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Thu. 2013, Day 6

才剛與 Mr. 莊胖會面馬上又要分別,趕場哥行程不是喊假的。

把握早班火車前往費城前的空檔在曼哈頓南邊亂闖,中國城一派亂中有序、penn station 外商圈車水馬龍,

百貨公司櫥窗的聖誕節擺飾則吸引無數行人駐足。











古城費城,坐擁獨立廳、自由之鐘等等見證美國獨立史的重量級人文資產,真要旅遊的話還挺有看頭,

但趕時間兼沒內涵如我只知道有七六人和費城人,今天還多了我一個廢人到此一遊,對此地的初印象僅止於

火車站挺氣派:








來費城自然是為了拜訪 Wharton 商學院了,行前小做功課發現一個商學院和附屬的 Lauder 國際事務學院

合開的 joint degree,兩年扎實商管訓練內含九種選一語言和文化課程的專攻學程外加兩個月該語言別

海外國家實習,學成後文憑是 MBA 和國際關係 MA 雙學位、裡子是經營國際市場的高級專才,非常吸引我,

今天下午正好可參加一周一次 MBA/MA Lauder 聯合 Program 的 info session,小會議室擠滿來賓

看來這學位的秋度已不是秘密,殊不知來賓既然自忖具挑戰資格想必背景更秋:打著具語言和文化專才的 MBA

學位自然吸引背景深具國際化色彩的各路菁英,聽聽各訪客簡單自我介紹多是家庭背景就已是多元文化環境,

或是工作關係具深度或廣泛海外經驗,就連一個長得像大鬍子哈登的大叔都是很秋的美國海軍退伍軍人---

這短短兩三年以為自己多少有點國際化了,現在這才叫見世面哪。

"Where you're going depends on where you've been" 好個帥氣的 Lauder 學院標語,

空空如也如我也只能從這個 moment 起開始認真磨槍了。

Wharton 校園一隅:










感嘆了一陣自身條件的乏善可陳卻也欣喜這場 session 真是資訊豐富。

旁聽時間又來到,這回踏上 Lauder 學院 (我看翻成老大學院好了,偉哉 kobe) 參與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equality 課堂,講的是全球財富不均的統計數據和預測、財務不均背後的成因,

然後接續對於財富不均是福是禍、我們該如何因應的 open discussion,不需太深的學理基礎也可理解內容,

尤其長得像喜劇演員的光頭教授跟學生的互動真是融洽,課堂不時出現吹口哨 歡呼 鼓譟甚麼的,

有沒有這麼歡樂,又剛好是學期最後一堂課的關係教授結尾時還故佈疑陣搞得自己要離職的樣子結果真有女學生

泫然欲泣,即興上檔訣別戲碼真不知在演哪齣,Wharton / Lauder 之旅就在出乎意料外的 hyper 中結束了。

(以結果論來說其實沒有上到 Wharton 商學院的課程不免可惜,不減此 program 魅力,但看這一般頂尖商學院

 還要外加高度語言能力的門檻...hmm...申請前需得做足準備了。

 校園參訪資訊---http://www.wharton.upenn.edu/mba/admissions/visit-campus.cfm)








有航空公司金卡的人生,就連美國國內線都可以爽當大爺。

等候飛往芝加哥航班的空檔就在費城機場的 lounge 伸腿打混,卻在電視上看到曼德拉的死訊,

畢竟也曾經算是我的第二故鄉而感到有點晴天霹靂。

偉人的殞落不免令人惋惜,一陣心寒怎料到一出芝加哥機場那才叫天寒地凍,到底是在冷甚麼意思,

開放空間站沒幾分鐘就快失去意識的徹寒實在太讓我驚訝。

幸好約莫四五十分鐘車程後我找到我溫暖的避風港,Mr. 薛博文夫婦雅房是也,沙發床的外賓處女睡

被我光榮拿下,成就感難以言傳。








博文像燈塔一樣,照亮我人生方向。

    文章標籤

    Philadelphia Wharton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