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Sun. 2015, Day 2

芝加哥馬拉松熱鬧開鑼,而自己搞自已今天也該做個了斷。

匯集於起跑線的民眾自然形成二氧化碳暖流驅寒,與賈女士拿出室內運動社社巾證明我們是玩真的:






聽說總時限採統一計時,越晚出發越吃虧,於是報名時聽從賈女士建言自表全馬實力不用四小時因而

晉升還算菁英團體的 corral F 組,沒多久便以領先組之姿開跑奔向清晨微亮的城市天際線。







這也是整趟我最領先眾人的時刻了。 無盡延長的全馬路線先在芝加哥河幾座橋來來回回兩岸穿梭,

接著一路向南直逼遙遠的 MLB 白襪球場、流連伊利諾理工學院再向北折返回尻中國城,

最後歷經跑不完的直線距離抵達終點千禧公園,長度光想就崩潰。





早在差不多 7,8 mile 我就差不多體力用完啦,賈女士和一個也來善心人士之家借宿的熱血台灣大哥

自從起點後也是音訊全無。 跑跑走走突破半馬距離用了三小時半,剩下半場真是欲哭無淚,只得偶爾

追逐愛國人士的背影暫忘憂愁:





20 mile,身邊競技人潮銳減,賈女士應該已經回德州了吧?



23 mile,眼裡的大樓隨風搖曳,幻化海市蜃樓。 救護站休憩一下隔壁床哭的超大聲,

某選手無法完賽的悔恨感染我繼續多坐五分鐘(?)。 熱血大哥此時應該已經返台了吧?






最後一哩路心情是複雜的。 一方面默默希望有救護車或警車之類把我接走,畢竟我老早超過大會規定的

6.5hr 時限,但一方面又覺得已經走了這麼久起碼讓我通過終點線,於是每每有警車救護車經過時

我都下意識躲藏巷弄之間,路跑變跑路,淺嚐逃犯那屈辱又草木皆兵的惶恐心情,而路人甲乙丙丁

沒來由的吶喊助威外加大喊只剩幾百公尺的哄騙也在最後關頭形成 peer pressure,逼我跟一群老弱婦孺

挑戰意志極限,我不認識你但是我恨你,略過最後的醫療站咬牙一步一腳印總算跨越終點時

不忘脖子拉得老長戴上獎牌,明明失格照片卻完全看不出來,實在不知該說是有完賽還是沒完賽

但獎牌貨真價實,哭笑不得。




最終結果是驚人的 7:40! 早上八點跑到都下午三點半了,此時桃園機場捷運應該通車了吧?

想想也不枉過去兩三個月來,每週兩次跑步機且每次只跑 5km 的「苦練」了。

但我還在戶外呢,從終點線到善心人士公寓短短幾百公尺竟走了 40min,想是途經公園難以抗拒

諸多長凳誘惑、動不動就坐下休息吧?

(這趟沒訓練就挑戰全馬的無腦行徑,竟意外成為我 MBA 班上的經典傳奇之一,那是後話)



真要說百孔千瘡的一天有啥撫慰,我想就是和人稱矽谷明燈的 Cathy 姊吃港點吧。

飽滿燒賣屌打 Boston 同級餐廳,還能使筷看來我上半身不殘廢,但狼狽返家接下來一整晚

咿咿啊啊呻吟上演不死咒怨,我也只能感謝善心人士的無上包容了。







Save

    文章標籤

    Chicago Marathon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