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 Thu. 2018, Day 5

今天行程改往東走,範圍直抵 Serbia 東北邊境可謂野心勃勃。

再度捧場昨天 Topola 一日遊司機,雖然我覺得你有點貴,漫長的路程多虧聊運動拉近彼此距離,

網球球王迪約克維奇之外籃球才是我大南斯拉夫民族驕傲,約老師、Peja、Toni Kukoč 等 NBA 球星

如數家珍,聽說 Divac 現在在家鄉混得出彩,榮膺 Serbia 奧運協會主席,講起神童東 77 更是兩眼放光,

期待惜才之情溢於言表。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Golubac Fortress

一路嘴砲,不多久抵達第一個景點 Golubac Fortress。

雖然陸續有新的考古發現可能顛覆古堡身世,目前所知 Golubac Fortress 最早是羅馬人修造的軍事設施,

眼前的要塞規模格局則是出自 14 世紀 Serbia 人之手,三大區、九重塔加上內外兩道牆及護城河氣勢不凡,

易守難攻,歷史上雖多次城破易主,但也成功退敵 120 次,堪稱城堡界的百勝將軍。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Golubac Fortress 如此倍受各國軍事關愛,想當然爾與其戰略位置息息相關。

緊貼著多瑙河向來航運發達,尤其寬廣的多瑙河在此正要逐漸收窄,接著進入全歐洲最長河谷 Iron Gates

地段,掌握入口天險除了極大軍事優勢,緊扼河運往來通道也帶來巨大商業利益,自古領主們在這裡

河面拉起一條封鎖線設關收稅,買路財榨取的流油。 凜冬硬來的代價就是古堡淡季直接關門大吉,

但再度包場獨享河畔古堡以及可遠眺對岸羅馬尼亞市鎮的寬廣河面舒心景色,還是不枉遠來: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Lepenski Vir

續往東行,有別於先人們行船進場,今天我們走陸路瞻仰鐵門峽谷 (Iron Gates) 巍峨。

Iron Gate 本人是個約 3km 長峽谷,但一般可泛指整段自 Golubac Fortress 所在向東 130km 長、

羅馬尼亞和塞爾維亞的界河流域,是歐洲最長河谷,部分河段 82m 深度亦名列世界最深河川之一,

地理上也以 Iron Gates 峽谷為界劃開南方克爾巴阡山和北部巴爾幹山,兒時課本出現過的地名如雷貫耳,

親臨現場更覺兩岸萊姆石峭壁連綿不止、綠意蔥蘢,山明水秀可比中國長江三峽: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而大河流域多見古文明發祥,多瑙河也不例外,來到 Lepenski Vir 考古遺址即是歐洲最古老的

中石器時代文明之一,歷史遠溯西元前 8~4 世紀。 由於蓋了水壩後水位上升,真正的出土遺址其實是比

展覽館現址低 30m 的河濱位置,有勞考古團隊乾坤大挪移成功保留文化遺產,看來 Iron Gates 峽谷

不但景色三分像,就連經濟開發代價也與長江三峽同病相憐。 進場先看片瞭解一下 60 年代一群披頭四打扮的

考古學家如何發現這裡的,接著聚寶盆般文物越挖越多,石器獸骨魚骨工具飾品、陶器鍋碗瓢盆不一而足,

但更重要是造型宛如史瑞克薑餅人的魚口人面石雕,非但反映 Lepenski Vir 領先全歐洲其他石器時代文明

首發石雕作品的藝術水平,崇拜超自然偶像也是此地已有宗教信仰的證據: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undefined
undefinedundefined

Lepenski Vir 另一重要觀察點,則是民居與喪葬形式。

觀察民房地基皆呈梯形,學界主流說法認為是模仿大河對面山頭形狀、表達山神敬意: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下葬形式則前後期受不同文明交流影響展現不同風俗。 首先早夭嬰孩葬在家裡,有別其他文明一般供在

聚落外部;成人方面有別後期沒什麼特別之處的屈肢葬,Lepenski Vir 前期多是直挺挺伸展身軀下葬,

且方位必與多瑙河平行、頭部朝下游,表達命隨大河遠去深意,但唯獨有一副骨骸採 M 字腿坐姿下葬,

估計是族長,坐直正對神山山頭展現大丈夫離世瀟灑。

固定的聚落地點,綁著當地大河母親的喪葬風俗,加上後期已知農事,定居型態與社會階層成形鐵證如山,

原來我正在拜訪的 Lepenski Vir 赫然是許多考古學家眼中歐洲的第一座城市,無心來一趟根本大賺: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Viminacium

幾天下來已對 Serbia 歷史文化遺產實力有了重新認識,但低調的 Serbia 還有更多壓箱寶尚未秀出來。

看夠了石器時代文物、中世紀城堡教堂和 20 世紀戰火傷疤,改看羅馬帝國時代遺址填補歷史空缺如何?

