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Sun. 2015, Day 10

趕早體驗 Bastille Market 早市,last day 依然不馬虎度日。

搭地鐵到 Bastille 站,站內浮雕藝術滿知名,描繪法國大革命主橋段攻陷巴士底監獄之餘

也演繹巴黎市民生活,主題橫跨貴婦沙龍乃至士農工商的眾生相,儼然法國版的清明上河圖:







一出站即為 Bastille 廣場市集,最初人群三三兩兩而後漸成熙來攘往。 狹長型的市集沿

兩個地鐵站之間的路面直線延伸,layout 近似捷運地下街,左中右成排攤販呈川字形夾擠出

一來一往遊客動線通道;觀察攤販營生,鮮花蔬果衣鞋雜貨奶蛋雞鴨魚肉生猛海鮮無所不包,

雖然重疊度很高好比夜市裡總有不斷出現的鹽酥雞,整潔擺設加上我腦裡莫名認定在場都是高檔的有機農獲,

逛起來還是一陣清新不覺厭煩。

而我最在乎的熟食也沒令人失望,嗜食甜點者歡迎光臨眾多糕點商販,習武之人可豪邁的隨買隨嗑鮮嫩生蠔

展現硬派,或是白天就想開趴的人這裡也有種類齊全的各色起司紅酒任君搭配。

眼花撩亂眾多選擇中,我最後很瞎的花了五歐元買了 16 隻熟蝦,再採買烤雞腿一隻硬湊海陸全餐,

貧民版法國料理的好只有買過的人才知道。










順著同一條街離開市集前往下一景點聖馬丁運河,途經不知名公園一角冷不防出現巴黎民眾對之前

查理周刊事件的哀悼致意:





心下暗禱天佑法國,行程繼續走,眼前 Canal St. Martin 建於拿破崙時期,旨在供應人口漸增的巴黎

市民民生用水,亦附帶有限物流運輸功能。 全長 4.5km 大部份都在地下航行,可見的地上段部分以

調節水位的閘門為最主要景點,水門上小橋擠滿看客一睹輕舟過河風采,晴空下河面映著大樓的城市風光

與這一帶偶爾出現點綴的塗鴉藝術也值得留意欣賞。











回頭又經巴士底廣場,一大早就看見跑者三三兩兩搭車和大批準備作業的 Paris Marathon

此時已熱鬧開跑。 當初發現這個賽事時只剩包住宿包觀光的超貴報名 package,

狠不下心參賽的我此回只能無奈旁觀,但最後一天還給我撞見這個年度盛事還是覺得滿幸運的。












原來紅鶴是這樣喝水的,長知識了




不玩到最後一刻就是不甘心,離去前再參加最後一次 Paris Walks 徒步旅行,貴司真該稱我一聲 VIP.

這次主題為 Secrets of the Left Bank,故事拉回巴黎左岸一些古蹟背後掌故,導覽恰巧又是

幾天前法國大革命 walk 的主講人 Chris 哥,真是有緣,三人小團又格外溫馨,姑且隨性帶團,

不能免俗還是得從幾則沒啥關係的冷知識分享起---眼前的小建築物是把某教堂打掉搬石頭過來蓋的,

曾經是監獄,軟禁過曾作畫諷刺法王 Louis Philippe 一世的漫畫家;過個馬路也能隨機講到

法國路駕規則,說是法國大革命前曾流行左駕,是時有車階級多為貴族,至革命期間為掩人耳目多改右駕

企圖混入一般民眾,後來拿破崙就直接全國統一右駕,使得英國佬 Chris 每每在帶團時總回憶起初來法國時

不熟悉規則轉換的過街驚魂而一再提起這項拿破崙的「苛政」。




轉角來到巴黎最老的清真寺,係因法國政府爲感謝北非法屬殖民地的穆斯林在一戰對母國的參戰貢獻,

從醫院改建而來。 造型借鏡南西班牙 Granada 區摩爾清真寺建築樣式,建築石材也屬同色調,

地標四角型尖塔下的建築其實包含餐廳、阿拉伯文教室等複合式設施,為巴黎穆斯林社群一重要文化集會地點。

(講到這又插播一則有關可口可樂的冷知識。 某次可口可樂好像得罪巴黎穆斯林的樣子,

 遂被指控 coke 含酒精成分,不公布神秘配方無法直接否認的可口可樂最後費了一番功夫才把爭議搞定)






