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Sun. 2013---Santa Maria Beach

因為太無聊吃起飯店 brunch,也結束了連續五餐吃海鮮的鬼打牆 combo.

走出戶外發現海比昨天清澈許多,有種「都要走了你才認真演出」的被表感,

幸好今天正要浮潛一探水下世界、及時把握美好片段,就可惜或許旅遊 agency 想要

大家一起搭車方便吧,本來想更早起先趕場參觀燈塔再殺去浮潛的計畫被打槍,

讓人生需要燈塔的我只能持續摸黑探索生命的出路。







駛往 Inhaca 小島南邊 Santa Maria Beach 的四輪傳動車,

與我們同行是俊美的金髮家庭尤其兩個女兒都是頂級羅莉、

堪稱 P/E 值大於 500 的超級潛力股。 狹窄林道路面顛簸本就讓屁股不時騰空飛躍,

偶爾想偷瞄小羅莉路邊枯枝馬上過來招呼,只要一動邪念就被樹枝打臉真是老天有眼。

往後看也總有不知從哪衝出來的小朋友邊追著車邊翻筋斗表達歡迎,

熱血可比日本校園片,看來南國的陽光果然該跟熱情的民風才和襯?







一陣腰酸背痛後總算停車,眾人小走一段撥開長草豁然一片海天交際,

Santa Maria Beach 就在眼前。 出發前以為會有教練帶頭,現在才發現司機

就只是開車而已 到了放人就影蹤不見,也沒有我們飯店專屬的大陽傘好乘涼,

頗為自生自滅,浮潛經驗近乎零的我也只得硬著頭皮下海。

這一探就入迷了。

幾乎只是離岸一步的地方已有滿滿的熱帶魚,只消坐在沙灘上一個側躺就像

把頭伸進魚缸一樣 魚群環繞為之眼花撩亂,就不知稍遠處的珊瑚礁岩底下有何千秋?

不顧水性不佳的事實一頭熱冒險 結局就是被海流所困回頭不是岸,

情急之下攀附礁岩喘息,渾然不覺銳利壁面割膚生痛十指連心,

想不到正想著我現在真是進退維谷的時候強者我室友也漂來了,而且運氣不好

一上岩石就見血,形成兩個男人在離岸不到五公尺的淺水區死扒在礁岩上

苟延殘喘的狼狽畫面,冏到最高點,遙想蛙人弟兄以肉身輾過天堂路只有佩服而已。

然而改變策略重新出發後,這回順著海流方向自在漂流,一路上大群的各色魚種

穿梭色彩斑斕的珊瑚之間,偶有蚌殼海膽之屬更讓人想要像黃金傳說那樣

拔起來高舉然後大喊一聲「獲ったどー!」,相比當時 Mauritius Blue Bay

底下的一片死白 今天顯然是更 impressive 了。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30137062)







圓滿體驗浮潛行程,Inhaca 小島也就差不多了。

駛回 Maputo 的渡船竟又重演赤足涉水,還加碼上錯船橋段,一開始錯上

票價較高的私人船結果後來發現他還比較慢開而且有些超載要沉不沉的,

還不如我的 public transportation 俗擱大碗,不過缺點我想就是乘客龍蛇混雜

好比今天一夥年輕男女一直搬出喝醉酒的肥皂劇,時而高笑時而謾罵,

還差點跟船員幹架,幸好鄰座的小嬰兒總有眼明手快的人搬過來又搬過去的

總可遠離糾紛核心。







日落時分回到首府 Maputo,隔了一天再度入住 The Base 背包客棧,

亦同樣是滿室年輕女性迎賓。 首先前往名店 Piri-Piri 吃晚餐,

招牌菜好像是烤雞的樣子結果我還是點 seafood kebab,然後今天星期天

據聞有個地方會演 live music,從餐廳步行可達卻發現會場很神奇的隱身於

一間美術館中,歡樂不打折扣,一邊是安安靜靜賣畫的藝廊,一邊舞池依然

熱力四射,帶頭的樂團歌聲不俗,配上媲美音樂教室張菲的帶動唱真是人人有嗨,

尤其主唱的哨聲一吹就隨機點將把觀眾抓上台跳舞了,但見黑人素人個個能歌善舞,

就連白人遊客也是放開來跳看來都早已是縱橫各國夜店的老球皮。









至於想休息的人們呢? 走出舞池竟是一個院子,好友三五成群在榕樹下喝酒抽菸聊天

倒也盡歡,這個融合藝廊夜店民宅大院的奇妙複合建築只能說是前衛到高處不勝寒。

然後趁著微醺就這麼在夜裡步行回旅館,不知該說是對莫三比克治安高度信任

還是膽大到白目毫無危機意識,橫豎是我們在南非無法想像的經驗。





G'night Maputo.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