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 Fri. 2018, Day 6

Serbia 旅遊轉眼到了最後一天,告別罩哥 Lawrence 前進北部最大城 Novi Sad。

共進 local 餡餅早餐後之身上路,這幾天心心念念還沒搭過 Belgrade 路面電車,此時正好利用一番

前往長途巴士站,但人生地不熟不知地方規矩,上電車後經兩位凶神惡煞公務員盤查這才知道上下車都得刷票,

這下看我上車沒記錄真是見獵心喜,當下上演盧了好久依然一口咬定我逃票還差點扣押我護照的鬧劇,

你用我聽不懂的語言問候我祖宗我也用你聽不懂的語言問候你祖宗,無奈北上巴士發車在即又是秀才遇到兵,

最後以罰款約台幣兩千結束這一回合,鐵道宅真是奢侈的嗜好。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滿懷幹意北上,號稱全 Serbia 最美城市的 Novi Sad 最好給我好玩一點。

不過出門在外就是要有彈性,才剛下車我就準備好要被 Novi Sad 圈粉的心情,

途經老城區市中心讚嘆大片歐風老房,參觀第一個景點 Dunavski Park 時也滿懷感恩的心。

原本是濕地、19 世紀落成的 Novi Sad 代表性公園 Dunavski Park 字面上就是多瑙河公園的意思,

中央一座小湖證明曾為一片澤國的痕跡,現址廣達 4 公頃佔地則過半數綠地;入口導覽地圖標下公園內

多個雕像與公設蹤影,應該是季節限定的滑冰道上大小孩子奔馳來去:

undefined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徒步上橋橫越多瑙河,橋前小綠地立碑紀念死於北約轟炸的無辜百姓,大橋左右行人通道地面則分別有

打倒資本主義和美國佬滾蛋噴漆標語,滿滿的恨意,壞壞的美帝: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然而相對近代的人世紛爭,腳下的多瑙河就只是長久的、靜靜的流著。

不多久走來多瑙河右岸的重要古蹟 Petrovaradin Fortress,與昨天連遊多瑙河畔多個古蹟的故事差不多,

古堡最早亦出自羅馬人之手,往後所有權更迭的歷史倒有些微不同,先是中世紀匈牙利派了一些修士在此

傳教修道兼擴增防禦工事,接著土耳其侵略接管但又給奧地利奪了去,最後則在一場 18 世紀初奧地利

在這裡打敗鄂圖曼帝國的決定性勝利後,自此確認土耳其對中歐世界再無威脅。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原先已極廣的規模和高顏值大體保存良好,加上多次目睹關鍵歷史時刻,Petrovaradin Fortress 地位

無須贅言,除了風光名列 Serbia 國家重要文化財之外,其實直到今天還是相當活躍的舞台場地,

例如歐洲最大祭典之一的 EXIT festival 夏日音樂節每年即在此舉行。

緊依多瑙河又佔著高地地利,Danube 浪漫百看不膩,居高望遠 Novi Sad 天際線一覽無遺;

古堡本身看頭也多,地標鐘樓尤其有特色,細看其鐘面竟是時針大、分針短與尋常鐘錶相反設計,

方便多瑙河上漁民輕鬆遠觀「現在幾點」這等民生重要議題: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古堡參觀罷,早上怒火熾燒的落敗心情至此已算扳回一城。

走回市中心,沿主要街道 Zmaj Jovina StreetModene 的大片徒步區

兩邊盡是個性老房,巷中有巷,鋪石路上偶有馬車達達駛過,中世紀美好舊時光重現眼前: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兩條大路的交會處則是旅遊地中樞 Liberty Square,緊鄰一頭新哥德式聖母教堂,

76m 高鐘樓可謂 Novi Sad 城市地標,另一頭依傍新文藝復興風格市政廳,

廳前前市長 Svetozar Miletic 雕像高舉單臂仿佛想讓人關心其腋下如何: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但比起高舉霸王肘的前市長,聖誕節佈景毫無懸念的更吸精。

入夜後的豪邁路邊攤,各種肉的大鍋會烤最是暖心,教堂前更是很有創意的搭起會唱歌的聖誕樹,

一群也不知是專業合唱團員還是無所事事的里民就這麼藏在樹上高台中,follow 指揮唱出一首首

悠揚應景的聖誕歌曲,感人肺腑,差點聽得我老淚縱橫: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想想這趟出來已一週多,現在聽著佳節歌曲好像也有點想家啦。

而回顧行前不抱什麼期待的初訪巴爾幹半島紀行,此刻心情亦只有滿載而歸而已了。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