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Fri. 2012

雖然因非常早起感到倦怠,比起從前登山不論睡山屋還是帳篷只有越睡越累的份,我只能懷抱感恩的心,

對即將展開的跋涉仍充滿信心,尤其早餐竟是相當豐盛,到一家好像是嚮導常光顧的店家抓餅豆漿肉羹甚麼的

好像可以隨便點,但東埔名產梅精糖似乎就因過於苦澀天然 在我們團裡沒甚麼人氣。









如此陽光燦爛和樂融融的開端,殊不知今明兩天竟會成為我眾多旅遊經驗中數一數二的災難。

故事的開端非常平淡,也就是不起眼的來到塔塔加服務中心然後又不起眼的來到登山口,

很八股的在登山口拍團體照後安心上路,跟著嚮導緩緩的一步步踏上雲端,只是這雲霧未免太厚重,

一路走來煙霧繚繞惹了一身濕,雖然涼爽但也逐漸感到狼狽,走著走著還巧遇公司同事合演他下山好開心

我上山好艱辛的戲碼,不禁讓我感到必須對行前小看玉山說一聲抱歉。














從登山口往第一個停留點排雲山莊全程 8.5km,前半段堪稱緩丘連綿,後半段就開始感到辛苦了,

幾個崩塌路段走起來提心吊膽之餘,最大的不利因素就是鬼天氣:最初走在雲裡不過沾沾露水而已,

到了排雲就開始苦雨淒風了,更無奈的是排雲山莊因工程糾紛完工時程延宕,眼前的排雲大約只完工 7 成,

一行人被排拒在外當著風雨稍事整頓,越整頓反而越萎頓,在這擁抱乾乾的木頭比抱充氣娃娃更讓人舒服的

moment 同行隊員紛紛開始出現異狀,又因大部分成員剛好本身職業就是護理人員頗能自我診療,

幾個專有名詞交換來去馬上就掏出各種藥物,還懂得判斷血氧量,看來這趟旅程有專業醫療團相伴當可放心。






但身體的不適絕非專業知識就可解決。 同行一位女性抽筋加上高山症最後是哭著由嚮導扶上來的,就連講話

也是抽抽噎噎上氣不接下氣,我們是否也該保修一下避免發生類似症狀呢? 聽說排雲雖沒完工,有時凹一凹

這邊的管理員還有機會暫時在已完工的幾個鋪位窩一下,不過前提是凹的對象要有同情心懂得山友的辛勞,

很不幸的今天在左近醫療站值班的管理員正以沒有擔當著稱,試探了一下得到

「一切照規定,想住先給我驗傷,要不然現在時間不早了,衡量一下沒辦法登頂就早點下山回家」的冷酷答案,

以強調醫療站資源的可貴出發極盡奚落之能事,卻沒想到要是成員都病了才來找你屆時豈非既佔你床位

還要跟你拿藥品兩敗俱傷而且更花資源?

身為醫療站的管理員竟如此漠視預防勝於治療這個簡單的道理,跋扈與苟且偷安的官僚心態莫此為甚。







心中問候了管理員祖上 18 代後好像心情有好一點,還是得繼續趕路。 排雲留不得,備案就是續行玉山圓峰,

路況比起上來排雲的山徑險峻許多,雨濕路滑逼得我常常得蟾蜍爬滑石手腳並用,碎石路段與斷崖亦不時出現,

配上濃霧就更顯聽天由命,雪上加霜的則是圓峰山屋似乎已客滿,已經冷得直打哆嗦的眾人今晚必須在外

睡帳棚過夜。







寒風呼呼吹,冷雨點點落,帳篷早已濕的不成樣子,底部氾濫成災,就連睡袋也是沒一處乾燥,

窩著窩著竟有點恐懼起來,隨後的晚餐也是露天配著風雨佐菜,夾菜抖抖抖 咀嚼也是抖抖抖,

趕著回帳篷蹲竟是睡著睡著開始感到雙腳冰冷,一回神襪子已全濕,脫了視若無睹轉個身繼續睡;

痠麻了再轉到另一邊卻是漸漸感到半身冰冷,一回身半身已全濕;心想豁出去坐著等天亮,一回神屁股

也開始濕,我才覺悟到這樣下去搞不好真的會出人命,想著想著連心臟都感到有點無力了,把心一橫

想著無論如何必須擠進山屋哪怕坐著也好,幸好結局非常圓滿發現佔據山屋的死大學生其實沒那麼多,

雜物清一清瞬間生出許多床位,這才讓我父子倆不致失溫上新聞。








在外面趴趴走了不少次,今天說不定是頭一次讓我感到生存受威脅。

不過後來聽說同行的一個男護士不畏風雨穿上雨衣竟也在帳篷熟睡了3,4個鐘頭,這就是輪大夜班培養出來的

隨時入睡絕技嗎?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