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Sat. 2014---Day2

國人對衣索比亞的刻板印象大體是飢荒貧脊。 飢餓三十海報裡,四肢乾枯卻頂著大腹水的貧童

身處一片赤地千里可說是經典畫面了,眼前朝陽普照滿山滿谷的綠意、牛羊恣意漫遊吃草的富饒景象

衝擊感可想而知:






馬路品質好的出乎意料,但看不見盡頭的路網僅寥寥數台汽車奔馳其上,反而路邊村民趕著牛羊翻山越嶺

仍是主流的交通方式。 趕集的村民往哪去呢? 興致一來我們離開大路參觀了某個傳統市場,首先是

牛羊驢等等的牲口交易中心,小廣場裡擠滿動物,行家們這邊捏捏脖子那邊戳戳屁股的動物的勇健和耐操力

一試便知,而從牧童向我投射的好奇眼光來看,比起牲口我本人似乎更顯奇貨可居?









小廣場對面是更大的廣場,也是這個傳統市集的主體。 蔬果五金服飾無所不包,村民鄉民熙來攘往:









市場小插曲為旅途增色,不覺已來到 Lake Tana 湖濱城鎮 Bahir Dar.

路邊成排棕櫚樹一整個度假情調,湖邊餐廳煎魚水準不俗,佐開闊湖景度過文青的悠閒午後。










一頓飯豈能理解 Bahir Dar 魅力萬千,但今天有任務在身必須趁早離場,只好說聲 Bahir Dar 我們明晚再見。

連兩天一路向北的征途今天總算抵達終點,古城 Gondar 近年來拜部分以色列和美國移民鮭魚洄游投資回饋

鄉里之賜灰姑娘大變身,旅館新房雨後春筍儼然快速發展的旅遊重鎮,我這間因行前交代要有 wi-fi 結果

一不小心訂得太高級的旅館也不知是新蓋的還是已經有點歷史,總之位居半山腰居高臨下盡覽 Gondar 風華,

也許因此樂昏頭讓我開錯房間鑰匙卡在房門喀拉喀拉的引來正主房客關切。










在房間打點了一陣,接著就要執行我的神祕任務了---友人黃小姐負笈法國,此時 study tour 正好人就在

衣索比亞,天涯海角來相會再浪漫也沒有。 簡短通過電話以為自己很會了,糊里糊塗來到一間占地遼闊的

氣派飯店,階梯好多一路升天,裡外咖啡雅座和飯店大廳均展現現代化設計工藝,想當然爾住宿所費不貲。




我心想,這女人發達了,直到在指定房前擂門久久不見回應這才驚覺我 maybe 跑錯飯店,

馬上修正方向模糊地朝「某橘色建築物」勇敢走去,與伊人命運的相會終於成真。

好久不見的黃小姐不知怎的渾身散發異國風情,幾乎是要 localized 了,直闖黃小姐香閨好事成雙附上

祕魯室友 A 女士,聊了一陣包刮小爭辯到底祕魯和台灣哪國芒果比較好吃之類的閒話家常,

黃昏時分一刻千金立馬前往 Gondar 市中心廣場微約會。

與正妹在夕陽下輕啜咖啡,夫復何求。










晚餐吃名為 "master chef" 的義式餐廳,店名取得自信狂妄,料理水平倒也名符其實,

披薩搭上發源於這個小鎮的 Dashen Beer 大嬸啤酒令人驚豔。

不過既然舞后黃小姐在此,飯後的 pub 探秘自然才是重點,今晚選擇傳統小酒吧一嚐最本土的同樂氣氛,

但見一身材豐滿女士遊走大廳,搭配傳統樂器的現場演奏不住鼓掌吟唱衣索比亞傳統歌謠,再偶爾點名

圍坐矮凳的來客起來扭動身軀,然後 again and again 不斷重複上述動作,流程單純卻也具有最單純的快樂,

復活節小舒壓令人渾忘兩天前還在職場案牘勞形。













至於 peace 的最高境界呢? pub 混混混的剛好接續復活節守夜儀式,Gondar 宗教地位或許不比 Aksum 和

Lalibela 等古城倒也算朝聖熱點,白袍男女深夜聚集教堂內外,背景聖歌曲韻悠揚,心下平靜萬分只想跟著

禮讚 Holy Easter 了...







    文章標籤

    Gondar Bahir Dar Ethiopia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