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Fri. 2017

身為微鐵道宅,不能錯過百年歷史的函館路面電車。 選入北海道遺產,電車動力系統和復古樣貌一如舊時,

路線也單純就 2 號線和 5 號線兩種而已,而且大部分路段還重複,以台北捷運比喻的話大概就像

過了大橋頭後開始分道揚鑣的新蘆線吧,隨興買了宛如摸彩券的一日 pass 胡亂逛,

且看癡漢列車要帶我去何方:







外國人墓地

其實我還滿常逛墳墓的,畢竟人死講風水,墓園往往享有絕佳視野。

俄羅斯人區、中國移民墓群、美國墓園等等竟有諸多背景,好兄弟版的八國聯軍客死他鄉不孤單:









但老實說沒什麼名人葬在這裡。 既然不是來追星獻花的不如多花心思賞景吧,爬坡爬坡報償就是海灣美景,

豪宅多這個賣點一坪多收台幣 100 萬應該沒問題:







地勢多起伏的函館也意味著不同角度不同登高視野,上下來去移步換景,

還有斜坡位列「日本道路百選」(到底是有幾個 xx 百選),不枉我寒風中瑟縮步行自己搞自己:







舊函館區公會堂+元町公園

搞自己為哪樁? 走來明治洋風建築的舊函館區公會堂,黃藍相間、左右對稱,雪地裡格外多彩惹眼。

20 世紀初一場函館大火燒掉萬餘木造民宅,也毀了不少公設,某相馬氏好野人於是撥款蓋了一間公會堂

讓大家能有 hangout 的地方,看來是想選里長:








兩層樓格局里民中心用途多多,一樓主要是若干會議室給人喬事情,二樓就精彩許多,

大宴會廳可以給社區大媽跳廣場舞、元宵節猜燈謎、守望相助巡邏隊誓師典禮、里長連任造勢晚會等等,

sky is the limit. 宴會廳舞台上一台鋼琴,不知午夜十二點會不會自動彈奏,左側陽台則是知名觀景台,

昔日商賈在此觀看大船入港,大把錢財一起舶來:






這裡也曾經 host 過還是皇太子時期的大正天皇,里民中心升格太子賓館:



臨走前還看到美白版毛利小五郎


看來公會堂還是挺重要景點呢,而他對面的元町公園也是函館名所之一。

要說是函館版中央公園好像有點浮誇,但地處函館老洋房區中心確實怎麼路過都不會錯過。





來看公園地標,協助函館獲得魅力市容的函館都市規劃四天王雕像,左起劉德華、郭富城、黎明、張學友:



畢竟今天天冷吧,就連四天王這麼重要的景點都沒看到粉絲獻花,但轉念一想獨享空曠無人清幽環境頗為自得,

不禁想起當年冬遊敦煌冷吱吱。 (敦煌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31647707)

附近還有紀念黑船哥培里來函館開港剪綵紀念碑,以及改為開港紀念館的英國領事館舊址,這一帶就是洋氣:










Kikuyo+龍鳳拉麵

午餐吃海鮮好還是吃拉麵好? 不如都吃就沒有選擇煩惱。

簡樸店面 Kikuyo 別看店名好像什麼非洲少數民族,其實是貴為所謂「巴丼」,海膽、鮭魚卵、干貝

三色海鮮蓋飯元祖的名店,陳舊低調裝潢只有牆上密集簽名稍微透露 Kikuyo 實力,一組週刊少年男女漫畫

人物落款尤其吸睛。





海鮮丼這檔事好像新鮮就贏一半了,按照這標準開在函館魚市裡的 Kikuyo 真是立於不敗之地。

而對我來說另一半成敗關鍵當然是份量了,看那粒粒皆辛苦的飽滿鮭魚卵透著誘人緋紅,

加上水潤海膽與浪花般堆疊的干貝,海味無縫覆蓋碗沿三分天下,和著熱騰騰味噌湯喝下已感別離函館傷悲。



然後照例又要續攤,真的是豁出去了。 都說北海道鹽味拉麵一絕,今天沒做啥功課,回到大門橫丁

看到龍鳳拉麵說自己是函館流派鹽味拉麵一哥我就信了;小店拉門輕輕推開已見裡面坐滿大叔,

談笑風生一句都聽不懂,希望是方言不同所致而非日文退化太多警訊。




耍自閉角落坐下,來一碗招牌黃金鹽味拉麵。 豚骨、正油、鹽味幾個拉麵派系,鹽味大概是我最不愛的,

畢竟相對清淡的湯頭不若豚骨和正油風格那麼有個性,但拉麵控如我還是欣然接受龍鳳款待。

澄澈湯頭是店家長時間雞油熬煮的心血,即使在我已經很飽、影響美食滿足度的情況下依然可稱美味,

簡單純粹筍乾、叉燒、青菜排版以基本功取勝,湯頭不過鹹、中細雞蛋麵條中規中矩,

小店復古口味經得起時間考驗。



湯之川溫泉

再搭路面電車朝東行駛,不一會來到號稱北海道三大名湯的湯之川溫泉鄉。

一看排行三大我就立馬有興趣了,有沒有這麼好騙,電車到站先別急著找旅館,

附近街巷繞繞一訪湯倉神社,旁邊還有個溫泉源頭紀念碑:








接著二訪以廢棄鐵路路段改建的綠園道行人橋,以為有紐約 High Line 公園水準結果就是普通的天橋而已:

(NYC High Line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44544928)








兩個景點小插曲算是對造訪湯之川有個交代,緊接著抬頭挺胸前進下塌的湯之濱溫泉旅館。

行前嚴選湯之濱是看上它房間就可望海的好地點,不過大眾浴池的露天風呂海景第一排魄力又是另一層次,

飽覽由右至左函館山、道南、本州的無邊界視線同時一邊體會全裸穿梭室內室外享受野外露出快感,

以及奶頭在溫度急劇變化下迅速熱脹冷縮的身體奧妙。












稍晚睡前又補齊旅館主打銀河大浴場,淋浴水壓超強適合驅散抗議民眾,

但號稱療效不同三種池結果只有大浴池有水。 在有兩光嫌疑的浴場一片煙霧瀰漫中不斷聽到有女人

「順順」、「順順」的叫,忽然門口一張敷面膜的咒怨大媽臉衝突現身,原來是慈母尋子,

幸好沒有抱上來直接叫我順順。 正義感驅使下且讓我協尋失蹤少年,一個一個問可疑鮮肉

「請問是順順先生嗎」終於圓滿完成尋人任務,我人生裡的可疑大叔行徑也再添一筆。






函館山夜景

而滿檔豐富的函館行,必然要以世界三大夜景 (怎麼又是三大) 的函館山夜景結尾。

小時候在雜誌上第一次看到函館夜景,就立志有一天要帶妹紙同遊一番,今晚跟保田君母女的 local tour

組合雖然與理想相去甚遠但也是另一種溫情。

路面電車從湯之川飆回函館山,不再重演昨晚錯過末班纜車的悲劇,緩慢上升至最高點的同時,

山腳下函館市那被兩邊漆黑海灣夾擠出如蝴蝶展翅般的璀璨夜景也清晰起來:









港灣邊點點漁火,市區華燈熠熠生輝,親見百萬夜景的震懾也只能感嘆一聲北海道名不虛傳了。





I’ll be back!

Sav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