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Sun. 2017

都說了 Boston 沒啥好玩,不聽勸的人生導師 D 女士還是遠道而來,甚至待上一個禮拜真奇葩也。

此舉讓 D 女士得以在我人生中扮演不少重要角色,例如 H 校我第一個也是唯一來旁聽課堂的友人,

也讓我以地陪身份跟著探訪很不熟的 Boston 實在划算:

The Paramount

(http://www.paramountboston.com/beaconhill)

今天就決定以 Beacon Hill、Back Bay、Little Italy 三區向外賓展示 Boston yes you can.

首站 Beacon Hill 是 Boston 老牌天龍國,鋪石窄巷和煤氣罩燈濃濃英式老街風情,

當中有家不知道在紅什麼的 brunch 餐廳 The Paramount 其實是基業長青 80 載的秋店,

進店後無論人潮多寡全權交給服務生排隊帶位的獨特入座系統甚至上過 H 校 service operation case.






老店作業管理了得,料理水平又如何呢? 既然打著復古元素,套路也就傳統家常了,

白吐司夾蛋夾起司 simple breakfast sandwich,搭配 Cajun 調味 home fries 再偷吃幾口

D 女士的酪梨醬 omelette,什麼都不獨特卻也什麼都不馬虎,香酥 home fries 尤其一絕,

以田野 case study 謙卑心情實證地方餐飲巨人真格實力。



Acorn Street

都是三月天了,以為人生的春天已來到想不到這幾天又開始下雪,不知該說 D 女士幸運還是帶賽。

好處是四季風情一天滿足,百看不厭 Beacon Hill 老街區蓋上一層白雪更具風味,全美第一座公園

Boston Common 別添蕭索美感、小斜坡左右兩排童書繪本似的老房買不起只有傷感。









不過看似大同小異的街巷之中,有條 Acorn Street 特別知名。

小圓石鋪面堪稱不敗街景元素,左右紅磚老房 19 世紀住著藝術家和貿易商,如今成了全美攝影師最熱門

朝聖地之一,要是不計較寒風吹得我顏面僵硬的話這趟勤跑基層選里長的行程絕對是 pleasant walk.






Trinity Church

(http://www.trinitychurchboston.org/)

告別 Beacon Hill 來到 Back Bay,一片曾是海灣、經填海造地整齊規劃而成的 Boston 新都心。

說是新都心,其實也已遠溯 19 世紀,但作為維多利亞式城市設計在美國落地的重要實驗場,

Back Bay 後灣區存在不少指標性公共建築,宛如凍結女皇時代輝煌歷史的時空膠囊。

地標之一 Trinity Church,原址因火災付之一炬後於 1872 年在 Back Bay 落戶重建,

今天星期天糊裡糊塗亂入禮拜還跟隔壁老兄握手 say hi,拿著歌詞正讀反讀亂唱一通讚美了耶穌一番

心想還是應該來點正經的,遂加入志工 Peter 桑免費導覽團從世俗面認識大教堂的前世今生。






十年前才翻新過的 Trinity Church 其實是 Boston 第三古老的教堂,採所謂美式文藝復興建築風格,

外牆石塊刻意排序粗糙、色澤參差以更顯光影變化,充滿古希臘羅馬式細節的親民紅色調室內空間則格局方正,

無樑柱設計更顯水平寬敞、朝上祈禱易達天聽:







教堂另一看點就是彩繪玻璃了。 水準雖然不比歐洲,由留學歐洲學成歸國設計師操刀的藝術還是很用心的,

多數源自英國、夾雜法國和美國本土共 9 家玻璃作坊合力共築哥德式鑲嵌風華。

當中最重要的作品是祭壇正上方 7 面耶穌故事玻璃,反方向門口上方則是少有的大面積玻璃工法,

抬頭環顧一解滑手機低頭沉痾:







離開教堂一時不察將毛線帽遺留現場,再回頭向保全討失物雖被幽默了一番倒也幸喜原物完好。

走到教堂前廣場發現有活動的樣子,原來日本 311 震災已經六年啦,類似日僑協會的組織於是搞了路人

摺紙鶴慈善活動,幫忙許願祈福還是想告解兼積陰德都行,摺出來醜醜的翅膀一肥一短也無法阻止我共襄盛舉:




Boston Public Library

(http://www.bpl.org/)

Back Bay 地標之二 Boston 圖書館,拜 Boston 歷史悠久之賜擁有多項第一,

是全美第一個公共圖書館、第一向公眾開放的圖書館、第一個設立兒童閱覽室的圖書館,

和第一個允許一般市民把書借回家的圖書館,對普及民智做出重要貢獻。






圖書館本身也是優美建築,與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由同一個建築事務所經辦的主館 McKim Building

更號稱「人民的宮殿」,值得我們自己走馬看花一遍後又亂入免費導覽再走一遍。

大廳天花板是當時少見的拱頂工法,偶有重要人物名字鑲嵌,但向前走通往主閱覽室石階旁兩隻石獅子門神

就不知啥名,總之不是 21 世紀福斯電影公司開頭怒吼那隻,鎮守書海浩瀚霸氣迎賓:







含多媒體在內,館藏多達 890 萬件的波士頓圖書館尤以莎士比亞文本見長,今天地下室也正好有

莎士比亞特展,上完廁所順路逛一分鐘差不多,再長文青假面裝不像:




