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7 , 6/26 Fri ,2009

一早便開啟另一頁黃金傳說---造訪 J.K. 羅琳的愛店  孕育哈利波特原作的大象咖啡廳。 這次豆豆假期

一路走來算是不難找的咖啡廳  雖然問店員發現羅琳媽媽沒有特別愛坐的專屬座位,我卻懷疑她獨鍾

角落的窗邊,往外正對愛丁城堡的巍峨,相信可刺激其魔法世界的輪廓編織吧?  不少地方因為名人光顧

嚐到爆紅  服務與餐飲基本面卻跟不上慕名遊客的期待而顯得浪得虛名,大象咖啡廳則沒有這個問題,

除了服務生像 98 的林辰外 我點的 Scottish Breakfast 也是比之 English Breakfast 一樣不少還多了

Haggis 滿滿的飽足,實踐一日之計在於晨。



Hadrian's Wall

英國境內規模最大的世界文化遺產哈德連長城  為古早佔據英格蘭的羅馬人用以抵禦北方蘇格蘭的建築工事,

橫貫東西岸將大布列顛島一分為二,以南為帝國開化所及  以北則是蠻夷之地,故有「文明在此終結」

的說法。 今天我們化身闖關的蠻族穿梭區界回到英格蘭  來到長城的東方門戶 Newcastle 的車上

驚聞搖滾天王的死訊,驚駭且悲慟,頗有以行走長城做為送別的奔喪陣列想法;但另一方面巧遇

一個火車站務女郎天生搖滾,無時不刻都在扭動身軀 面露詭笑,也讓人欣慰 Michael 魂後繼有人、

精神早已深植每個人心中。


傷感依舊不能自已的情形下到了 Newcastle 紐卡索,這才發現要找到登牆的入口不是那麼容易,

即使有一個地鐵站很一目了然叫做 "Wallsend",到了那邊還是得無頭蒼蠅一下才幸運

發現一間跟長城有關的博物館,內有一彬彬有禮的老先生   彬彬有禮的應對下掩不住對我們想爬長城

野心的質疑,畢竟我雖有幻想過征服全程   卻也是今天才發現起碼需要5天4夜呢! 20天旅遊總不能5天

花在爬牆吧,小爬一段意思意思就好,在老先生指點之下終於找到城牆步道,卻是跟我預想大不相同的寒酸:

入口理應有「天下第一關」的無雙氣勢,眼前的山海關卻僅斷垣殘壁  步道沿途更是遺址保養奇差有的

還被塗鴉  不符合英國保護文物的美學,我只好做出「我看到的都只是普通的民房跟圍牆」的結論,

宣告走這步道完全看不到我想看的遺跡,還必須不時懷疑自己有沒有走錯,荒山野嶺的雨天心情很差, 

就好比一心想爬草嶺古道  卻從礁溪走到瑞芳一樣毫無意義。



走了兩小時半渾身濕透  走到無語問蒼天,終於來到接近市中心稍微熱鬧像樣的地方 也剛好很逼哀

接近最初的火車站  完全讓我明白剛剛是在走三小的怨念,不過也很悲壯的完成「小走一段」的心願還算

有骨氣。

以橋梁多變聞名的紐卡索   順著泰因河畔六七座橋各有名頭   搖擺橋 千禧橋 高水準橋甚麼的好像很邱 

但並不個個有特色,依我看僅揚帆造型的千禧橋還算稱頭,橫跨市民的驕傲泰因河雖然重工業時代的

浮油嗆味猶在,沿河特色建築不少尤其有長的像蠶寶寶的神秘物體  還有法國海軍傭兵;離河再往市內四處走

亦可見公設藝術處處  還有英國境內最大的購物中心,更有全英數一數二的夜生活,看來昔日的工業城

也到了灰姑娘大變身的時候,深感吾家有女初長成。 



 

但欣賞歸欣賞,這真是我來的目的嗎?  辛苦這麼久是絕不能看不到遺跡就寶山空歸的,於是我們鼓起餘力

做最後一搏,據不太可靠的消息來到小鎮  Hexham


Hexham

很幸運一下車就遇到哈德連長城接駁巴士,連猶豫的空間都沒有就上車  一陣雞同鴨講幸好司機有無比的耐心

完全可媲美泰瑞沙修女的大善人,故即使在一片看似狂風暴雨其實只是五里霧中的窗外景象  我仍舊深信

司機大哥能帶我上天堂。   終於終於  我費盡千辛萬苦來到真正的哈德連長城啦!   籠罩在霧中的草坡有

數量失控的羊群  仿佛來到清境農場,差別只在這裡山頭上多了一座古羅馬城塞,可惜不包括在老先生發的

「哈德連長城全制霸」的護照印戳裡面。  講起這個城塞維護還算不錯  歷經兩千年歷史形體仍大致完好,

連長室 馬房 醫務所等等房舍皆在在勾起我軍中的回憶,困擾就在於眼前哪個是羊圈  哪個是城牆 

還是城牆用做羊圈用途 抑或羊圈濫竽充數  煞時傻傻分不清楚,阿不都石頭一堆嗎?  縱有幾處確定是城牆的 

也令人懷疑僅僅及腰的城牆高度  禦敵云爾根本就是防心酸的,敵人翻個跟斗大概就淪陷了吧?  

 

 


趕上不容錯過的回程公車  心有完成壯舉的踏實。 

回到愛丁堡業已狂風暴雨  相當狼狽的文化苦旅。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