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1 , 6/20 Sat ,2009

北喬峰南慕容,既拜訪過北部英國國教重鎮約克,位於倫敦東南、與 York 齊佔宗教重要地位的

肯特貝里自然也是不能錯過。 說是齊名 我卻沒想到兩者間誇張的相像:出車站後都有差不多的城牆環繞、

差不多大間也差不多有名的大教堂、差不多的老街、還有差不多的郵局 (恩這個好像全國都差不多),

唯一證明我在南國的肯特貝里而非冷死人的約克 就只有和煦的陽光,我想應該只有電視冠軍等級的達人

才有辦法從圖片就一眼看穿誰是誰吧。 這個差不多地位的古都也產生了文藝復興時期重要文學瑰寶

「肯特貝里故事集」,我雖沒看過還是來了,看來眾星拱月目的只有肯特貝里大教堂而已。



南部國教重鎮 Canterbury Cathedral 一樣也可追溯到羅馬的宗教活動,再度又是與 York 差不多的成長歷程;  

但一樣是壯觀,對觀光客的荷包就沒有約克友善了,沒有所謂單買的選擇外 義工導覽場次稀少 語音導覽更要

另外收費  更愛錢的是從距離教堂還有幾十公尺的閘口就開始收費,最初我只不過是想接近一點看教堂外觀而已

就糊里糊塗掏錢了,頗感搶錢不眨眼。 雖是滿腔怨懟,裡面卻也不錯,一區七排的彩繪玻璃「七姊妹」

名氣與內容比之約克 "great east window" 毫不遜色,埋葬的名人則有百年戰爭時期名將  習慣使用黑色甲冑

讓敵人喪膽的愛德華三世的長子  黑太子愛德華 (在成吉思汗裡武力值高達 95),以及更添悲劇色彩的

湯瑪士殉教事件亦發生於此。 撇開對這裡再度令人費解的充滿日本人而且有正妹使我分心的神馳物外,

更應該值得我專心的無疑是最古老的地下室部分,主要供私人禮拜之用,幽暗中透著神秘,格局則是透著

與約克的似曾相似;而綜觀全局,整片園區除了教堂本身外亦包含許多作用不明的房舍,看來這裡

與其說是教堂不如說是教區。 視覺上,每個教堂皆提供不同的藝術饗宴,但精神上的救贖呢,

昨天在約克參加導覽時每隔30分鐘就會敲鐘一次強迫你一起禱告,今天的贖罪之旅則要完全靠自己了。

希望在我密集的逛教堂之下  能多少洗清我的罪孽吧?





在遺失第二個相機套後悻悻然尋找也是世界遺產的 St. Augustine's Abbey,該遺址也是羅馬天主教

遠來英國的起點之一,卻在亨利八世削減教會勢力的鐵腕下聖物錢財遭民眾洗劫  建築石材更是被盜用蓋新房子

好比常常上報的民間剪電纜偷搞軌的行為一樣,頓成廢墟一片  所以我看到的也是廢墟一片完全不想付費進去看,

正好管理當局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僅以低矮石牆圍繞遺址,卑劣如我也就大方的朝裡面拍拍照了事了。 



午餐時間墜入家鄉菜泫渦  來到 "Super Noodles" 吃創新事實上是沒概念 打混摸魚的牛肉麵,牛肉竟是

滑蛋牛肉片的做法  清燉湯頭更是不用心,好好一碗清燉牛肉麵淪落四不像,這家店看來只有名字了得了。

昨天大碗麵  今天超級麵  我似乎把昨天又過了一遍呢。




Dover

英國其實沒啥知名海灘  我們卻因順路的關係來到了與歐陸距離甚近、來往英吉利海峽的門戶 Dover 多佛市。

手冊篇幅僅寥寥一頁半,觀光資源相對少數卻仍有盤踞山頭的多佛城堡,但考量城堡看很多 不想做夢也夢到城堡

的情況下僅抬頭往上瞻仰一下便去尋找號稱此地最經典、別名「莎士比亞崖」的白崖,沿途也正好走訪多佛的

海岸線。  多日不見海景果然心曠神怡,但砂鍋大的顆粒組成的海灘實在很難享受橫躺曬日光浴的慵懶,

不禁令人敬佩赤足沙灘如履平地的當地人,也佩服當地人面對數量多到可怕的海鷗亦能坦然以對,

小心如我認為海鷗就是種放肆的生物  剉賽總是無預警,鐵齒如紀伯寧便對海鷗飛行的軌跡渾不在意,

於深情眺望海洋彼端的法國時驚詫一聲「 阿我中標了」,鳥擊頭部的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Dear 紀伯寧: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一直大笑



抖擻精神後看到遠方的白崖  光用膝蓋估算就知道我們懶得去,不過有拍照就算到此一遊也算釋懷。

(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說的白是甚麼白。 後來發現遠方的白崖不是白崖  那其實還有不短的距離)

再抖擻一次精神去市中心逛逛,為了不要不小心在書店耗掉一下午,事有湊巧不曉得哪裡冒出來一條

「河邊步道」完全不像是給觀光客用的,倒比較像是當地人飯後溜狗的選擇路徑,途經風景既不特別

標示也不特別清楚,還會穿梭馬路暗巷  民宅後院,完全就吸引了想說嘴曾經去過人所不至景點的我。

而亂入當地人生活的代價就是迷路誤闖私人停車場,被大無畏的正義大姊懷疑我們別有用心,

幸好危機之下英文奇順,娓娓道來觀光客失途的無助,不然我看今晚可能就要入住不知該歸哪個星級的警局了。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