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Mon. 2016, Day 5

行前甚至根本沒聽過 Charleston,怎料到內涵深厚的老城鎮都待到第五天了依然有得獻寶。

前天逛 Boone Hall 莊園深受橡樹大道震懾,但看不少本地繪畫和風景明信片攝影主題有棵樹王之王

看了不像莊園產物,一問才知原來傳說中的 local 橡樹一哥叫做 Angel Oak,樹齡不詳從 4、500 年

到 1500 年都有已不是尊稱一句老學長可以打發的,開車遠道專程拜訪也只是禮數剛好而已。






巍峨向四方無盡延伸的枝枒仿佛要把四周生氣盡數海納包容似的,天使橡樹的霸氣教人自覺渺小。

鋪天蓋地的綠有些超自然,據說晚上還會有許多黑奴冤魂在這裡飄啊飄,Angel 之名是向這一帶老地主

Mr. Angel 致敬也是對黑天使們的心靈撫慰。







離開 Charleston 前最後一次拉回 downtown,在不知在紅什麼的 Hot Little Biscuit 點了,

well,hot little biscuit,算是當地人的美而美早餐吧。 熱騰騰暖人脾胃開啟一天的新頁,

我們前往另一經典莊園 Middleton Place,規模不輸前天拜訪的 Boone Hall Plantation,

莊主背景甚至更勝一籌—第一代當家 Henry Middleton 家裡本來就已經是田腳仔了,

後來和 Mr. Boone 一樣從有錢岳父那邊繼承大量田產變成 South Carolina 阿土伯,其子二代莊主

Arthur Middleton 更是美國獨立宣言的簽署人之一。 到了第四代莊主 Williams Middleton

同樣熱心政治,但這次選錯邊簽署 South Carolina 分離條款,引發後續南北戰爭,大莊園也在戰爭時

成為北軍洩憤破壞的對象 (北軍士兵甚至還吃了莊園裡負責耕種的水牛),加上地震等天災人禍自此

廢棄沒落,直到第七代莊主起願回復祖產風采並開放大眾參觀這才還我昔日氣派,以人氣歷史名所身份

活躍死觀光客界。












依 Ashley River 而建的 Middleton Place 佔盡地利,強者不是我同學的大莊主

Henry Middleton 不浪費地景優勢,和友人無師自通看了一本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Gardening” 就搞出了美國史上第一個造景庭園。

流水高庭花草栽植格局對稱,當中最出名一雙蝴蝶型水塘空拍可從網路盜圖:



大宅院拜北軍之賜,建築所剩不多,但圍牆裡大草坪上仍有不少老房,一片綠樹成蔭最適採用與當年土豪乘馬車

閱覽的方式慢步調欣賞。 雙頭馬車感覺馬力相當足夠,左邊這匹馬名為 captain、右邊叫 colonel 命名

都走陽剛猛男路線,游刃有餘帶大家穿越 18 世紀獨立革命的熱情、和 19 世紀南北戰爭期間的上流社會與

奴隸經濟生活面貌:








但大莊園裡的動物可不只駿馬而已。 不知從哪突然冒出許多小綿羊走跳登板,歡迎來到清境農場;

其他豬牛雞犬六畜也樣樣不缺,Middleton 富家手筆換來遊客花園、故居、動物園一票玩到底:










講究俗擱大碗的我想必對啥都有的 Middleton 很滿意的了,本人初訪美國 Deep South 也自此有個

充滿綠意的結尾。 MBA journey 中場休息,開心返台去 :)



Sav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