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Sat. 2014, Day 8

昨晚在 hostel 廁所和一個把臉塗成德國國旗的熱血亞洲青年擦肩而過,多虧我今天還認得出他來---

香港人 Mr. So,鐵板足球迷,挺 either 德國或阿根廷,說是很喜歡台灣來了不少次,尤其路邊攤

滷肉飯的滋味總是令他魂牽夢縈。

逛世界新七大奇觀耶穌像 (Cristo Redentor) 的旅伴也就這麼找到了。

這麼熱門的景點想不到交通其實滿不方便的,主要靠巴士接駁,但車體小班次也少顯然運載量不足,

驚人的排隊人潮只能說是意料中事:








反正難得放長假時間多啦,沒發太多牢騷,好不容易小巴搖搖搖上山發現 Cristo Redentor 公園入口

是從雕像背面慢慢靠近,我也總算看到傳說中的耶穌像屁股:



越爬越高,屁股也越來越大了:



沒幾層階梯不一會登頂,黑壓壓人潮令人窒息,仿佛規定好的那樣每個人都在模仿耶穌像的姿勢爭先合照,

甚至不斷上演爬上階梯扶手爭取更好拍照借位效果、再被警察逼逼逼趕下來的情節。

高 38m 耶穌像敞開雙臂擁抱海灣眾生,我張開雙手努力抓住青春尾巴。






景點高人氣秘訣除了傲踞山頭氣勢驚人的耶穌像外,就是海景無敵了。

比起昨天 Tijuca 登頂賞景,今天耶穌像所在的 Corcovado 駝背山雖然海拔不高僅 710m,

拜離市區和海邊更近之賜完美演繹了何謂無遮蔽 180 度環景,左起足球場和市中心高樓、跨海大橋途經

大小島嶼灣岸,延伸盡處隱隱約約;往右一些則是天外飛來奇石糖麵包山 Pão de Açúcar (Sugar Loaf),

也是 Rio de Janeiro 最經典的風景之一,俯視旁邊一條長灘就是我待的 Copacabana Beach.

視線再稍稍又移,這回跨了個山頭又見另一長灘即是赫赫有名的 Ipanema Beach,兩面臨水一邊是大西洋,

一邊是澈藍的美麗潟湖,直至畫面最右邊又見一巍峨山頭沖天而立,半山腰緊密相鄰的一坨雜亂建築

則是里約眾多貧民窟之一,一樓一鳳(誤)、一山一水,地理環境安排竟有這等湊巧,

造物之奇直教人嘆為觀止。











心滿意足下山,回程發現巴士站旁的小公園即興上演歌舞劇場,女主唱實力不俗,療育歌聲和輕快配樂

加上團體和聲兼之手舞足蹈帶動唱,現場一片喜氣洋洋:






我說世足賽真嗨,世足 hyper 真的會傳染,耶穌像心願既了仿佛再也沒啥重要行程那樣,腦裡除了

緊接著登場的阿根廷 vs. 比利時和荷蘭 vs. 哥斯大黎加熱戰外容不下任何其他事情。

沒事就往海邊跑就對了,想找個海邊餐廳坐下關心賽事乾脆趁機去 Ipanema Beach 朝聖一下,

地方以一曲 "The Girl from Ipanema" 出名,非但道盡巴西女性魅力好比讚揚客家姑娘的客家小曲

「十八摸」,bossa nova 曲風也自這首歌起始漸漸廣受世界歡迎、自成流派:









好舒服的地方,沒啥特別想法看到有個名叫 Rayz 的餐廳就進去坐了,半露天用餐環境透亮宜人,

去骨豬肋配炒飯亦展現 fusion 料理創意。

有阿根廷的比賽總能吸引巴西球迷同仇敵愾,今天這場阿根廷 vs. 比利時也滿受矚目,

不過剛好現場沒甚麼熱血球迷的關係大家還滿悠閒邊吃邊看沒啥大動作,倒是本屆世足一路失魂的

阿根廷球星伊瓜因第 8 分鐘就接獲彈珠檯般從比利時後衛陣中攪和出來的傳球、以不停球方式漂亮(幸運?)

射門破網堪稱本場一大亮點。

結果就這麼 1:0 到結束實在有夠平淡,連著幾場看來都在主打守勢然後靠著幾波伺機反擊取勝的阿根廷

好像不那麼具冠軍相?








距下一場荷蘭 vs. 哥斯大黎加時間還早,Ipanema Beach 大街小巷隨意逛逛。

Ipanema Girl 怎只有歌曲精彩? 海邊走走,本著造福網友的心化身金變態,

四處捕捉前凸後翹還偶有八塊肌馬甲線的不科學曲線,viva Brazil










差點就要在海邊樂不思蜀,猛地想起比賽就要開打,立馬附近潟湖和商店街胡亂走訪拍照後

去遠近馳名的 Bar Veloso 餐廳報到。
















當年作曲家 Tom Jobim 就是在這裡邂逅令他傾倒的女孩,啟發了 Ipanema Girl 的歌曲靈感,

(那位 "Ipanema Girl" 真有其人,據說前幾年還有亮相,昔日辣妹好像四十年後還是辣嬤真是了得)

顧客固然很多是慕名而來,其實小店餐飲和氣氛也都是一流水準,看到隔壁桌點的鐵板烤肉好像很秋

就複製了一份,開懷欣賞荷蘭 vs. 哥斯大黎加戰況,原本以為荷蘭可以輕鬆出線想不到除了第一場

血洗西班牙外,荷蘭其實也是一路驚滔駭浪,就連哥斯大黎加評價普普也得搞到延長賽 0:0

再搞到 PK 定勝負,現場民眾之忐忑不言可喻,最後在伴隨眾鄉民此起彼落的喔喔啊啊嘆息中戲劇性地

荷蘭以 4:3 點球勝出,強敵沒被淘汰巴西球迷失望之情溢於言表,我倒是因力挺真男人羅本感到開心,

渾忘幾天前荷航把我拖運行李 hold 住結下的樑子。

(本擬錄下巴西球迷的叫聲,結果發現好像都我自己的聲音...)

















入夜的 Ipanema,敢情也能遇上我的 Ipanema girl?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