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Sat. 2010

疑似被刺眼的陽光喚醒,實則是在某小朋友的狼嚎聲陪伴下

一夜不得好眠而驚醒。 這樣的場合肯定算不上是幸福的清晨,就連嚮導也是難掩起床氣,

質疑大家這麼早起是為哪樁? 可能真的沒睡飽吧,五感對環境的刺激不免出現差錯:

和煦的陽光雖然形同虛設,在視覺上仍多少驅散了寒氣;早餐雖簡樸甚至不比軍中伙食,

此時嚐來亦味似珍饈;群山環繞下的山莊明明是無限的青綠與幽靜,陣陣花香憑空竄入脾肺之餘,

耳邊竟也傳來陣陣鳥語與小朋友不止歇的狼嚎。 看來是個好的開始?






仿佛是怕自己待會將體力不支、必須呼叫海鷗救難隊提前下山似的先搶拍團體照後,戰戰兢兢的展開雪山健行,

走沒多久就遇見一群下山的老外,「你好」兩個字講得十分輪轉,似乎都是攻完頂載譽歸國的人生勝利組,

人人臉上掛著滿足的笑意。 喜樂只是因為攻頂的成就感嗎? 想必也是因為讚賞雪山的美景吧,

猛然感到外國朋友是如此喜愛我的家園,我怎能不多了解與熱愛這片土地呢?

就這樣胡思亂想以分散對雙腿逐漸軟癱的注意力,不知不覺就來到第一個休息點,

想不到我個人固然放鬆,其他年輕朋友更如開趴踢般的歡樂,軟糖餅乾可樂果 外加一堆叫不出名堂的點心

簡直同樂會規格,準備週全程度令嚮導嘆為觀止,同時也為7年級生爭口氣,展現零食負重百斤 草莓非弱旅的氣概,

相形之下只帶橘子的我簡直食古不化 恰如義和團初遇八國聯軍註定要被時代淘汰一樣。






抖擻精神續行,不久穿越了密林 頗感撥雲見日。

眼觀嚮導指著遠方的稜線比劃,因峰峰相連難以區隔  試圖跟著配對群山芳名未果,  

頓感台灣福爾摩沙封號名符其實。







哭坡

出發2小時後來到鼎鼎大名的哭坡,顧名思義是一道令山友悲從中來的登頂關卡,

多年來以極大的斜率榮膺登山客 knee breaker、ankle breaker、heart breaker等頭銜,

不難想像有多少登山勇者曾在此相對無言 只有淚千行,總之比洋蔥還黯然銷魂 100 倍。

也不知是想為眾山友打氣 還是只是國家公園管理處一廂情願的幽默感展現,哭坡指示牌上

標題為簡練的「哭坡‧不哭!」 連成語都稱不上,四個字激將法似的竟讓我頓時鼻酸起來,  

心中因充滿一種「我偏要哭給你看」的反骨念頭,思緒百轉千迴。

但若說哭坡得名緣由可能有另一種解釋,那肯定是因風景太美、美的令人喜極而泣吧?

哭坡上攀坡度雖陡峭至極,回過身來俯視群山氣象恢弘,在晴天與偶有白雲干擾下,

不時展現靈動的細微光影變化,每次回頭仿佛都在看不同畫面似的,情不自禁拍照一張接一張,

事後回到家再苦惱的辨認每張的不同之處,好比沒有任何錯誤的大家來找碴那樣高難度。









雪山東峰

一番辛苦爬上哭坡高處短暫放鬆,又上上下下的接續無止盡的山路,感覺頭頂上已過了一個四季似的漫長。

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以為自己要升天的時候赫然攻克台灣百岳之一的雪山東峰,標高 3,201 公尺,

可惜因攻頂來的太突然,慶祝動作來不及仔細思考,只得平淡的拍拍照,好比世足賽才開賽 3 秒就進球,

一陣錯愕只能在鏡頭前比個 YA 一樣悲涼。  悲涼歸悲涼,在近午時分於高山之巔享用熱騰騰的泡麵,

幸福感隨熱湯湧流進空乏的內心,只能說人生真美好。








369 山莊

一早開拔至今,下盤除屁股異常堅挺之外已然十分鬆軟,因此明明時間還早卻多少萌生「恁爸不幹了」

的怯意,好在中年男子如我愛面子使然只會一味裝從容,就連現在也是腳步緊跟嚮導其後的老二哲學,

只是臉越爬越猙獰而已。 突然間,今晚將下塌的 369 山莊赫然映入眼簾。 雖然就比例尺而言,

遙遠的黑點意味距離仍可觀,對我已宛如溺水者的浮木般成為精神的寄託,走著走著也感受到黑點逐漸放大,

證明不是海市蜃樓也不是我一時精神彌留產生幻覺,大受鼓舞之餘就這麼一路挺進了山莊,

甚至開始跟同團的 Luke 教練請益青花魚養成術,並出於身為室內運動社顧問的責任感 聘請 Luke 擔綱社團指導,

將室內運動社師資陣容與國際水準接軌。







由於 369 山莊已是本日行程的終點,團員陸續會合後只是早到早休息而已。 晚餐前的殺時間手法人人不同,

我一時鬼迷心竅跑去通舖小瞇一下,換來炸裂般的頭痛,不過中年男子如我愛面子使然,當然選擇繼續裝從容,

另一方面面對晚餐滿桌食物,考量這裡海拔超過 3,000 公尺,豐盛程度格外令人傻眼,神奇度不下小當家,

飢寒交迫下頭痛甚麼的早就不藥而癒,在山胞們「吃不完的剩菜就自動成為明天的早餐」的威脅下毫無顧忌的

大快朵頤。







舉頭朝雪山主峰的方向望去,看似近在眼前 卻又遠在天邊。 雖興奮中帶有一絲畏懼,不減心中豪氣干雲。





雪山,Here I see.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