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2 , 6/21 Sun ,2009

大文豪莎士比亞的出生、成長乃至死亡下葬的地方 亞芳河畔史特拉福,城鎮的興盛很大比例依靠

與莎翁的淵源,莎翁故居、劇場、受洗的 Holy Trinity 聖靈教堂等,以至與莎翁僅間接相關或

打著莎翁的名號開發出來的餐廳 旅館 劇場不計其數,此地可說是用百分之三千的程度消費莎士比亞,

感覺就像當年王建民成為廣告一哥的現象一樣。 但人文資源豐富  環境也是風光明媚的這個鄉村,

似乎也逃不過不景氣的影響,店家頂讓處處,就連有名的泰迪熊博物館如今也是人去樓空,令人不勝唏噓。

且撇開令人喪志的消息,首先來到依然充斥觀光客的亨利街,足見莎翁故居人氣,只是對莎士比亞完全沒有

涉獵的我沒有進去參觀的價值,走馬看花一陣 吸引我目光的反而是把自己弄成一尊雕像的狂熱人體藝術家。

 

由於 Stratford-upon-Avon 相當遙遠,搭車到這邊就差不多該覓食,但到了星期天就跟死城一樣的英國全境

尋尋覓覓沒太多可能,最後竟然選擇法國餐廳  還是很自以為道地的法國餐廳 菜單都用法文寫,

讓雖然學過兩年法文卻等於忘光歸零的我瞬間成了在法國點菜的豆豆先生  甚麼都不懂只能一直說 oui~~~



裝傻了半天  點的卻是英國國民小吃 fish and chips,有種「哈你這個神棍  果然是假法國餐廳」

的抓包快感,但都到這種時候服務生還在演戲  說甚麼 "bon appetite",吧檯酒櫃上又是陳列好酒無數

頓感格格不入。 出來後一陣清新的雨,伴隨我們去亞芳河畔欣賞煙雨迷濛,映入眼簾的是不曉得來歷的

划船賽如火如荼,沒技術也必須在造型上爭奇鬥豔,有一隊似乎墊底的便是志氣不窮的代表,全隊頂著

藍色爆炸頭好像把藍色彩球戴在頭上那樣,展現無比的鬥志;另外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滿布河面的天鵝

還是鴨子了,導覽上說是天鵝悠遊水面的鄉村樂活畫面,於我卻是因多到頭皮發麻而一點不覺得美,

但愛鵝人士以及賣鵝肉扁的老闆就千萬不可錯過了。 不多久沿河散步來到 Bancroft Gardens,

面積不大的這個公園倒也是花團錦簇,護衛中間高高在上的莎翁雕像的是四個角落的筆下人物,

包含哈姆雷特 馬克白夫人 佛斯塔夫 哈爾王子,但同樣的對莎翁毫無涉獵如我並不太能分辨誰是誰,

只知道哪個雕像愛穿緊身衣  又哪個雕像肚子很大之類的無用情報。



心情一整天七上八下只為伊人,揹負打公共電話又被吃兩元的枷鎖後又漏接對方的來電,幾經曲折

仍然無緣見面的正妹就這樣讓我的規劃亂了方寸。 去伯明罕固然不成,偏遠的亞芳河畔史特拉福到哪邊

都不在時間的允許之下,最後勉強想了一個堪稱完美的配套,也就是逛08年甫開幕、樓地板面積約當30個

足球場、全歐洲最大的都會型室內購物中心 Westfield.  於車站看班表順便檢查了一下鎮上地圖,

因禍得福發現剛剛看到的不是聖靈教堂  又剛好下班往倫敦的車到來前 時間剛好可以來回,

便欣然前往這個莎翁的下葬處。 現場看遍地墓碑  呼喊著莎翁你在哪兒  喊一喊突然想起他的墓在教堂裡 

盲目的哭墳是沒有用的,進去後發現教堂頗有生意頭腦,位在盡頭的莎翁墳前圍起事故現場警戒線 

要另外付一英鎊才有辦法親近;為山九仞實不願功虧一簣也只好接受,但我又尷尬的錯把牆上肖像當莎翁 

實際上墓碑相當低調就只有腳下一塊而已。 教堂外哭錯墳想不到進來了還要重蹈覆轍  果然是逼哀的人生。




 

Westfield

堪稱完美的配套在今天星期天  六點打烊的事實下變成白跑的徒勞無功,但仍舊可以讚嘆於購物中心的規模

以及遙想白天的人聲鼎沸。 晚飯又是湊巧的發現附近有一中國餐館「雨竹軒」,因為是華人「學生」的關係

親切的老闆娘大姐願意供應我們原本只在午餐時段有賣的燒臘飯系列,又因為我們是華人「學生」的關係

不加收我們服務費  以後來此光顧合菜的話甚至還享七折優待。



多麼感人的莎翁第五大喜劇「雨竹軒溫情」哪,感動吃著叉鴉飯、早已脫離學生身分的我如是想。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