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 Sun. 2014

環山部落→司界蘭吊橋→登山口→賽良久營地→瓢簞山屋→志佳陽大山

這趟健行不為別的,只為一週後開拔非洲第一高峰 Kilimanjaro 調整身體狀況,同時也跟新隊員王彥康

他老爸培養一下團隊默契。 原本鎖定 either 合歡山或南湖大山皆不幸向隅,以沒魚蝦也好的心態撿了

百岳中名氣相對低的志佳陽,行前自然不期不待,卻也意外挑戰人生第一次單攻,百岳經驗值漸趨完整。





凌晨一點,飽食清粥小菜後整裝熱身,接著踏上全程 7.8K 的征途,距離看來可親,海拔卻在這短短路徑中

驟升 1,700m,陡度可見一斑,但最初 3.1K 仍是小菜一碟,摸黑走吊橋耳聽司界蘭溪流水潺潺,平順的

沿溪谷走再路過許多高山蔬菜農地簡直散步般輕鬆,直到抵達寫著志佳陽登山口的木牌宣告好日子結束,

自此一路陡升,除了苗圃工寮和賽良久營地少數幾個較平緩路面外幾無喘息之處。

不巧今天胃腸狀況不優,野放完後耗氧劇烈,一路喘喘喘的走在隊伍後面連前方車尾燈都看不見,

幸得嚮導山鼠放慢作陪,顧名思義身手宛如穿山鼠般靈活鬼魅,壓陣委屈了他,讓我想起以前當兵新訓時

有次被 assign 等一個便祕的弟兄野放成功為止的惡劣心情,但也多虧山鼠讓我一片漆黑中不失信仰,

走到快天亮終於又趕上大隊人馬,裝做一副若無其事持續登峰。






畢竟是 12 月,海拔越高越是徹寒,樹梢多有結霜







非洲待久了不小心就變熱帶體質了,曾幾何時怕冷變成我的致命傷,近三千公尺再往上的征途走來

倍感辛苦。 幸好太陽漸漸暖起來,抵達標高約 3,140m 的瓢簞山屋外大家瀟灑撤下身上裝備、

以最輕盈的姿態一鼓作氣攻頂,最後的天堂路陡上加陡短短 700 公尺走了快一小時,卻也是整段單攻

視野最精彩的路段,環顧一週舉凡中央山脈北一段、北二段、雪山群峰、武陵四秀等等搶著從雲海霧隱中

探頭露面,擺在一起我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橫豎是隨便一指都命中百岳名山的豪華閱兵秀,就連嚮導

身經百戰也在此時拿出相機捕捉台灣山林之美。










終於攻克志佳陽基點峰,本人第 10 座百岳入手,標高 3,289m 在群山中雖不算特別高聳,

單攻的殘酷注定將讓這座大山在我心中長久留名。





but, 旅途還沒結束。 天曉得為何擺著標高的基點峰竟然不是志佳陽最高峰,再往西北走個 500m 一個

無名山頭才是這一帶的 local king,無百岳之名卻有百岳之實,惹得已經有些疲憊的眾山友心癢難搔,

磨人心志,但既然都走到這地步其實也不容退縮,心一橫加班半小時不一會拿下標高 3,345m 的

志佳陽最高峰,遙望大小劍稜線還遠在天邊心想幸好今天行程到此為止了。







本人意外最有攻頂失敗疑慮的大山行程到此也算有幸福結局了,走回瓢簞山屋略事整頓,屋內簡陋至極,

簞瓢屢空恰如其名,屋外空地則有 Mr. 科學麵利用擺爛不跟大家攻頂的空檔準備好的熱水熱茶熱咖啡,

就地上演微慶功小確幸。



然而大山威能豈有消散之理? 上山既是寸步難行,下山跟著如履薄冰,埋藏在林道落葉地毯下無數的樹根

就像地雷一樣,踩到就是碰一聲屁股滑落地炸彈開花,更別提那些還需攀附繩索的陡峭路段對膝蓋的負擔,

小心翼翼踏出每一步走到都要神經質,高齡 73 在稍早登頂時還拿出自備姓名牌長嘯一聲豪邁歡慶展示

銀髮族超強生命力、此時即使已疲累不堪卻靠著幹勁悶不吭聲一直往下衝的林大哥正是我堅持到底的榜樣。






反觀回程得到允許帶頭衝的 Mr. 山鼠,放出籠後兩眼放光領著菁英組開始飆速,下山表定六小時、

出發前估計快則五小時,結果領先集團最早僅花三小時半,氣勢就連山鼠都讚不絕口,我一個

走馬看花花四小時半的水準在別的登山團其實已屬前段班,這回卻只能當吊車尾的漩渦鳴人,

領教了野訊山友的堅強戰力。







回到熟悉的溪谷、熟悉的吊橋、熟悉的希瑪農莊,但民宿主人好像喝醉酒還怎樣的心情不穩定跟我們嚮導

槓上了,得罪了方丈飯菜就有些馬虎,虎頭蛇尾的慶功證明昨天的滷肉飯吃到飽無疑是此行最大亮點。

「爬山如人生,一路辛苦,一路風險」,爬到都講出這種滄桑感十足發言可見志佳陽真的滿硬的

林大哥如是說。




休養一週,再戰吉利馬札羅!

    文章標籤

    志佳陽大山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