餐 發現昨晚的廚餘未入菜頗感欣慰,以「自我催眠身體狀態超級」武裝心情後,

暗夜裡徐行向遠端,繁星在上,困阨在前,對付喪志的良方就是放空,當自己在夢遊只是玩的比較大而已,

果然一轉悠就到了第一個休息點厄夜叢林。 好個厄夜叢林,寒氣森森不說  團員紀先生亦出現身體不適現象,

怪異現象害我全身都濕了,寒風吹襲下都分不清是冷汗還是一路跋涉的熱血結晶。

不過摸黑爬山說實在滿沒樂趣的,算是為了後續景點必要的犧牲與投資,且隨海拔提高氣溫也是直直落,

昨天已散見多處冰屑,現在則是大方的東一片西一片  刨冰似的覆蓋在裸露的岩地以及垂掛在植物的枝椏上,

在一片漆黑中成為溼滑的失足陷阱,只得彼此互相提醒小心,上坡下坡也手攜手心連心,正所謂患難見真情。





天空微泛魚肚白,無法即時登頂目睹日出瞬間的急迫感令人焦躁,但自通過圈谷地帶後,

最後短短幾百公尺的步道難度竟是驟升,不完整的路面布滿碎石與薄冰,欲加速也不可得,

果然一回神左手已是一片艷紅,只好先暫時在一個小觀景台湊合湊合欣賞,再長嘆一聲姑且把日出當作是一段過程,  

打定主意就算沒有在雪山主峰自黑夜黎明交會的那刻全程參與日出,至少也要見證整顆太陽蹦出山頭的完整露出。

一念之間陰霾盡掃,幾百公尺的道路雖然磨人心智,起碼我還是以比南美洲樹懶快的多的速度登頂成功!

看著標高 3886 公尺的雪山主峰立碑,成就自不待言,令人在意的日出 live 秀亦正邁入高潮,

俯視地面殘雪反射晨曦 金陽破嶺,遠眺群峰稜線罩上一層金縷 明晃照人,仰望天邊雲彩則紋上一綑金邊,

又因雲的形狀神似鳥兒的翅膀,染上朝陽一抹金黃與鮮紅後恰如鳳翔展翅,煞是好看,

就可惜陽光中看不中用,視覺上暖烘烘,體感上仍是冷颼颼到不講話不自嗨就仿佛會凍成人柱的地步。









歡天喜地讚頌著雪山主峰的雄奇,卻是未全員到齊,獨漏紀先生仍在底下與命運搏鬥。 此時登頂已逾半小時,

眾人似已習慣這樣的陣容,理所當然拍起登頂團體照,可想而知當大家看到紀先生拄著拐杖一步步蹣跚而至,

場面是多麼憾動人心!  王一般的男人紀伯寧,以一雙潮牌帆布鞋和一身不合格的登山裝備自我挑戰至今,

在裝備不良所加諸的種種困阨下仍以無比的意志力登頂成功,成為本次健行團全員登頂的關鍵人物,

精神令人感佩,非但天地都為之動容 還瞬間日全蝕了一下向他致敬,就連我也是在心中認不住想喊他一聲亞父!









攻頂心願已了,硬ㄍㄧㄥ的高山症在回程一次爆發,既頭痛又想大便,早就堅挺異常的屁股

硬度更由剛玉晉升為鑽石,加上山莊的午餐油麵不免稍嫌油膩,下山的我不見輕鬆自在,痛苦神色溢於言表。

但在嚮導聲稱「往下繼續爬就能不藥而癒 吃個屁藥」的威嚇下只好硬食身體的不適,

幸好隨著海拔漸低、氣溫回暖後症狀確實獲致明顯改善,尤其一路上遇到正要上山的人

都可以逢人就驕傲的說一句「加油」,心下的輕鬆無與倫比,回到七卡山莊與起點 "0"k 立牌也就很水到渠成了。






-----------------------------------------------------------------------------

旅程圓滿落幕的慶功宴選擇一家滿是進香團、前一秒門庭若市鬧哄哄、後一秒人去樓空的餐廳,

好養的我十分滿意,店家還疑似加碼餐飲內容,上了2盤一樣的菜  只是排盤有點差別而已,

就可惜該餐廳標榜有脫口秀、外國金絲貓秀、中國古拳法秀等華麗演出,卻是一項也沒有上菜,

只能透過偷窺後台演員化妝實境憑空想像其畫面。







軟癱的眾人在歸程的車上睡倒,但在司機大哥終極殺陣似的暴力開車技巧下也只能睡睡醒醒,

醒著的時候則掩不住高漲的興致,由嚮導帶頭開始「想當年...」造句大賽,證明全身就算疲憊,

一張嘴仍是生龍活虎,提起當年勇與未來的豪情壯志如滔滔江水不絕於耳。


就我自己來看這段旅程吧,與當時明明要去爬雪山,最後卻爬奇萊南的登山處女秀相較,

奇萊南難度較高,全程由荒島求生女王彭映淳領軍,公糧自己揹,第一天也是野地裡搭帳篷搞定住宿,

這次雪山行行程雖較輕鬆,在體力顯著沒以前好下還是很有成就感,食髓知味,

對於日後探訪其他深山的意願也就止不住高升了。





雪山,Here I conquer.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