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Sat. 2012

一夜苦情,但因為活著真好還是充滿了正面能量。

早餐照例是露天以風雨佐菜,事情發展到現在變成滿腦子都是快點離開的想法鬥志 Max,

即便昨天一路上屢見斷崖碎石坡也就意味著我們現在必須在暗夜中循相同路徑下坡危險加倍,

還是靠著燃燒的腎上腺素堪稱行雲流水的回到通往玉山圓峰和玉山主峰的岔路口。




此時嚮導要大家卸下重裝並精神喊話,眾人一身輕鬆的終於邁向此行的攻頂高潮。

先是幾個陡坡左拐右折,斷崖也在左右手交替出現,然後到了一個風口後連登山杖也捨棄,

最後的 400m 咫尺天涯,變成五體投地的半攀岩半登山不時還需拉著峭壁的鐵鍊一路上攀,

支撐我們的只有嚮導林大哥不斷的「要到了」的豪洨言詞。 雙手因與冰冷的鐵鍊接觸逐漸麻木,

我的電臀小馬達也因密集的抬腿前舉逐漸疲乏,幸好高山症似乎因行前持續服用禁藥的關係頗輕微。

忽然間在初露魚肚白的天空下我看到了峰頂的輪廓,提一口意氣直上,百岳之首玉山主峰在我腳下。


站在台灣最高峰理應展望無極、窮目千里,可惜濃霧繚繞下放眼四顧只有一片慘白,但原本玉山

好像就不以刻骨銘心的美景著稱,於我也是象徵意義大過賞景實質,幾天來因天候而格外辛苦的過程

反倒添加不少成就感?

ya 了一聲一吐圓夢喜慰,ah 了好幾聲一表不耐高峰嚴寒,殘酷的風呼呼吹,拍團體照的眾人真是

不用笑臉就會僵,手指按不了快門  也按不了讚,整個合影流程變得冗長脫序又磨人,一陣兵荒馬亂搞定後

立刻鳥獸散,也顧不得難得上來應該要放鬆身心多待片刻了。









心願既了,回程理應健步如飛卻是沒想像中輕鬆,可能是我開始走走停停拍照的原故。

開始拍照除了反映我放鬆警戒,也暗示天氣好轉,幸好雨還是下一陣停一陣,迷霧也是聚散不定,

這下山的心境既有少許唯美的遺憾,也不會因「都走了才給我放晴」感到很幹。














待與落後的團員合流後,一行人前往水里吃慶功宴,which is always my favorite part.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海外流浪了不少時光使然,一路觀察台灣鄉鎮街景竟是那麼有魅力,

還途經日據時代的玉山登山口石碑發思古幽情,理應只是一桌普通的合菜現在吃來也是格外美味,

呼應第一天住溫泉飯店時懷抱的感恩的心,買了一包仙楂餅刺激台灣經濟。







就這樣功德圓滿的回到台北,對比山上的艱辛只覺得星期一又要上山五六天的嚮導真是太邱了。

這就是所謂的行行出狀元吧!

                                                       ~ 終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