穿梭街巷不一會來到自然歷史博物館 (Muséum National d’Histoire Naturelle),是個含 7 部門

14 展區的 turbo 學術研究重鎮,當中四個展區位於巴黎市中心,左手邊進化博物館想當然爾有大猩猩標本,

正前方的廣袤綠地皇家植物園 (Jardin des Plantes) 更是人氣景點。

前身是路易十三的皇家藥草花園,由於開放藥學醫生和學生入場的關係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法國最早的

public park,現囊括 950 種植物,且按照林奈的生物二分法 layout 種植,

當中不乏珍稀物種例如很耐重金屬號稱可在核爆後存活的 caledonian palm。 一旁則是皇家溫室,

舊展區乃木頭製溫室,歷史遠溯路易十四,為了守衛裡面自荷蘭運來法國最早的咖啡苗採取 24hr 維安,

無奈至 18 世紀上半葉還是遭人偷運至中美洲 St. Martin 而後轉傳南美洲,現在巴西咖啡這麼夯

原來竟是法國咖啡苗的徒子徒孫 (冷知識 part x,導覽說世上喝最多咖啡的是芬蘭人??);

緊鄰著新展區則是法國最早的鋼鐵玻璃製溫室,外觀保守看不出裡面的前衛設計,但考量它建於和

艾菲爾鐵塔同年的 1889 年也就不難腦補其內的鋼鐵元素。









綠地旁上下階梯,旁邊還有僅次於維也納世上第二老的動物園。

一來馬上看到袋鼠躺草皮,相當違和,有著長遠歷史的動物園當然也有許多動物明星,

例如 “kiki the tortoise” 是隻愛把妹的陸龜,遇男遊客愛理不理女遊客就扭動 250kg 身軀

投懷送抱,而後於 2010 年以 145 歲高齡辭世,死後製成標本供在旁邊給人上香。

動物名人堂另一隻巨星就是長頸鹿 Zarafa 了,19 世紀上半葉以敦睦禮物身份從埃及進獻給法王,

厲害的是船運進口到馬賽後決定以陸路方式一路行走到 900 公里外的巴黎。

護送長頸鹿是什麼概念呢? 由自然學家專業帶隊是一定要的,外加三隻母牛陪嫁全程供應鮮奶,

還特別訂做脖子+身體的兩件式雨衣確保長頸鹿一路暖和,全程 41 天走到小長頸鹿都長高了,

所到之處無不引發圍觀人潮,途經 Lyon 更有當時接近全城人口 1/3 的三萬人夾道鼓掌迎賓

簡直馬祖遶境。 抵達巴黎後長頸鹿旋風依舊,一時仿長頸鹿觸角的包包頭髮型蔚為時尚,

長頸鹿斑紋和長頸鹿印花 T 恤陶瓷也大為流行,自此待在 Menagerie 動物園 18 年直至往生的

Miss Zarafa 長頸鹿死後標本雖展在法國西部濱海城市 La Rochelle 不若陸龜在此落葉歸根,

人民對她的思念應猶在,時至今日仍常為童書漫畫或繪本主題。




不過講了這麼多幼幼台的題材,也該說些成人的平衡一下---普法戰爭時巴黎面臨圍城缺糧危機,

一時吃狗吃貓寵物全成食材,就連動物園都成了 turbo 野味養殖場,諸如狼大腿肉等黑暗料理層出不窮,

深夜食堂菜單看了就讓人不酥胡:



且讓我們重回光明面,看看居禮夫人如何綻放放射光明吧。

自然歷史博物館部分也屬巴黎大學校區,與居禮夫人的研究頗有淵源,

下圖可見居禮夫人開研究會的倩影,而後排右二的小鬍子科學家竟是年輕的愛因斯坦:





臨去時回望草坡頂,小涼亭是巴黎最古老的鋼鐵建物,視野佳可看到普法戰爭時圍城邊界的亭子

上面則刻有「天佑法國打贏普魯士」字樣:




自然歷史博物館規模超乎預期,儼然今天徒步旅行主菜,而緊接著走逛附近的古羅馬競技場

Les Arènes de Lutèce 遺跡無疑是適合收尾的私房小景點。

始建於西元一世紀,最多可容納 17,000 觀眾比當時巴黎全城人口還多,現作為巴黎市民踢踢足球

等遊憩用途舊時可是神鬼戰士的真格競技場,本以為是血腥場子但導覽為大家破除謠言,說職業

gladiator 養成不易所以其實不會 live or death 打很兇,強度大概和跟喜劇沒兩樣的美式摔角

差不多,就不知古人夠不夠幽默懂得抬棺材出場嚇人了。









坐在競技場石頭觀眾座席上放空一陣,我們跟著走到旅途最終站索邦科學院,一面繼續發思古幽情

一面聽取此地 60 年代發生的學運激情。 冰與火的內心反思,古與今的遊歷來去,

短短十天深深 engaging,我慶幸又多踩點了一個國家。


                                                            ~FI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