不過說起波士頓圖書館看點,壁畫當屬第一名物。 沿石階走上二樓立馬有七張大壁畫,主題各異,

眼前這個高舉雙腋的猥瑣男竟被一群女神圍繞,經解說才知這群白衣天使其實就是繆思女神姊妹團,

至於中間被擁戴的男神身份則由觀眾自動帶入,勉勵宅宅們書中自有顏如玉。




背向圖書館入口,右手邊的四連畫也頗有意思。 最左邊畫面裡有上下兩個女飛人,上方白衣女昂首闊步

宛如龍舟插旗手,下方黑衣修女卻掩面盲目前行,神情悲戚,原來白女是 “good news” 的化身,

黑女則代表壞消息,而一個隱晦的幽默則是相較手持神秘植物的好消息女士,畫家硬要加入時空穿越元素,

在壞消息女士身旁加了一個現代通訊基地台,象徵壞事傳千里。  




四連畫最右邊那幅,一個垂首老人又被兩女圍繞,這個圖書館還真多迷妹橋段。

但真相其實文青的很,老人的名字叫荷馬,兩個霹靂嬌娃分別是荷馬兩部鉅作伊里亞德和奧德賽的化身,

真的是鬼才看得出來:



走進一旁 Abbey Room 繼續藝術巡禮,整房間的豐富連環畫主題是圓桌武士之一的 Galahad

成功找尋聖杯並成為一國國王的冒險故事,但不知導覽員此時在趕什麼時間,決定以三分鐘長度快速走完

Galahad 的一生,宛如谷阿莫看電影系列 live show 的快腔英文讓我聽得一頭霧水:





三樓又有大片壁畫群,而且是由 19 世紀後半美國人像畫大師 John Singer Sargent 操刀的作品

“Triumph of Religion”。 連環畫講述宗教故事理應美事一樁,可惜畫中基督教形象以正妹網紅表現、

猶太教堂則顏色黯淡還用顏質不高的老女巫當代言人的畫風觸動了猶太族群的敏感神經,輿論壓力下傷心的

藝術家於是半途喊卡,留下眼前未完成的殘缺壁畫。




壁畫巡禮告一段落,莫忘建築本身也是看頭十足。

二樓主閱覽室 Bates Hall 深邃明亮又富麗堂皇的空間可說是藝術瑰寶,但死觀光客進進出出,

這裡肯定用功會打折扣,更不能電腦打開亂看 543:



走出主館 McKim Building,想不到就連中庭都滿精彩。 精緻的迴廊空間本來規劃 $1.2m 預算

結果花了 $2.2m 即註定這場工程將風波不斷,例如中庭這尊母愛像理應散發無窮母儀、人見人愛,

但當時館方卻有部分人士認為裸體女身像有礙觀瞻,最後由館長投下決定票搬走裸女像。

有趣的是,承接裸像的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不知為啥不展示原作,博物館裡放的反而是仿製品,更妙的是

後來 Boston 圖書館決定要把裸女像請回來遭到大都會館方拒絕,於是只好以公開展出的仿製品為藍本

又複製了一尊裸女像,copy of a copy statue 衣錦還鄉,現在與當時投下決定票拆遷的館長雕像正對、

永遠四目相交比誰先笑堪稱歡喜冤家。





Giacomo's Ristorante

離開 Back Bay 前順路撿拾 Old South Church,然後急就章迅速完成以 Faneuil Hall

為核心的市區導覽,打卡敷衍我最在行。









但若說這一帶還有什麼讓我期待的,我想就是小義大利的美味料理了。 雖說 Little Italy 所在的

North End 區之前就來過 (North End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45138588),

卻是來去匆匆來盤義大利麵都沒時間,於是今天決定直搗評價最高的 Giacomo's Ristorante 一探虛實。

以為下午四點半到得夠早了吧,整條街義大利菜一級戰區卻只有這家已經要排隊,實力盡在不言中:








微寒中等到五點總算入座,以吃到盡興為原則點菜百無禁忌。

前菜炸魷魚,薄粉、鮮嫩、扎實,holy shit freakin good,要我用多少所知不多的英文字彙

都無法準確描述我的震憾:




主菜 all in seafood linguine,熟知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是因為名字很秋才點的。

都說是 house special dinner for two 的規格了,龍蝦、蝦、干貝、花枝、蛤蠣、淡菜精銳盡出的

海鮮梭哈秀一整個排場驚人,配上神秘宛如可口可樂配方的 Giacomo 特製紅醬吃得我讚不絕口,

與小店相見恨晚:



然而饗宴還沒結束。 放縱又點了半條龍蝦,以為就只是龍蝦而已,想不到店家只有

half lobster linguine,才剛吃完整盤麵現在又有整盤麵,難怪當我們說要加點時服務生一臉疑惑。

但吃撐了還是受不起蝦鉗宛如嘲笑般正對著我的挑釁,遂發力吃到剩一點點麵本擬外帶但隨即被服務生

無情收走,看來是我稍早店內走道狹窄、肚子撞到她還在記仇的緣故。




最後與 D 女士話別,趕赴機場前進巴賽隆納。 希望在飛機上不要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