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攝氏五度的暗夜   約一小時的迢迢路途

我與steven相對無語只是走  疾行疾行  回飯店搞定一切就三點了
另兩位賭徒擺著好床不睡  一夜廝殺   恍惚中似乎六點才回房吧

但收穫相當豐碩  賺到百元以上  人逢喜事精神爽 

體力好像比我這有小睡一下的還好。  時間接的湊巧  我們再度挑戰

Wynn的buffet  等待時間只有20分鐘   好賭運繼續延續;

可是菜嘛 恩 安慰自己是因為午餐時間  菜本就不能跟晚上比

但是價錢又是天殺的感恩節搶錢價   真是很應景。





今天下午沒啥特別   鎖定KA秀後就一路走下去  想說早買票早贏

然後就在街角被我遇見傳說中的拒穿皮草人士! 

無怪乎每位駕駛過彎都格外緩慢  不知在小心翼翼甚麼勁

當然本著科學精神  自然而然關切起布條後的軀體究竟是不是naked

上天橋一看  兩套比基尼  不禁悲憤的迸出  they're not naked~~

(所以我被路人笑了)   退錢啦都騙人。



說實在米高梅頗偏遠  正好給我沿路補拍一些街景加逛可口可樂世界

裡頭的商品都滿有特色   一隻可樂大白熊更是擄獲無數少女的芳心。




走的固然賣力  雙腿畢竟快不過網路  預購甚麼的早就場場爆滿  說是請晚上開演前

再來看退票情況碰碰運氣   所以下午就順理成章耗在米高梅的賭場啦。

於是小肥羊溫宗宏突破心防出手了  (不賭真的沒事做呀)

賭本40   blackjack牌桌翻滾20分鐘   竟然變90元了 !

各位觀眾  讓我們歡迎~~~   賭 ~~~  神 ~~~
 
燈燈燈  燈燈燈  燈燈燈  燈燈燈  燈燈燈 燈燈燈 登 登



意外的小橫財讓我生龍活虎了起來  反而另外兩位同伴運氣欠佳萎頓了下去

在秀確定沒得看後 一個想回飯店休息  steven則是被我拖著繼續走未完的

挨家挨戶參觀行。

New York New York:紐約的縮影在沙漠中矗立  每棟大樓裡頭則都是客房 

所以某種程度來講  這間飯店的外型是最有特色。 裡面呢  街名啦 造景啦

無一不美國   儘管我跟紐約客一點搭不上邊  直覺還是告訴我維妙維肖。

在一家魔術道具店被店員蠱惑  只差沒掏錢,另外賭場很熱鬧

感覺非常老少咸宜。




Excalibur:以城堡造型聞名的神劍飯店  童話氣息濃厚  同理可知

這家旅館相當受小朋友喜愛  也是家長的首選 ; 同理可知  當我ㄧ開始

想訂這家飯店的時候  另兩位是如何的反對XD   外面繞繞也就是了

壓根沒進去。



Mandalay Bay:以熱帶風情為主題的曼德拉灣飯店  很巧在出發前在電視上

看到他的宣傳  賣點是飯店內的  topless  pool. 

喔喔喔好勁阿  但是廢話  這種場合沒錢怎麼進的去呢?

等毛長齊再來吧小子 



Luxor:輕軌電車一下站  眼前就是帥氣的人面獅身跟背後黝暗的金字塔

稜線透著光亮  頂部射著幽光;而對面的埃及方尖塔更與清空皓月

連成一氣  更增神秘氣息。 



有名的埃及金字塔飯店相當考究  建築物牆上往往具有浮雕與象形文字

以前據說更過火  旅館搞得跟陵墓一樣  還故意養很多隻黑貓。







至此steven先生病倒了  我們於是選擇雙層巴士回旅館  沒啥乘客的情形下

我們得到上層最前座的頭等觀景台。病人當然是沒在看景的 昏睡昏睡

我則是一直懊惱照片很難拍  不過比起照片難拍  車速更令人困窘 

大塞車之餘又要不停的停靠供人上下車  吐故納新  真的是比走路快不了多少。

Venetian:反正公車順路又在金銀島左近  評價極高的威尼斯人飯店

是一定要參觀一下的。  來到排場奢華的賭場  steven被某台灣餐館吸引

即使牛肉麵一碗15還是硬食  不虧是有賺錢的男人,我則趁此空檔繞了幾繞

首先女服務生豔冠群芳  這麼多旅館這麼多不同的辣裝    馬甲爆乳小洋裝

依舊脫穎而出   好個義大利小白菜;再來他的賭場  我看要毛長齊又掉光才能來了

每一注的下限都太高啦  讓十個禿子九個富去爭戰吧。

至於飯店的部分  只能說名不虛傳了   飯店裡面竟然開運河  還貼上藍色天幕

搞成永晝  街道市鎮甚麼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複製真實的威尼斯風情

光這野心就令人肅然起敬  而秀也是有名的penten4 處理器那個藍色人秀

不過結局仍舊是既貴且爆滿  下次請早。







結束了一天的旅行   晚上又面臨除了賭之外只能看TVBS的情況

(喔有出去看Mirage 噴火秀啦  用跑的剛好看到收尾噴了幾下  也算幸運)

可是阿  賭這種事就是錢來得快去得也快    今晚在自家飯店金銀島

遇到一個殺紅眼的中國發牌員   下午20分鐘賺50   現在咧

莊家手氣紅得發紫   40元的賭本四連敗歸零  只花了兩分鐘不到。

甚麼叫秒殺?  這就叫秒殺!  難過的不是被殺  而是死的太快沒事做

只好看熱火對火箭重播   喔歐肥怎麼這麼拼命?

懷著淡淡的哀傷入睡;而那位說要先回飯店的Eugene同學(韓國美女柳真?男生取這名字耶)

也在這時英姿颯爽的回來  果然又贏了過百元   描述別來情事  眉飛色舞

說是他搭的巴士發生小車禍只好改用步行  沿途走就沿途賭  贏個二三十就換下家

頗有raider風範  積沙成塔手頭闊綽  天都註定讓他發財一般。


淡淡的哀傷哪......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