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Sun. 2014---Day3 (cont.)

俗擱大碗的古蹟套裝行程走完 Royal Enclosure 還有三處訪點,老面孔長得像阿格西的嚮導也隨車

繼續沿途講解,不離不棄是我兄弟。

Debre Berhan Selassie Church

首先來到一間看似貌不驚人的小教堂,卻是剛鐸王朝鼎盛期 44 間教堂中僅存的兩座之一。

19 世紀末回教徒入侵 Gondar,看到教堂就像大埔案一樣拆拆拆,但正當這間小廟也要慘遭毒手的時候

突然天降神蜂,憤怒的黃蜂群擾亂了穆斯林軍隊也保全了 Debre Berhan Selassie Church,

後人亦得以一窺這小小宗教淨地的建築巧思---外牆一圈 12 個圓塔象徵十二使徒,正門搞得特別隆重則

象徵耶穌本尊,兩道拱門外加塔頂造型意欲呈現 "Lion of Judah" 形象,眼尖的遊客還可在西側牆上發現

獅子的尾巴,饒富童趣:






聚焦教堂本身造型形似傾覆的小船,象徵諾亞方舟,自西邊小門入內參觀則立馬迎來聖母瑪利亞慈愛的目光,

號稱不論在室內如何移動總是擺不脫聖母雙眼直視。

綜觀小教堂擺設,左側壁畫多為聖人故事例如屠龍者聖喬治騎馬的英姿,右側壁畫描繪耶穌的故事,

然而最最惹眼竟是一抬頭看見屋頂梁柱滿滿的阿福羅頭,黝黑肌膚外加一雙大眼的天使形象正是

衣索比亞人的典型長相,堪稱廣告 model 在地化取材典範:












Empress Mentewab's Kuskuam Complex

距 Gondar 鎮中心西北 3.5KM 山丘上挺立的古蹟群就是 Mentewab 皇后別院了,好好的 Royal Enclosure

不待一個人跑來這裡加蓋山上別墅據說係因皇后魅力無法擋宮內常有八卦流傳、意欲離群索居遠離是非所致。














規模不小的山莊設施應有盡有,寢宮圖書館等等外加一間東正教教堂,而最大看點當屬展示皇后私人物品的

小博物館---號稱皇后本人睡過的床過了幾百年看來依舊軟Q,更驚人是旁邊一個小玻璃櫃子桌巾一掀赫然

棺材來著,皇后本人外加兒子和孫子隨伺在側、三副死人骨頭在昏暗燈光下用空洞的眼眶看著你,

好端端一個復活節搞成了萬聖節。







Fasiladas' Bath

老樹侵襲觀眾席、正中央有一古厝乍看頗有吳哥窟味道的 Fasiladas' Bath 原本用作皇家浴池,

但更多是宗教目的,尤其一年一度紀念耶穌受洗的 Timkat 節喜慶氣氛至今不變。

先是引用相距 500 公里遠的河水慢慢注滿澡堂,接著由神父們念經加持過後瞬間升級成 holy water,

下一秒圍觀鄉民們就開始爭先恐後跳水討祝福了,人潮滿滿滿熱鬧非凡,隨時代演進也產生一些具創意的

玩樂方式,例如在這神聖的日子裡純情少男們可以拿檸檬丟自己心儀的女孩表達愛意? 但為啥是檸檬呢?

衣索比亞的幽默感尚待琢磨。












感謝阿格西高品質的解說,離去前總得朝聖一下傳說中的四姊妹餐廳。

本來好像也是小路邊攤出身,現在發展成海內外遊客近悅遠來的剛鐸 must visit 訪點之一,

特色又有質感的裝潢、多元的餐飲內容加上宛如宗教儀式般神聖的傳統衣索比亞煮咖啡 live show

無疑都是成功要素,不過我想最大關鍵還是得歸功四姊妹本身啦,一字排開架式十足,小妹尤其標緻,

完美展示何謂衣索比亞美女(眾看倌可猜猜下圖哪位是小妹,其實應該滿明顯的):













滿載文化采風告別 Gondar,開啟回程南下二訪 Bahir Dar.

在又一個不小心訂得太高級的湖濱旅館稍事整頓午睡後由司機大哥帶去 "chacho traditional club" 吃晚餐,

同時欣賞現場歌舞表演。 歌后高亢的嗓音令人印象深刻,背後的樂隊大叔們人人滿面堆歡拉著傳統樂器、

畫面之和諧好比台灣老派綜藝節目攝影棚,but 最大亮點肯定是 Bahir Dar 傳統舞蹈---

此舞蹈極端強調抖肩的藝術,抖抖抖人體高速前後蠕動,抖到最高潮整個人還會起飛彈跳宛如活蝦飛魚,

既歡樂又嗑藥、既 hyper 又 crazy,姑且就叫他飛魚舞吧!

一開始兩男兩女 dancer 還只是幫歌手伴舞插花小折腰而已,採甘草人物風格逗趣現身,歡樂派舞步一出手

已是全場風靡:













突然間一個女孩淡定的走到舞台前給小費,然後竟然就開始抖肩了! 台下抖不夠還抖到台上去!







感謝一號女孩拋磚引玉,釣到小小舞后魅力 hold 住全場!



豈止有觀眾上台踢館的份? 舞者下鄉找民眾尬舞去!





歡樂舞步就像中邪,結果演變成台上失控的群童亂舞!






給來賓同樂了這麼久,dancer 喊一句閃開讓專業的來,傳說中超瘋狂的飛魚舞立馬技驚四座!





最後連阿福羅王都登場了!





熱鬧了這好長一陣子大家有點放空,穿插點輕鬆的,類似吟遊詩人的說唱藝人悄然上陣,唱一句說一句

衣索比亞語無字幕,我只有杯具,說唱大哥倒很細心,看現場黑壓壓黑人只有我一張東方臉,唱一唱還

cue 到我歡迎來玩之類的,讓我有個揮手致意帥氣離場的機會,原來我才是今晚的巨星!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