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 Sun. 2012---Day2

寒夜,屌面在磨牙,我身在抖動。

神州大陸幅員數千里今天我要前往蘭州,趕早是必要條件,抗寒是首要課題,

當飛機窗外的地貌變得不毛且白雪皚皚幾近科幻,下一刻我就暴露在蘭州機場外的冷冽空氣中瑟縮不已了。







抗寒第一站,馬子祿蘭州牛肉麵是也。 蘭州牛肉麵高手雲集軒輊難分,馬子祿正是其中的老字號高調

曝光於網路和旅遊導覽上,大有統領江湖誰與爭鋒的氣勢,其隱身的大眾巷也硬是被他弄成知名的美食街

生起群聚效應餐館一家接一家。

掀起門簾發現接近下午兩點仍是高朋滿座,店面髒亂但更突顯市井小民熙攘活力。

點菜極為單純,在入口處買餐券再直接找師傅領麵即可,也就是在此刻與師傅的對答中開啟了我日後

飽受鄉音困擾、懷疑自己中文程度的雞同鴨講之旅,好比今天似乎在問我麵要寬的細的吧,

但就在不知道對方在問三小的情況下被強迫餵食細麵,連牛肉都不知道怎麼點,

本想大力消費一番結果只有類似牛肉湯麵的東西上桌,好生氣結。








然而這就是蘭州牛肉麵的特色。 不像台灣牛肉麵 碗中滷牛肉是一大勝負關鍵,這裡牛肉只是熬湯的基材,

再不然就是另外加點一盤川燙牛肉,點一碗道地蘭州牛肉麵其實僅見幾許碎牛肉而已,重點是品嘗所謂的

「一清(湯)、二白(蘿蔔)、三綠(香菜蒜苗)、四紅(辣油)、五黃(麵條)」色香味標準。

夾起一口嚼勁十足的拉麵和著香辣鮮甜湯頭下肚,一解我飢寒交迫,齒頰留香走到大街上不由得對眼前的

高樓大廈密林驚嘆不已,畢竟這樣一個陌生遙遠的內陸城市竟如此高度發展確是行前未曾預料,甚至還有

「時代廣場」給即將來到的跨年活動沾點洋墨水,簡直就是「跨年不必出國去、結婚不必夏威夷」

這類的廣告畫面具現。







飯後終於展開城市遊覽,重點全在流貫蘭州的黃河上,當中長達 40 公里的濱河路號稱黃河版的上海外灘,

寬廣行人專用道植樹大器頗為體面,到了晚上還有燈光造景,相隔幾公里亦偶有幾座雕像造景穿插,

當中較出名的作品是「黃河母親」。









過了黃河第一橋中山橋後來到蘭州市人氣景點白塔寺

始建於元代,旨為紀念原欲拜見成吉思汗但途中病逝於此的喇嘛高僧,現址係為明朝重建、清朝擴建,

塔廟依山勢層層推疊、盤旋而上,回頭俯瞰可盡收蘭州市容風華 深受遊客喜愛。

本該是老少咸宜的健行路線,今天畏寒戴口罩爬山果然有心肺耐力特訓的效果,只好不時停下來欣賞

不同海拔的街景藉機喘息。 黃河悠悠流過,一如過往千年,旁觀岸邊高度發展至今 業已構成美麗的

城市天際線。










至於終於登頂走到白塔面前是否值得呢?  湊近一看古物上盡是無良遊客落書,不襯千年古剎居高悠遠,

此刻心下只有逼哀。









早起又登高,體虛正好打車趕飛機。 輕描淡寫往路邊一站想不到竟是一等一小時打不到車,

最後還是被善心司機收留 跟目的地不一樣的陌生人擠一台才結束佇立寒風中的悲劇,

對比台北計程車空車率久高不下只能說讓人領教大陸 14 億人口的旺盛內需。

在暖氣不太強的計程車中待了一小時總算到了蘭州中川機場,諸事不順的收尾想不到此時起了大逆轉,

走一走聽到有人大聲宣傳有免費紀念品可以拿,走近一看好像是某航空公司推廣業務之類,背後牆上

一張飛機優雅停在停機坪的背景好比拙劣的攝影棚,人站在前面合影留念馬上就可以印出附上這張

拙劣合成照的鑰匙圈一人一個,加錢還可購買洗大張一點的照片,兩個白癡的燦笑立刻溫暖了我

受寒一天的殘軀。




下一站,敦煌。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