得天獨厚的 Serbia 還真的拿得出手,經導覽老司機點提這才知道地靈人傑的 Serbia 與羅馬帝國淵源甚深,

歷代 54 個君王竟有似乎 18 位出身自大南斯拉夫疆域,眼前的羅馬城市 Viminacium 則是 Serbia 境內

最重要的羅馬考古發現,原本只是個戍守帝國北境的軍營,但居舊時水陸運貿易和聯絡孔道的戰略位置堪稱

存在感天註定,腳下又是廣大平坦的肥沃農地,長期蓬勃發展到了 3 世紀已成佔地約 450 個足球場大小的

地表最大城市之一,並一舉升格獲得羅馬行政區劃分中最高的殖民地地位,以及鑄造發行當地貨幣權力,

至 6 世紀遭斯拉夫人覆滅毀棄時止多數維持帝國邊塞大城軍威,甚至還停泊著多瑙河海軍艦隊,

城內則神廟、街道、廣場、劇場、宮殿、賽馬場、浴場應有盡有,鼎盛期四萬人口更是當時全歐洲數一數二。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何謂鳥不生蛋? 車開到周圍啥都沒有的曠野,唯一的人煙還是盤據不遠處火力發電廠上空的黑煙;

遺址不出意外又是我一人包場之外,最離譜是寶可夢擺了一隻幸福蛋守道館,豈料這一外派就是

雄霸四個多月未歸,淡季之乏人問津可想而知。

不過有了上述這些地位,遠來朝聖不為過,出土作業尚在進行式的 Viminacium 主要看點有

陵墓、劇場、浴場三寶,當中已發現陵墓多達一萬四千座,數量為全球所有羅馬遺跡之最,

下葬主人亦多達官顯要,證據甚至指向其中一位羅馬君王 Hostilian 很有可能也埋在這裡,

因來此視察時染疫過世,隔離病源考量只好讓皇帝客死異鄉,就地入土。 國王陵墓雖然看不成,

可能因 Serbia 古蹟維護沒那麼嚴謹的關係,今天得能下去一間陵墓近距觀看一男一女骨骸,

甚至鑽入地下墓穴觀看壁畫,神鬼傳奇般的探險體驗,幽閉恐懼症者切勿輕易嘗試: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三寶之二,部分復原的露天劇場,鼎盛期七千座席是當時巴爾幹地區規模最大劇場之一: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三寶之三羅馬浴場,在熱愛泡澡的羅馬社會中可謂屢見不鮮,但這間浴場配備照明設備提供夜泡服務

可就高檔的很。 四熱泉、一冷湯的配置療程完整,破碎磚面增加地板防滑功能、花草浮雕等裝飾

也都展現此處的高度工藝,但可能因 Serbia 古蹟維護沒那麼嚴謹的關係,眼看流浪狗自由進出浴場

不知何時要撒尿或烙賽,實在讓人捏一把冷汗: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最後再逛造型模仿羅馬會堂的假掰考古遊客中心兼小規模博物館,此行圓滿。

遙想當年 Viminacium 剛探勘時,可是由半路出家未受專業訓練的偽考古學家領著 12 名囚犯苦力開挖的呢,

加上通達四方的曠野位置長年對盜墓防不勝防,命運多舛的古蹟如今可玩性竟能比我預想高很多也是不容易。

考量偌大園區目前出土進度差不多只有 3% 而已,未來在資金與維護升級下,發展令人期待: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Smederevo Fortress

East Drive 一日遊很快接近尾聲,趕在日暮返程 Belgrade 路上

順遊 Belgrade 東南 45km 處的最後一個景點 Smederevo Fortress。

翻開歷史,夾在歐洲基督教世界與東方強國土耳其中間的 Serbia 算是被滅國專業的,

到了 15 世紀時即使曾經短暫復國,首都 Belgrade 還是屈辱的歸在匈牙利治下,這裡那裡權衡之下

這才決定立定 Smederevo 為新首都,所處地帶除了聯絡匈牙利方便,卻也切斷匈牙利取道直穿土耳其

不設防國境的路線,兩邊討好同時又兩邊制肘,頗有強裝中立、周旋兩個強國之間左右逢源的味道,

無奈曾經力抗土耳其大炮洗禮而不陷落的鐵寨,最後還是不敵鄂圖曼軍威,城落之時也就宣告

中世紀 Serbia 王朝自此終結。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既然曾為王都,佔地廣闊也就合情合理了,約 11 個足球場大的規模比早上參觀過的 Golubac Fortress

大的多,拜占庭式的內外城亦構造工整,功能齊全,多年名列世界文化遺產候選人。

然而遠看氣勢非凡,Smederevo Fortress 實則保存狀況差強人意,尤其二戰曾給納粹佔領當彈藥庫

然後大爆炸、後來又被盟軍轟炸的小明慘痛人生至今傷疤歷歷可見,不少廢墟處於經費缺乏擺給它爛的狀態,

我們到得晚了反而正好在一片夜色中專注欣賞建築物剪影線條即可,無心窺得多瑙河畔古堡黃燈光的朦朧美

竟是如此令人迷醉: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總結今天所有訪點全在多瑙河畔呢,這下可完全理解為啥多瑙河似乎總予人浪漫聯想了。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