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Thu. 2015

Barafu Camp (4600m) – Uhuru Peak (5895m) – Mweka (3100m)

這絕對是我這輩子最硬的跨年了。

算準時間凌晨十二點開工,我們三人團基於一人一嚮導的原則除了 Usega 和 Justin 外,

挑夫之王兼歌舞團團長 Mamba (看來叫做黑曼巴的都可以當老大) 這時也來客串,雖說昨夜一片漆黑

教我一時認不出你有些失禮。

總之就在到處一陣 happy new year 的歡天喜地喧嘩中出征 Kibo 主峰了,

這群藐視高海拔的當地人真是了得,寒夜中戰戰兢兢但見人龍列起的頭燈海閃爍亮滅,與天上繁星交相輝映。




(不知道在錄三小,且聽這群瘋子的新年鬼吼)





然而縱有滿天星斗又如何細賞呢? 二當家 Justin 從一開始就馬力全開不知道在趕啥,可能想早點越過

人群搶佔休息區吧,耳聽別團歐美客嘔吐大作,本團王先生則受圍巾所困有些呼吸困難,

我父子檔也瀟灑不到哪去,所有人抖抖抖一路上攀,turbo 好漢坡無窮盡消耗本來就不多的體力,

到後來直如行屍走肉挺不起腰,招魂趕屍似的只能低頭圓睜視線模糊的雙眼緊盯 Justin 的後腳跟亦步亦趨。

高海拔的辛苦自不待言,寒冷則是我個人的大罩門,假掰不戴手套現在也只能討饒,大嚮導 Usega 豪氣脫下

手套一副若無其事兼一路開懷大笑實在很犯規,卻也不忘偶爾心戰喊話一直騙我們 “almost there”.

由於累到很放空也不知怎的就抵達第一個高點 Stella Point 了,地處火山口邊緣,標高 5,685m

儼然我的 career high;一塊地標石碑暗夜裡沒啥意義,倒是剛爬上坡碰一下有種 check-in 的感覺,

滿溢 halfway done 的欣慰,天空此時也微露曙光勉勵我們人生總有光明面。



爬坡鬼打牆換來一陣上氣不接下氣,倚著大石無語問蒼天。 討拍捶胸活順氣血,謝謝黑曼巴強力的雙拳勁道,

好比急診室電擊胸部般把我又 charge up 繼續攻頂,早先 Justin 趕場此時則帶來峰頂景觀第一排的

早鳥優惠:抬頭一看前面沒什麼團體,我們竟然算是領先集團,士氣大振,隨天色越來越亮肉眼已可看到

峰頂招牌就在前面幾百公尺了,但大山魔法層出不窮宛如海市蜃樓般怎麼走感覺都還是幾百公尺,

最後一哩路走得艱辛好比崎嶇的愛情。

痛苦有盡時,就在黑曼巴強迫把我背包背走後我也總算飄到終點了,2015 年 1 月 1 日早上六點半

我們在非洲之巔 Uhuru Peak (5,895m) 襯著日出元旦升旗,溫神算時間抓得將將好。









這絕對是我這輩子最硬的元旦了。

抵達的瞬間我們由衷擁抱歡慶,拍肩互勉一句 good job 懷抱感恩的心。

然而縱是四下冰河白雪山川壯麗、縱是百感交集,在這片峰頂高山惡地一般只允許停留至多 30 分鐘,

待久怕出事(事實上我們的相機比人先掛,已無法正常開機),半僵硬的頭、手、臉也警告此地不宜久留,

只得把這刻 once in a lifetime experience 牢記心中後步上歸途。








下山享受迎面攻頂客崇拜前輩的眼神,惟仍不足以消除極端疲勞,尤其現在大晴天終於一睹登山路線險惡的

真面目,心下只有慶幸幾小時前天黑黑傻傻向前衝,要是現在才攻頂恐要意志崩潰。

心無缺憾那就隨便走吧,空殼人飄啊飄的發現下山還真不好走,不少路段都在滑沙急下其實也滿刺激;

拖泥帶水遠遠望見 Barafu 營地也沒有提神的效果,只顧水到渠成讓軟癱皮囊伴我一步步走回帳篷,

迎接夢幻隊英雄式的歡呼。















迎賓果汁在手滿足度爆表,一旁黑曼巴則當沒事一樣邊卸除裝備邊不住嘻笑




遺憾的是今天行程還沒結束。 早上都要沒命了,想不到簡單補眠後就要撤退了,才剛從最高點 5,895m

歷劫歸來馬上又要直下 3,100m Mweka Hut 的行程令人想直呼 r u kidding,卻連抱怨的空檔也無,

沒多久全體捲鋪蓋走路,和兩個今晚要攻頂的老美經驗分享話別後繼續摧殘我的膝蓋,微雨下一陣停一陣,

endless winding road 卻是一條接著一條絕無冷場,眼看黑曼巴走得輕鬆寫意一路上不停喊著

happy happy 我只有哭泣哭泣。













起碼我沒有被這種人力車抬下來啦


無欲則剛,Mweka 下山道沒什麼皺摺的走完,一瞥林中搭好的帳篷眼前一花以為看到了杜拜帆船飯店。

前面五天加起來都沒今天操勞咧,小宇宙全燒乾今晚保證 sleep tigh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