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Fri. 2017, Day 5

結束 Cuzco 和 Machu Picchu 三日遊後,重返未知領域。

起大早搭機飛往祕魯南方大城 Juliaca,名字宛如遠得要命王國一般陌生,幸得窗外一路安地斯大山大水

鬼斧神工相伴,縱使終點站 Juliaca 本身沒啥好看倒也不吃虧。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落地後卻又立馬拉車開離 Juliaca 市區,午飯後更是越開越偏僻的套路,原來是為了再往南抵達今天下塌的

Puno 之前順路撿拾 Sillustani 遺址。 遺世優美的高山湖 Lake Umayo 旁,

曾住著半遊牧民族 Aymara,而該族貴族階層一大重要風俗即是以高塔形式埋葬親族,

當中保存最完好的「靈骨塔」群即是眼前的 Sillustani 遺址,遠看恰如丘陵地上起著眾多煙囪,頗具童趣,

後來甚至還發現木乃伊,考古學術價值亦跟著水漲船高。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最早的高塔大約也有 900 年歷史了。 後來 Aymara 人被印加人征服後,靈骨塔文化卻仍承襲下來,

遺蹟群 99 座高塔中有大約 26 座是印加治領時期產物,且不論文明先後都因崇拜太陽的關係,

方正高塔三面圍牆唯有面朝東方開了一道小門,迎接每天太陽從大地母親懷中重獲新生,恰如逝者死後重生。

小門加上另外三道啞門則象徵月亮圓缺四個階段,柱狀物本身陽具崇拜理念更無須贅言;

另外為了表示敬意,以愛搞人展現虔誠的印加文化再顯淫威,方正石頭除了邊邊角角細心打磨外,不少還是從

300km 外採石場拖來,壘成最高 22m 石塔勞心勞力,真是想把建築工人也拿去陪葬墓中人的盤算?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然而因屢遭盜墓、雷擊、地震等天災人禍頗感斷垣殘壁的 Sillustani 遺址,高塔群雖乍看大同小異,

其實地位仍有尊卑之分。 日晷肯定是信仰中心的了,這裡雖然保存僅具框架,遠看以為是什麼停車格,

當年可是整個 Sillustani 文化最神聖的區域,每年冬至還會舉辦祭拜大地母親儀式,

今天路過總得拍個照致敬一下:

undefined
undefined

有錢人總嚮往永生,反映在靈骨塔建築設計,就是刻上斷尾還能生龍活虎的命硬代表蜥蜴浮雕,

庇蔭墓裡住戶永垂不朽。 看來這間 Lizard Temple 主人挺有身份,地段大概就是塔位界的帝寶?

undefined
undefined

但說到保存最完好高塔,還是這間 Chambilla 莫屬。 直徑 5.5m 圓柱狀煙囪之完整,

感覺就算現在底下燒一把火、通風功能依舊良好,一看說明果不其然屬於印加時期的高度工藝手筆:

undefined
undefined

不過對照帝寶和 Sillustani 遺址地標的 Chambilla 高塔,一旁才蓋到一半的爛尾大巨蛋其實也

別具特色。 靈骨塔工地其實也就底座略具雛形而已,但從塔旁的斜坡可以判斷當年的工法乃先利用石塊

堆起斜坡後再搬運石塔建材、層層上疊,好比吊具鷹架都還健在的工地一樣提供考古學家一窺昔時

工業水平的寶貴資料:

undefined
undefined

佈滿死人堆的荒野高丘,自有馬革裹屍的豪情蒼涼,而此情此景總得有山水烘托才合襯。

Lake Umayo 湖心小島格局方正,據說島上有 200 隻草地馬每天在玩大逃殺,

性格一反物種溫馴常態,黑暗的很: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小品遺跡野放一下午後,續往今晚下塌的南方旅遊大城 Puno 顛簸前行。

位在赫赫有名的的喀喀湖岸邊,想當然爾別名湖濱之城的 Puno 也有 380 年歷史了,

其中市中心有間 18 世紀的教堂尚稱得上名勝,但飯店就有的開闊湖景當然還是本地最大賣點,

晚上城市光影的湖中映像更是令人驚艷: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已開始期待明天的的喀喀湖遊船了。


 

    文章標籤

    Puno Sillustani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