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 Fri. 2010

當初因為看到許念媞 MSN 暱稱透露雪山行計劃,一時按奈不住就亂入了,

算是滿不請自來的團體活動,結果得知紀伯寧先生早已報名,發現 i'm not alone 不免寬心。

(反倒是團員竟然有我爸,看來亂入一哥要換他當了。

 外加一群年輕男女跟一群中年男女,本次組合之繽紛可見一斑,

 大概就跟跟團出國旅遊差不多吧!)

這樣分歧且盤根錯結的人際關係,若說彼此有何牽連,無疑的必須歸結在許念媞身上。

但見她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從台北車站東三門最後時刻才露面、卻迅速與大家串門子即可看出她的不凡,

宛如 Memphis 之於 FedEx、香港之於 DHL 那樣處於 Hub 般的核心地位,世界以她為中心旋轉。




好不容易在大家把屎把尿的把屎把尿、買東西的買東西後終於到齊,嚮導也在對年輕人的拖拉

感到發火又復歸於淡定後正式出發。 冷冷的天加上昏暗的車內,眾人禁不起嚮導的風花雪月講古攻勢紛紛入睡,

我本人則因為坐在紀伯寧旁邊 不免又要心海羅盤,上至物價上漲 下至兒女情長無所不談,斷斷續續睡睡醒醒,

穿越雪隧來到宜蘭迎接另一位團員連大哥,第一眼就立刻欣慰的斷定應該可以跟我爸成為好朋友,

一方面也為我爸的亂入解套。 不過說好的宜蘭夜市似乎因停車不方便而取消,轉而投靠一家疑似很有名的米粉湯店,

聊勝於無,特意為夜市留胃口亦不必落得以啃指甲止飢的下場。




吃飽喝足後開始朝偏僻的山區開,嚮導有言在先這將是一趟漫漫長路,我卻沒想到竟有這麼長,

繞啊繞的我都懷疑卡到陰了,確實有在移動的唯一佐證則是隨著海拔上升而越趨下降的溫度

(咦這樣好像更符合卡陰的狀況),到後來根本就是哆嗦一片 又因禦寒衣物在後車箱只能以念力抗寒,

自言自語說著我不冷一邊穿插牙關相擊的嘎嘎聲。  


寒冷之外的大敵就是崎嶇的道路,也不曉得是司機大哥比較草莽還是道路本身就佈滿橘皮組織而凹凸不平,

一路不時上演乘客屁股懸空再落下的戲碼,讓我頓時想起當年在駕訓班學手排車,

在不知道是怎樣的排檔和油門煞車離合器的組合之下上演大車震  震到全駕訓班學員投以關愛眼光的一段

令人臉紅心跳的回憶。


突然一個慢速行駛,嚮導指示左手邊有山羌,無奈車窗霧氣迷濛 隱約只見草木隨風搖曳,

連湊熱鬧讚一句「哇看見了好可愛」亦力不從心;再突然一個停車,歷經3小時車程我們終於到了登山口。

心中如釋重負,有一種好戲登場的期待,但既然是國家公園就得先觀賞入園須知錄影帶,包含中暑如何處理、

遇到高山症怎麼辦、愛護自然的道德教育等該出現的八股內容都有出現,倒是影片中 always 扮演中暑者、

失溫者、腳踝扭傷者、亂丟垃圾者、just a loser 的大哥十分敬業,痛苦表情總能精準傳達上述情況侵襲下

的懊喪與挫折,精湛演技令人激賞。






因某些團員似乎有報名行政程序疏忽小耽擱了一下後,眾團員成一縱隊朝下塌山莊開拔。 終於啊終於,

現在就算只爬一步然後馬上昏倒,也還是可以吹噓我爬過雪山了! 不過身為克己的社會中堅,

野心當然不只如此,畢竟這只是開頭暖身而已,說甚麼都要表現出 a piece of cake 的灑脫與從容,

因此縱使寒風中呼吸都覺得困難,卻又汗如雨下酷熱難當,憑著愛面子的意氣 眾人還是狀似輕鬆的來到七卡山莊。






簡陋的山莊無損其可親,在這寒風呼呼吹的當口提供旅人庇護  慰藉更勝華廈。  

樸實的通鋪已有不少山友入住,在完全稱不上舒服的硬質床板上打呼酣睡者亦大有人在,

顯示其視登山為等閒,無入而不自得的專業。






雪山,Here I come.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