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Wed. 2017, Day 2

智利南端的麥哲倫南極大區 (Magallanes y de la Antártica Chilena) 自然觀光資源豐富,

繼昨天百內國家公園飽覽湖光山色後,今天前往另一國家公園 Bernardo O'Higgins 看冰河。

地圖上看 Bernardo O'Higgins National Park 超大一片,幸好今天目標只有靠近我們飯店所在

Puerto Natales 港的最南端區域,以 Balmaceda 和 Serrano 兩座冰川廣為人知。

而最受遊客喜愛的親近冰川方式,莫過於搭船巡航峽灣後還能登岸欣賞。

從善如流,我們一家起大早摸黑前往港口,若是警匪片待會大概會有毒品交易然後主角現身大秀射不完的子彈,

現實則是冷得要命的清晨厚衣包緊緊都還嫌命薄。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從 Puerto Natales 港帶著滿滿正能量出發,就連現在走的這段航路都很應景的叫做

「最後希望海灣」(Ultimo Esperanza)。 行前看航路導覽敘述,「在岩石上嬉戲喧鬧的海獅,

憨態可掬的企鵝,以及懸崖絕壁上被稱作「鸕鷀群居地」的地方,有近千只的鸕鷀棲息在此。」一副

生態伊甸園鮮活形象令人期待,然而可能因為天冷加上沿路海相陰晴不定還偶有苦雨淒風,

今天實地考察發現以上動物通通不錄了,只得靠沿路峽灣峰壁雄奇氣勢撐場。

啟航差不多兩小時左右行經 Condor Cliff,瀑布涓流天上來,雷霆落海不復還: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接下來半小時就是漸漸駛近萬年冰川 Balmaceda 的開箱過程了。

遠方可見一斷崖下方光禿、上方白頭,正是 1980 年代還能覆蓋至海平面的冰川年年後退的證據。

全貌令人警醒生態喪鐘,zoom in 佯裝白色世界依然鋪天蓋地就是,眾遊客擠在船頭無不對這冰天雪地的

末日景象嘖嘖稱奇。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又過了半小時左右,船行支線航道登陸公牛港 (Puerto Toro),從這裡上岸來趟簡短林中健走可直抵

另一萬年冰川 Serrano 跟前。 同樣有冰河消融的悲劇因子,Serrano 勝在山腳倒退出一座潟湖

當作入海緩衝,漂著浮冰的湖面鏡射藍天倒影反而美感升級,油畫般的大場面風光榮膺家母此趟南美行 No.1.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突然很想吃豆花
undefined
undefined

收穫完兩座冰山,這段 cruising 行程從此沒虧欠船客什麼啦。

而最後希望峽灣沿岸牧草豐美,來到南美新世界的不少歐洲移民們在此複製阿爾卑斯山牧場經驗,

優美農村風光、豪邁牛羊肉食、敦厚餐宿服務人情也就成了航程中冰川之外的最大賣點。

返航順訪號稱幾座牧場裡風景最優美的 Estancia Perales Ranch,

碼頭邊海天一色如畫,如茵綠草遠接小巧農舍裡則有烤全羊大餐等著我們,伙房磨刀霍霍向豬羊,

饕客望眼欲穿腸。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集香腸、烤羊、烤雞精銳盡出的農家霸道 BBQ 全餐,人見人開懷。

美食當前,陌生人之間亦跟著卸下心防,同團一票遠從首府 Santiago 南下的智利當地人不顧語言隔閡

硬要與我們一家攀談,還自掏腰包頻頻給我們勸酒吃肉,拉美熱情在這冷冽的高緯秘境溫暖感受。

undefined
undefined

我怎麼覺得左二像朱孝天?
undefined

感謝這票相見恨晚的在地友人,你們的真誠好客為本已難忘的旅途更添顏色。

來回八小時船程的奔波辛苦,何足道哉?

undefined
undefined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