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長天期出差訪美,不好好利用週末出門不免可惜。

就連拜訪了許多次的舊金山,依然可擠出不少新意:

9/2 Sun. 2018, AT&T Park

既然要當假球迷就要裝得像樣,這就來舊金山巨人主場朝聖一番。

不過是我 MLB 第五座球場而已,大聯盟全制霸長路漫漫,但緊鄰舊金山灣的 AT&T Park

絕對是其中特色十足的一座,某大炮怒扛一發直接轟出右外野座席入海、然後球迷忙著划船撿球的畫面

相信常看體育新聞的人都不陌生。

undefined
undefined

與 Boston 芬威球場一樣,若想認真逛球場可參加專業導覽,但今天時間有限,打卡輸誠說聲我愛國球即可,

場外傳奇球星雕像經過只當路人,場內名物也蜻蜓點水,幸好沒有錯過 Tiffany 公司製作的歷屆

世界大賽冠軍獎盃和冠軍戒指: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進場坐定,抬眼但見碧海青天,滿場觀眾鼓譟活力為背景音樂,多麼一個不看球都能很滿足的美好午後。

就算是像我這樣的假球迷,還是對充滿神秘力量的巨人印象深刻,畢竟其超高的季後賽勝率,

每每突破例行賽不甚突出的戰績想像,令人好奇今天是否又能見到貧打的巨人跌破眼鏡贏球呢?

看看今天對手同樣是貧打的 NYC Mets,好像贏面挺大,但 Mets 先發赫然是雷神 Noah Syndergaard,

這下充滿希望主隊好好表現又想親眼見證賽揚壓制身手的矛盾情緒。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但兩邊都應援的騎牆心態沒能維持多久,便立馬被雷神的實力圈粉,一方面巨人的死屍打線也確實令人搖頭。

兩局上由 Michael Conforto 轟出兩分彈助大都會先馳得點,也是本季第 20 轟,這個完全走下坡的

我前 fantasy 愛將今天用這樣的回春表現,答謝我當年選秀的知遇之恩。 除此之外整場攻勢還真沒啥亮點,

大都會終場 7 安 4 分的產出中規中矩,反觀巨人在雷神 Syndergaard 完投 9 局 11K 的壓制下

全場僅 2 安 1 分,親睹賽揚演出且容我倒戈給客隊喝聲采。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9/8 Sat. 2018, Angel Island

衰洨遇上交通管制,韓裔 Uber 司機誤載地雷本人我,累他畫了個舊金山灣的大弧這才來到目的地

濱海小鎮 Tiburon。 小鎮本身好像也沒啥好講,但這裡能搭渡輪前進海灣內的明珠 Angel Island,

名氣雖不若惡魔島監獄,過去倒也身兼軍事要塞、監獄、移民哨等諸多用途,此外作為水鳥重要棲地的天使島

自然風光更是不輸。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不多久登島下船,同行遊客挺多足證此地人氣。 來 Angel Island 玩法基本上就是各種環島,

環山步道健行、越野單車繞行,體力再不濟都還有環島觀光小車開開停停,運動打懶兩相宜。

島上海拔不高,廢話不多說立刻雙腳開爬,但行前沒做啥功課的結果就是漫無目的踏青而已,

偶遇野生動物固然療癒,結局登頂不成還越走越偏,即使光天化日還是不免為了怕錯過回程船班心慌。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不過沿途風景無疑才是此行的主要犒賞。 行前聽在地人同事推薦,海上回望舊金山天際線的最佳全景視角

就在天使島,這下雙眼證實此言不虛,盡覽標誌性金門大橋和奧克蘭海灣大橋左右護法,居中城市精華區的

都會時尚魅力也剪影般浮出海空背景的漸層藍,迷幻且真實。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搭上返航船班,行水舊金山灣又是一番不同風景。 遠觀大小風帆船隻穿梭金門大橋與遠近灣岸,

近處則有由都會區剪影漸趨清晰、上色的水岸景觀,山崖邊的豪宅細節也每每勾起心中美國夢的念想,

然後再轉念被房價點醒想都不用想: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9/9 Sun. 2018, Big Sur

出差期間主要就在灣區深居簡出,向北固然有舊金山諸多精彩,向南其實也有不少景區值得幾趟自駕旅行。

今天鎖定 Big Sur 區域,也是加州最負盛名的濱海 1 號公路中相當精彩的一段,雖說沒有確切範圍,

一般泛指從 Carmel 小鎮以南到 San Simeon 的濱海地帶,全長約 90 miles 路段曲折起伏,

沿途一邊懸崖峭壁、一邊大洋壯闊的致命美景誘惑著駕駛人的專注,森林、草原、沙漠多元植被交替出現,

水鳥、牛羊、海洋生物棲息其間,整片由 9 個州立公園所保護的原始自然樣貌曾經獲得美國著名詩人

Robinson Jeffers「這塊鋸齒般的土地,是由墜落的流星犁出」的高度讚譽,也名列國家地理雜誌

此生必遊 50 選,仿佛不來對不起爸媽。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這趟公路旅行沿途觀景點不少,但最大重點還是 Big Sur 地標 Bixby Bridge。

建於經濟大蕭條年代 1932 年的 Bixby Bridge,是當時世上最長的單拱混凝土橋,

論克服險峻地勢的工程成就已可專書一節,完美契合在峭壁之間、巨幅垂直落差直插入海的大器構圖

更早已是加州公路旅行最經典的畫面。 本日天象薄霧繚繞、浪濤裂岸,有別朗朗晴空自有另一番蒼涼之美: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都說北加州天氣一日多變,此時踩點附近的 Pfeiffer Beach 正好搭配突然好起來的天氣。

岩礁與潔白沙灘並存的特殊地形令人驚艷,寧靜無波潟湖與礁石外的大海怒濤個性對比鮮明,

但同是清澈水體,識貨的老美們遛狗、比基尼曬太陽、海邊健行各種親近大自然方式,反觀我們一行

宅宅三人組也就簡短繞一下,然後打道回府逛 mall 兼覓食 fast food,陽光宅男不過如此而已。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現在應該對得起爸媽了啦。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